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56章 索姆河的水我的淚

第456章 索姆河的水我的淚

    獸人沒有耍滑頭,這場約戰在正式開始之前,交戰雙方都表現出對于對手的敬重,以及慎重。

    依然是緊張忙碌的排兵布陣,依然是戰鼓雷鳴旌旗揮舞。

    聯盟的整齊陣列和部落的粗獷陣型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某知名果黨戰區領導曾經說過︰就算是五萬頭豬,三天三夜也抓不完。

    何況此刻的戰場上,聯盟和部落既不是豬,雙方都不止五萬。

    “人類這是想干什麼?前面那些人是得罪了他們的大元帥,被派來送死嗎?”

    奧格瑞姆的言語引來一陣笑聲,獸人督軍們也看不懂聯盟的這陣型是什麼情況,但是雙方的戰場陣型都還沒有布置好,笑一笑就行了,真當對手是傻逼的一般都被長得像豬的老虎吃的骨頭渣子都不剩了。

    “再加派一倍的人手去盯著人類的伏兵。”

    奧格瑞姆嘴上說著輕蔑的話語,心里卻非常的謹慎。

    而卡洛斯這邊,因為地形問題,連個高坡都沒有,根本沒法登高望遠,陣型的安排全靠軍官和令旗手協調,臨時搭建的五米多高的台子簡直就是心理安慰,批用沒有。

    因為是提前約戰,聯盟和部落事先都有消息的預案,這一次的大戰雖然人數比之前洛薩與奧格瑞姆的決戰規模大五倍還不止,但是布置的速度卻快上很多。

    再爛的計劃也比沒有計劃強,再糟糕的決定也比沒有決定好。

    不就是這個道理嘛。

    卡洛斯站在高台,遠遠望去,那黑壓壓一片的獸人著實震撼,如同吞噬光明的黑暗之潮一般洶涌澎湃。但是環視四周,聯盟那鮮明的旗幟,給予了所有人莫大的勇氣。

    家園就是身後,同袍就在身邊,哪怕刀扇火海,走過不帶眨眼。

    按照預定計劃行事,這種規模的大戰,統帥能夠干預的事情其實已經很少了,無非就是發現敵人的陣型哪里出現鄙陋,讓騎兵對過去,自己的陣型要遭,趕緊讓預備隊補上。

    但是這一次的作戰,卡洛斯將絕殺的底牌交給了達納斯,交給了可能以後再也不會出現的三萬鐵騎,自己能做的事情無非就是堅持住。

    僅此而已。

    在這樣的既定戰術下,聯盟甚至不需要一個最高統帥。所有軍團接到的都是死命令,幾個沙漏時間後可以撤退,幾個沙漏時間後趕赴戰場。

    在台子上吹了幾個小時的冷風後,燃燒平原的氣溫開始回暖,等到這股暖洋洋的舒適感變成火辣辣的炎熱時,部落動了。

    令人心悸的沖鋒,手持長矛大斧的獸人戰士在一陣蒼涼的號角聲中,展開了突襲。

    並非是全力的沖鋒,而是類似于小步快走的突進,前面的獸人跑出三兩步後,後面的獸人開始跟上,第一條陣列線的獸人跑出三十多米後第二列的循環往復,如同潮水一般的洶涌澎湃。

    難怪所有見識過獸人大軍團的聯盟高層都會用黑暗之潮這個詞匯來形容,並不是他們語言空洞,翻來覆去就那麼幾個詞兒,而是太生動形象了。

    如同狂風暴雨時的驚濤駭浪,獸人來了。

    但是這一次,聯盟早有準備,雖然因為陣型的原因,沒法將弓箭手集中起來進行拋射壓制,但是前方三個軍團的五輪箭雨,依然收割著獸人的生命,潮水中,泛起了浮沫。

    面對沖鋒,弓箭手有三輪拋射的時間,而獸人的突襲壓制了速度,弓箭手拋射了五輪。或許;兩輪箭雨可以多帶走幾百個獸人的性命,但是在這以十萬計的戰場上,三五百條人命根本不算命。

    不管人類還是獸人。

    奧格瑞姆有些疑惑,人類除了最前方放了三個軍團這點很奇怪之外,其他的應對都是典型的攻擊陣型,但是為什麼獸人已經發動了攻勢,聯盟那邊一點動靜都沒有?

    有陰謀!

    奧格瑞姆用右手死死的握住毀滅之錘,瞪大眼楮盯著戰場,試圖找尋出聯盟在隱藏什麼,左胸的疼痛是那麼鮮明的提醒著他,部落面對的是可怕的敵人,不能輕敵。

    很快,頂著箭矢和槍子,獸人移動到了距離聯盟前線大致一百五十米的位置,對獸人戰士來說這樣六十到七十步的距離只需要三五次呼吸就能沖至,是完美的沖鋒距離。

    不用奧格瑞姆去費心這樣的小細節,前線的獸人督軍都是久經戰場的老戰士,閉著眼楮听聲音也能判斷出時機。

    果然,號角聲一變,由雄渾轉為激昂,獸人沖了起來。

    第七軍團作為聯盟整個鋒箭陣型的最前端,作為感嘆號陣型那個點,首當其沖感受到了這股壓力。

    如果第七軍團在第一時間被獸人沖垮,那麼獸人就可以集中所有力量正面對上聯盟的中軍。反之,獸人就必須分成左右兩部各自突進。

    戰場的浪漫是小說家的事情,對于戰士來說,戰場就是感受恐懼以及帶來恐懼的地獄,對于統帥,戰場就是一個數學考場,戰爭就是一道加減乘除的算術題。

    卡洛斯緊張的遠望著第七軍團,甚至比自己下場搏殺時還緊張,看著那黑色的潮水沖擊最前方的持盾衛士時,雖然隔著數公里的距離,卡洛斯依然感覺自己的心跳慢了一拍,仿佛巨斧與大盾踫撞的聲音傳到了這里。

    “好!”

    卡洛斯大喊了一聲!

    第七軍團頂住了第一波沖擊,後續的獸人為了獲得進攻空間,被身邊的人夾雜著,被後來者推攘著,向兩邊奔開去。

    第三軍團第四軍團開始迎敵。

    因為獸人進攻角度的問題,這兩個軍團承受的壓力要比第七軍團小很多,獸人的第一時間接觸甚至沒有撼動這兩個軍團的陣型。

    但是很快,卡洛斯再次緊張起來,獸人的兩翼開始圍攏了。

    部落的狼騎兵在希爾布萊德丘陵戰役損傷慘重,狼騎士的培養時間人類不得而知,但是座狼的培育少說也得三五年。

    此刻,奧格瑞姆將手里最後三千四百名狼騎兵投入了戰場,與卡洛斯如出一轍的想法,狼騎兵繞了一大圈從側後方突進,想要沖垮卡洛斯藏在後腰處那三個軍團的預備隊。

    “陛下?!”

    獸人突如其來的狼騎兵將與卡洛斯一同站在高台上的將領驚出一身冷汗,斥候干什麼去了?應該把他們送上軍事法庭!

    “無需理會,三個軍團,一時半會崩不了。”

    “但是……不去救援,那三個軍團恐怕就抽調不出來了,那麼……”

    “很劃算,我不相信獸人手里還有機動力量。”

    卡洛斯心中估算著時間,隨口應付著。

    二十分鐘不到的時間,第七軍團的陣線已經薄了一半,但是他們頂在前面,將獸人的攻勢懟成了一個倒v字型。

    “吹號,前進!”

    卡洛斯下達命令之後,聯盟這邊的號角也響了起來,與部落的獸角長號不同,聯盟這邊的金屬號音色更加凜冽,辨識度很高,在此起彼伏的號角聲中,第二線的聯盟部隊開始推進。

    隨著聯盟發動反沖擊,戰線開始拉長,卡洛斯展開高台上,已經無法看清遠處的戰況。

    戰場的狀態,更多是靠號角聲與旗幟來反饋。

    所以,卡洛斯在其他人詫異的眼神中,盤腿坐了下來。

    “今天天氣不錯。”

    其他人根本跟不上卡洛斯的思維,總不能接一句挺風和日麗吧,于是冷場了。

    “陛下,您……”

    “這場戰斗,每個人都是棋子,不需要下棋的棋手。”

    “……”

    還是沒法接話。

    卡洛斯坐了三五分鐘的樣子,耳畔傳來的聲音是部落號角的突變。

    打久了,聯盟老兵對于獸人的號令都已經熟悉了。

    “命令第九軍團前壓。”

    看都懶得看,獸人的號音是右翼突進的意思,卡洛斯心中自有一副戰場地圖,哪個兵團在哪個位置哪里需要用眼楮看。

    大概又過了半個小時,遠處的廝殺聲變小了一些,無論聯盟還是部落,都進入了刀刀見紅的纏斗狀態,已經沒有看熱鬧望風景的吼叫聲了。

    沖鋒中壯士氣的“嗚哇嗚哇”是扯著嗓子的喊,真正戰斗中的“啊~~~”是胸腔發力的的吶喊,響亮,卻傳不遠。

    身著盔甲坐了這麼久,卡洛斯大腿有些發麻了,于是手一撐地,站了起來。

    獸人還是厲害啊!

    這才多久,聯盟的陣線已經肉眼可見的薄了幾分,損傷怕已經超過三成了吧。

    但是卡洛斯還不能動,遠處,雖然看不真切,那黑壓壓霧蒙蒙一片的,是獸人的預備隊吧。

    獸人不全力壓上,卡洛斯根本不會有任何動作。

    大概又是一個小時的漫長等待,已經有兩支軍團豎起了黃旗,這是傷亡過半的信號旗。

    “第七軍團要撐不住了,他們雖然沒有豎旗,但是看也看得出來,他們傷亡早就過半了。”

    一位奧特蘭克的將軍有些憂慮的看著卡洛斯說道。

    “嗯。”

    卡洛斯只是哼了一聲當做回應。

    獸人的單兵戰斗力確實普遍強于人類,哪怕已經不是戰爭初期的三個人類打一個獸人還被反殺的差距,一個獸人打兩個人類還是沒有一點問題。戰斗的節奏逐漸向著聯盟大崩潰的方向衍變,卡洛斯嘆了口氣。

    這樣的獸人,這樣的部落,怎麼可能與洛丹倫王國和平共處,真應該讓那些家伙上前線看一看。

    “命令,預備隊全部按計劃投入戰場。”

    卡洛斯掏出懷表看了看時間,離計劃中預備隊入場的時間整整早了一個半小時。

    兩萬伏兵距離戰場超過三公里,哪怕看見狼煙,要趕赴戰場也需要二十分鐘到半個小時。

    “諸位,歸隊吧。現在,我們都是士兵了,聯盟已經不需要發號施令的人。”

    卡洛斯的話說的其他人一愣一愣的,什麼意思?

    當卡洛斯直接一記瀟灑的跨欄姿勢躍下高台,準備牽馬上陣,其他人才反應過來,卡王是準備親上戰場啊!

    “陛下!”

    急切的呼喚也無法動搖卡洛斯的新意。

    白銀之手騎士團,被安置在最後方的營地,雖然有包括烏瑟爾、賽丹.達索漢在內的多名高位聖騎士壓制,團員們依然非常不滿,前線打的如火如荼,而聖騎士們居然被安排在後方看戲!

    但是隨著卡洛斯的到來,所有不滿都化作了濃濃的戰意。

    因為卡洛斯過來的時候,順手扯了一面鮮紅的血旗。

    死戰到底!

    “英雄們,聯盟需要你。”

    滿打滿算兩千出頭的白銀之手騎士團,第一次以全員出擊的陣容展示在獸人面前。

    遠處,奧格瑞姆滿意的看著戰場上獸人勇士的表現,當聯盟陣地上泛著赤紅的黑煙升起時,部落的大酋長就知道,勝利的天平已經無限向獸人傾斜了。

    “交給你一萬名勇士,把人類的援兵堵住,直到天黑之前,決不允許一個人類援兵趕赴戰場。”

    奧格瑞姆鄭重的對自己的高階督軍說道,黑石氏族一路走來,傷亡不計其數,這已經是奧格瑞姆身邊最後一位可以托付性命的親信了。

    “不勝利,毋寧死!”

    高階督軍多余的沒有廢話,直接轉身離去。

    圖拉揚在焦急的等待中,終于等到卡洛斯點燃狼煙,立刻吹響號角。

    “奧蕾莉亞,指揮調度就交給你了,我先去了。”

    圖拉揚鄭重的將象征著指揮權的令旗交給了奧蕾莉亞.風行者,他毫不懷疑游俠領主有足夠的指揮能力。

    “你就這麼急著去送死嗎?比我還急。”

    第一次,奧蕾莉亞在圖拉揚面前透露出了真實心意。

    “太臃腫了,兩萬人,為了隱蔽性,散的這麼開,根本沒法有效支援。而且距離約定的時間提前這麼多,前面估計已經堅持不住了。”

    圖拉揚接機捧起奧蕾莉亞的手,合掌握住搖了搖。

    “交給你了。”

    說完,圖拉揚策馬離去。

    這一次,好孩子圖拉揚也學壞了。

    圖拉揚給手下配發了大量的灰色亞麻布,至少兩千人偷偷的離開預設地,趁著夜色,利用偽裝網潛伏到了更靠近戰場的地方。

    隨著圖拉揚的到來,這一支奇兵以遠超部落預計的速度加入到戰場。

    生活總是充滿意外和驚喜,對人類和獸人同樣的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