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190章 老兵不死,只會慢慢凋零,老狗不亡,有好幾顆牙

第190章 老兵不死,只會慢慢凋零,老狗不亡,有好幾顆牙

    天才壹秒住,檳 ┘ 市 f。突如其來的襲殺,必然有叛徒內奸帶路。

    但是比格拉斯已經沒有多余的精力去考慮那麼多了。

    沒有置身其中親自和獸人劍聖戰斗過,根本無法想象那種巨大的壓力。

    這些武技的達人,僅僅是在一旁看著,就有若利刃銼骨一般的讓人全身骨頭發出一陣陣的酸痛,更何況還有巨魔的暗影獵手在一旁虎視眈眈。

    個體戰斗上的巨大差距,只有靠數量來彌補。

    比格拉斯作為一個從刀山火海里活出來的老兵,明白戰斗意志不等于死腦筋,硬磕只能壞事,所以率先發動了搶攻,希望打亂對方的陣腳,亂中求勝。

    不能喊叫,沒有摸清對方意圖之前,任何可能引發自己這一方混亂的舉動都是愚蠢而危險的。

    電光火石之間,比格拉斯想明白了,對方精銳盡出,不是準備斬首戰術就是準備破壞要塞核心,為高牆之外的部落大軍創造機會。

    敵人想要做的就是我們必須阻止的,敵人希望得到的就是我們必須破壞的。

    索拉丁之牆內部,猶如迷宮一般的通道本身就是防御系統的一部分。對于在控制索拉丁之們的機械動力控制區域遇到如此棘手的敵人,十有八九是內奸帶路了。

    可惜索拉丁之門不是一般城堡的吊橋,可以輕易破壞開啟的。索拉丁之牆是幾千年來人類智慧與力量的結晶,是阿拉索帝國傾國之力建造的不破之壁。即使貴族北上,王族南下之後,不破之壁落入激流堡政權的手中,貝爾托恩家族也僅僅只能抽調人力財力物力對索拉丁之牆的內部控制系統進行最低限度的維護。

    比格拉斯作為負責人之一,明白想要打破困境僵局,最好的辦法是先一步于獸人破壞動力系統,卡死控制系統。

    因為最外層的大門是用阿拉希高地最堅固的上百年樹齡的紅衫木采用拼嵌方式楔成整體,再包銅鑄鐵瓖成的大門。

    那整整一米多厚的,用特殊藥水浸泡加工過的木質大門對于任何進攻者來說都是噩夢。

    如果你以為這就完了。那麼也太小看古代人的指揮。

    因為大門後,是進一百米長的甬道,沒十米一道的頂門鐵閘和五米一出的升降地攔,充分體現了喪心病狂四個字的真實含義。而甬道頂部還有射擊孔和撒油台。火油一撒,火把一扔,弩箭攻勢迎頭雨潑。進攻者會發現攻破了大門只是噩夢的開始。

    沒有一絲的猶豫,比格拉斯決定即使舍棄追擊的可能,也要先開啟甬道的阻攔裝置。徹底掐滅部落進攻的希望。

    思緒的百轉千回,心理的權衡博弈,不過是眨眼之間。

    拿定主意,比格拉斯拔出寶劍,率先迎了上去。

    狹路相逢勇者勝,對陣比自己強的敵人,更是不能在氣勢上處于下風。在第一波襲擊中,比格拉斯就敏銳的發覺了,在空間有限的過道中,獸人劍聖的發揮其實也受到了很大桎梏。那些大開大合的招式受到環境的限制,都使用不了,而且交戰的正面人數其實是有限的,比格拉斯發揮不了自己這邊的人數優勢,部落同樣也體現不出自己碾壓性的戰斗力。

    那麼這場突如其來的遭遇戰,關鍵就在于誰先控制住機關控制室!

    “為了聯盟,消滅他們!”

    “為了聯盟!”

    比格拉斯高喊一聲,率先發動了沖鋒。

    侍衛們不由楞了一下,不是說好退守機關室嗎?

    但是自己將軍都上了,沒辦法。也只能跟了。

    這幫蠢貨,比格拉斯差點沒忍住罵出來。

    眼看侍衛們根本沒有明白自己聲東擊西的戰略意圖,比格拉斯原本的佯攻也只有變成硬上了。

    兵刃相交,通過劍身傳遞到手腕的力度告訴比格拉斯。能贏!

    第一個對手不是力量型的,真是太好了。

    雖然比格拉斯不服老,但是四十多歲的他,在技巧上正處于巔峰,而體力已經開始走下坡路。

    繞個劍花,用自己的鐵制肩甲撞偏對面刁鑽的一擊。傳奇寶劍托卡拉爾已經完成了換手。僅僅是一個身位的交錯,比格拉斯便反手將【愛書屋】插在了一個劍聖的後心。

    完全是力道與技巧的結合,比格拉斯如同雜耍一般的空靈步伐和天馬行空的劍技,不僅鼓舞了自己手下的侍衛,也激起了對手的戰意。

    “今天,這把刀必須毀在這里。”

    一個暗影獵手擠開了身邊的獸人劍聖,帶著滔天的怒火走向比格拉斯。

    “老了……”

    心中默默嘆了口氣,比格拉斯將左手的寶劍重新遞回右手。一擊殺敵,看起來酷炫的沒邊,但是比格拉斯自己知道,這種類似殺手 的招式,玩的就是個突然性和意外性,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用過以後,一但對手有了防備,就很難再見效。何況沒有充分活動開的身體強行玩這種高難度的動作,同時還要緊繃著精神,讓比格拉斯已經開始退化的身體協調性遭受了巨大的考驗,身體隱隱的有些惡心反胃,不在狀態。

    但是不上也得上,這種拼命的時候,難道指望手下幫你擋刀嗎?

    比格拉斯雖然相信吳平,卻不會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那個年輕人身上。反向沖擊的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無米之外,有個窗口,比格拉斯準備扔點帶響動會發光的玩意兒出去,給自己手下的小伙子們醒醒精神。

    機關控制室無論開啟還是破壞,都不是一個人,幾個按鈕的事,可以先不急,但是預警工作必須要做。

    比格拉斯有些困惑,這些獸人是怎麼進來的?

    同時也有些懊惱,太相信索拉丁之牆的堅固防御了,只在外圍和頂層設置了預警烽火,內部卻沒有相應的警報機關。

    真想扯著嗓子吼啊。

    在和暗影獵手交戰的同時,比格拉斯走神了,在心里盤算著如果自己扯開嗓子喉,衛兵們听見的可能有多大,听見後組織起可靠防御的可能有多大。

    最後得出的結論是,在【愛書屋】面前,巨魔就是渣渣。

    完全放空心情,人有手中的傳奇寶劍引導自己,比格拉斯如同魔王附體一般,橫劈,格擋,突刺,三招刺死了巨魔中的精英單位,暗影獵手。

    你都知道我手里拿的是【愛書屋】,還這麼來送……

    比格拉斯在巨魔死亡的一瞬間,收回了心神,繼續應對眼前的局勢。

    侍衛們在獸人劍聖面前,只能依靠小組陣列苦苦支撐,根本給不了自家將軍更多的幫助。

    但是距離那個窗口還有兩米,而發射信號彈需要兩手操作,這讓比格拉斯犯了難。

    就在這時,窗口外傳來了三聲尖嘯,接著就是   的三聲轟鳴,打破了夜的平靜。

    紅黃紅三色信號彈。

    敵襲!

    “撤,回撤!”

    吳平成功了!比格拉斯喜出望外,看來自己這條老命還可以再活一久了。

    戰場上,哪里有長篇大論的機會。撤,回撤,簡單的口令表述了所有的含義。侍衛們拼著傷亡,用兩條年輕小伙子的命換回了比格拉斯回到陣列,接著且戰且退的向機關控制室退去。

    多帶幾塊盾牌就好了,比格拉斯看著手下的好小伙接二連三的倒下,便推開了身邊人的攙扶,放慢腳步拖到隊伍後端,加入殿後防御。

    老兵有老兵的痞氣,老兵該有老兵的風采。

    比格拉斯從來不認為自己是個優秀的將軍,但是他從不否認自己是個合格的老兵。(未完待續。)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