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191章 有些朋友,是可以用來賣的,有些朋友,是不許你說他壞的

第191章 有些朋友,是可以用來賣的,有些朋友,是不許你說他壞的

    天才壹秒住,檳 ┘ 市 f。

    沒有太多的前戲,楓溪谷之戰從一開始就進入*。¥f。¥f

    在獸人的幫助下,祖阿曼的巨魔們學會了大型投石機的組裝技術。當高等精靈的斥候傳回這個消息時,卡洛斯不淡定了。

    因為圖拉揚提出過楓溪谷周邊的百年老樹太多,可能會為敵人建造攻城設備提供資源,建議焚毀。然而精靈們拒絕執行這些破壞家園的計劃,而卡洛斯也不準備干這種吃力不討好的活路。所以明知道圖拉揚的提議是正確的,大家都無視了這個正確的提議。

    畢竟不抽調大量的人力,這個計劃毫無作用,那些需要兩人合抱的大樹可不是幾把小斧頭就能對付得了的,而大規模行動,統籌計劃又是個麻煩事。

    果斷的轉移話題,卡洛斯覺得沒有必要在這個節骨眼上鬧不愉快。

    “凡是敵人想要做的,都是我們必須阻攔的;凡是對敵人有利的,都是我們必須破壞的。”

    在卡洛斯的“兩個凡是”的指導思想下,圖拉揚率先響應,算是主動略過。精靈們雖然面色不太好,也是積極的響應。

    于是在楓溪谷這個神奇的地方,原本的防御方主動發起了進攻,而侵略者,卻在積極防御。

    仁義不施而攻守之勢異也。

    卡洛斯不知道怎麼突然想起了這麼句話,雖然好像用在當前不太合適……

    人心散了。隊伍不好帶啊。

    這是這幾天卡洛斯感受最深的領悟。

    因為物資問題,奧蕾莉亞去了遠行者之家,跟銀月城代表扯皮去了。而留下的精靈在听說凱爾薩斯掛帥,銀月城大軍盡起後,一下子有了底氣,對于卡洛斯這個名義上的聯軍統帥也客氣起來了。

    最要命的是,跟隨自己一路打生打死的士兵們也心生倦怠,開始偷奸耍滑。

    有時候看著某些高等精靈的臉,卡洛斯都想掀桌子不玩了。但是都已經做到這個地步,怎麼能夠跟自己的酬勞過不去。

    所以。一場符合各方利益,唯獨不符合戰爭常識的戰斗就這麼打響了。

    “很抱歉,卡洛斯陛下,為了這場並不屬于您的戰爭。還要您受這樣的委屈,真的很抱歉。”

    達爾坎抓住機會,找到了和卡洛斯單獨談話的時機。

    “我不委屈,阿納斯塔里安不是答應給我酬謝了嗎。”

    卡洛斯對于*師,還是很客氣的。但是達爾坎將卡洛斯的真客氣當做了反諷,不禁更加羞愧難當。【愛書屋】

    那些見證了巨魔的殘暴,和人類一路打出來的高等精靈還好,達爾坎看到自己帶來的這兩千援軍,真的是氣憤到不行。

    也不知道這些家伙哪里來的自信。如果沒有卡洛斯和圖拉揚這些人類的支撐,就憑三千精靈,如何與三倍以上的巨魔戰斗。

    王子殿下的大軍?

    一天沒到。一天就做不得數啊!

    達爾坎試圖借這次談話,安撫平息卡洛斯的怨氣。

    “真的很抱歉,卡洛斯陛下,那些小家伙已經被功勛和名望晃花了眼楮。戰爭在他們眼里變成晉升的捷徑,卻忘記了打仗,總是要死人的。”

    達爾坎畢竟還要臉。只能挑著話說。

    “其實也不算錯。在援軍預定到達的情況下,主動出擊。改變戰爭態勢,也不算錯,大師您不必將這一切背在自己身上。”

    卡洛斯算是听出了達爾坎話里話外的意思,主動安慰道。

    “雖然我是個法師,不過也是經歷過戰爭的。我們奎爾多雷精靈雖然自傲,卻不該自大。放棄堅固的攻勢,以劣勢兵力在野外和強敵浪戰,可不是什麼明智的決策,那些小家伙只不過趁奧蕾莉亞元帥離開的時機,以民意綁架了陛下您的意志而已。所以我應該道歉。”

    達爾坎誠懇的鞠了一躬。

    “好吧,我接受您的道歉,還請您和其他法師在接下來的日子里多多費心,一切等到凱爾薩斯領軍到來,都會好的。”

    卡洛斯點了點頭,示意自己知道了。

    “感謝您的慷慨和仁慈。”

    達爾坎說完就主動離開了,再廢話就顯得矯情了。

    原本的楓溪谷守備力量,人類佔主導,高等精靈雖然是地主,卻積極的協助著卡洛斯一行。但是凱爾薩斯領軍的消息傳來,一切都變了,好像高等精靈們突然就找到了主心骨,好像就憑逐日者的名號,巨魔就會拱手而降不戰自退。

    而楓溪谷本身就不是奎爾薩拉斯的重鎮,當四處收集的物資在幾千張嘴下飛速消耗的時候,奧蕾莉亞不得已,必須外出去尋找補給地。脫離了她的管控,精靈們開始質疑卡洛斯和圖拉揚的決議。

    已經心生去意的卡洛斯不願意干著好人的活,背著壞人的鍋,所以對高等精靈的求戰請求只是稍作勸阻就同意了,並且該出兵出兵,該出力出力,只為在凱爾薩斯面前加分。

    這就是政治的無奈和骯髒。

    在聯盟高層,在政治會議上,阿納斯塔里安或者說凱爾薩斯說你卡洛斯好,比一萬個奎爾薩拉斯平民說你奧特蘭克的國王好更管用。

    撥開溫情的外衣,政治從來都是*裸的冷酷無情。

    現在的卡洛斯根本不想計較戰損比或者說楓溪谷防御戰的勝負,甚至都不怎麼在乎自己手下這只軍隊,只想趕快了結這件事。

    阿納斯塔里安同意奎爾薩拉斯加入聯盟,而自己是引薦人。

    這就足夠了。

    就算只有自己和奎爾薩拉斯的特使返回奧特蘭克也無所謂了。

    差點把圖拉揚忘記了。

    卡洛斯更正了一下想法,自己,加上圖拉揚,帶上特使。只要我們三個活著回到奧特蘭克就行了。

    這是底線。

    剛想完,卡洛斯就使勁揉了揉臉,忍不住自嘲起來。

    連你自己都是這麼個想法,又怎麼有資格怪手下人起了其他心思。

    “陛下,我想向您稟報。”

    沒有走多遠,伊米爾就攔下了卡洛斯。

    見伊米爾半天不說話,卡洛斯明白過來,示意侍衛不用跟隨,然後和伊米爾走到了一旁。

    “陛下,援軍到了,還有三天的路程,他們派來了信使。我覺得這個消息不應該隨意擴散,就隱藏了信使的行跡,這是國內來的信函。”

    伊米爾掏出一卷蠟封的羊皮紙恭敬的遞給卡洛斯。

    “做的好,晚一點你安排下,我要見信使。”

    “是的,我這就去安排。”

    伊米爾見自己的處置得到了卡洛斯的肯定,欣然領命,面帶微笑的離開。

    而卡洛斯拆開蠟封,閱讀了書信,忍不住勃然大怒。

    “放nm的屁!”

    忍不住用中文國罵宣泄怒意,卡洛斯一把將羊皮紙揉成一團。

    書信上寫著,十日前,索拉丁之牆失守,後經守備軍苦戰,重新奪回,四千守軍傷亡過半。守備軍最高指揮官比格拉斯貝爾托恩的親衛隊全體陣亡,比格拉斯貝爾托恩失蹤,疑似投降部落。

    大叔那種濃眉大眼的人類種族主義者會叛變?

    我,不,信!(未完待續)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