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192章真正的猛士總是敢于直面慘淡的人生

第192章真正的猛士總是敢于直面慘淡的人生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兵鋒所指,所向披靡。

    卡洛斯多想大手一揮,橫掃戰場,裝下這千古奇逼。

    但是打仗是要死人的,死人是要發給親屬安置費的,凱爾薩斯還有幾天就要到了,就算自己手里握有八千大軍,也不能這麼玩啊。

    怎麼辦,一個字,穩。再來個字,慫。

    趕在部落完成進攻部署之前,援軍提前抵達,這是最好的消息,可惜也是唯一的好消息。

    希爾布萊德風雲變幻,聯盟與部落的戰爭態勢已經脫離了卡洛斯的掌控,故有的記憶已經對戰爭的走勢起不到任何作用。

    對卡洛斯而言,局勢失控了。

    雖然早就預料到有這麼一天,但是卡洛斯還是有些茫然。

    “我的孩子,可能我犯了個錯誤。讓你北上避禍,雖然避開了其他國度可能對你的質疑,但是也讓你失去了在聯盟內部的話語權。一股暗流在涌動,對于比格拉斯.貝爾托恩的指控背後可能不僅僅是激流堡政權的內部傾軋,更有可能是人類投降主義的一次勾結串聯。我的孩子,我的國王,你的父親,你的攝政公爵已經為你掌控了國內的形式,現在,是時候發出你的聲音了,現在,是時候讓聯盟聆听你的聲音了。你的母親想念你了。”

    從尚格雯婕手中接過阿歷克斯.巴羅夫的家書,卡洛斯在感到溫馨之余,也感到了一陣陣的煩躁。

    為什麼我的聯盟就不能團結一致,為什麼人類內部總是勾心斗角,為什麼想要做點實事總是這麼難,歷史上的聯盟爛成這樣到底怎麼贏的?

    答案當然是因為部落比聯盟更爛!

    在強盛的兵威背後,是部落內部的決策混亂以及比人類更冷酷無情的權力斗爭。

    這也是卡洛斯堅信人類最終會勝利的根本原因。

    可是一直接觸負面信息,人是會疲憊的,心是會疲憊的。

    或許耐薩里奧就是在一次又一次的負面情緒影響下,才最終接受了上古之神的蠱惑,最終墮落成死亡之翼。

    想到這里,卡洛斯突然來了精神。

    如果你是天命的滅世者。我便是自願的救世者,小小的挫折怎麼可能讓我消極下去,沒有一顆大心髒怎麼能夠堅持下去。

    “陛下,援軍已至。我們接下來如何行動?”

    亨利謝特看著卡洛斯的神情變化,感覺自家國王心情此刻尚好,趕忙發問。

    “休息。”

    卡洛斯慷慨激昂的發出了指令。

    “額,休息?”

    “凱爾薩斯就要來了,我們也該走了。你還想干嘛?八千多人要撤離,計劃做好了嗎?”

    卡洛斯笑容滿面的問道。

    “但是我軍正在和巨魔接戰,獸人組裝的投石車也已經有一定規模了,陛下……”

    亨利謝特有些不明白自家陛下的想法,只好委婉的咨詢道。

    “保持現有的交戰強度,然後輪替休整,等精靈派出特使,我們就走。”

    卡洛斯將家書收入懷中,目光游離,望著天空。

    縱然奎爾薩拉斯沒有冬天。我還是懷念奧特蘭克的雪。

    五天之後,凱爾薩斯的前鋒終于到了。

    這五天里,圍繞楓溪谷的戰火從未停息,擁有了充足的兵力,高等精靈似乎將防御的事物都交給了人類,一心一意的將時間和精力花在了打擊入侵者身上。

    所以等奧蕾莉亞帶著補給車隊回到楓溪谷時,看著那長長的陣亡名單,憤怒到久久說不出話來。

    “卡洛斯,圖拉揚,我需要個解釋。我是如此的信任你們。你們就是用一千兩百人的陣亡名單回報我的信任?”

    “我很抱歉,但是……”

    圖拉揚想要解釋點什麼,卻被卡洛斯打斷了。

    “親愛的大元帥閣下,您終于回來了。太好了,我終于不用每天被你的手下纏著要增援,堵著求出兵了,實在太好了,您可要主持公道啊。”

    對于卡洛斯用一種陰陽怪氣的語調倒打一耙,奧蕾莉亞听出了點味道。

    “你才是聯軍的主帥。”

    “這是你認為的。”

    “但是是你指揮我們一路走過來。”

    “那時候你們的王子還沒有說要來。”

    “對不起。我不該,也沒有立場指責你們。”

    “我接受你的道歉,至少你帶回來二十大車的食物和物資補給。”

    奧蕾莉亞嘆了口氣,不再言語。

    就連自己都因為听說凱爾薩斯要來,而心急火燎的趕回來,何況自己手下的那些家伙。

    二十大車的物資,听起來真不少,然而要供應一萬人的大軍用度,也就是三天的分量。

    將心比心、以己度人,自己又有什麼立場指著卡洛斯他們。

    “听說你的援軍趕到了?”

    “嗯,我們自己帶著干糧。”

    “卡洛斯,我以為我們是朋友,你就不能收起你的冷嘲熱諷嗎?”

    奧蕾莉亞惱怒了起來。

    “我怎麼了,我只是告訴你新來的四千人不用你籌集口糧,你這麼敏感干嘛?”

    卡洛斯皺起了眉頭。

    “……”

    奧蕾莉亞一下子被堵的啞口無言。

    “好了,你們兩個都消停下,怎麼實力大增後,我們當初和諧友善的氛圍反而不見了?”

    圖拉揚趕忙出來圓場。

    “我先去看看受傷的士兵們。”

    奧蕾莉亞留下句話,轉身離開了。

    “到底是怎麼了?”

    圖拉揚覺得自己好像明白點什麼,但是又好像什麼都不明白。

    “傲慢啊,不愧是七宗罪之首。”

    卡洛斯仿佛是在說奧蕾莉亞,又仿佛是在告誡自己。

    “喂,卡洛斯,七宗罪是什麼?”

    圖拉揚不解的問道。

    “哦,七宗罪啊,除了傲慢,還有睡懶覺、吃獨食、狂把妹、愛臭美,以及拖更、欠更。”

    “額,後面兩個我沒有听懂。”

    “其實我也不太懂,可能不重要吧,要不然干嘛排最後。”

    結束閑話後,卡洛斯和圖拉揚又討論了一下接下來人類軍的行動預案,然後在日落時分,等到了凱爾薩斯的到來。

    紅底金邊的旗幟,紅底金邊的儀仗,紅底金邊的法袍,如同火焰中的太陽。

    這個俊美到超越性別的家伙,這個帥氣拉風到沒朋友的家伙,這個渾身散發出強者氣息的家伙,就是凱爾薩斯啊。

    看到自己這邊所有有點實力的家伙都露出了凝重的神色,看到圖拉揚一臉嫉妒羨慕恨的打望著凱爾薩斯和奧蕾莉亞的親密互動,卡洛斯終于無奈的承認了一個事實。

    自己是個高等精靈臉盲癥患者。

    對于人類而言,高等精靈遠比暗夜精靈長得俊美,更符合自己的審美觀。

    但是卡洛斯上一世飽受3d游戲的荼毒,對所謂的精靈臉並不怎麼艷羨,甚至有些膩味。在南海鎮的時候,卡洛斯還只是有些認知障礙,等到了奎爾薩拉斯,被幾千個高等精靈包圍著,卡洛斯終于發病了。

    卡洛斯發現自己看不清高等精靈的臉了。

    平時和奧蕾莉亞交談,卡洛斯都是通過衣著、發型、胸圍和體味來分辨。

    麻花辮的是奧蕾莉亞,藍袍子的是達爾坎,紅衣服的是凱爾薩斯,應該是這樣。但是,外交場合不能錯啊!

    慌亂之中有急智,卡洛斯對圖拉揚說道︰“你代表聯盟,先上去和凱爾薩斯說點場面話。”(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