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193章世上本沒有路,收費站多了,便有了路

第193章世上本沒有路,收費站多了,便有了路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卡洛斯,我突然發現你的人生是不完整的。”

    圖拉揚在短暫的見面儀式後,找了個機會對卡洛斯說道。

    “啊哈?”

    “因為你沒有當過王子就直接當國王了。”

    “嗯哼?”

    “王子啊,鮮衣怒馬,牽鷹走狗啊,看上哪個睡哪個,想揍哪個揍哪個,惹急了還能放句狠話,我爸是xx。你敢說你小時候沒有幻想過自己身為王子會如何如何?”

    圖拉揚不知道抽什麼風,比手畫腳的形容著。

    “沒有,我從六歲開始就嚴格要求自己,進行著斯巴達式的訓練,哪有空想那些。而且奧特蘭克當時的王子殿下貌似還沒有我過得好。”

    卡洛斯無情補刀,並且隱藏了一句心里話沒有說。

    每個天朝子民都有一顆當皇帝的心。

    “額,你偽裝太好了,我都快忘記你是巴羅夫家族的大少爺了,萬惡的有錢人,百人斬的大貴族。”

    圖拉揚楞了下,然後一臉幽怨的低語。

    “你夠了,洛薩的副官,聯盟的超級新星,幸運的蠢蛋,該不會是你被凱爾薩斯的美色所誘惑,動搖了對奧蕾莉亞的決心,所以沒話找話,想轉移注意力吧?”

    卡洛斯懷有深深惡意的說著。

    “……”

    圖拉揚不說話。

    “不是吧?”

    “你想哪去了,我只是突然想到,盛名之下無虛士。魔導師凱爾薩斯,真的好強。剛剛和他說話的時候,我居然感到了自卑。你說,奧蕾莉亞喜歡的會不會是凱爾薩斯?”

    圖拉揚趕忙為自己的直男身份做辯護。

    “凱爾薩斯長得怎麼樣?”

    “男女通殺。”

    “奧蕾莉亞長得怎麼樣?”

    “風華絕代。”

    “那不就對了。”

    “怎麼說?”

    “同行是冤家,貌美沒朋友。兩個顏值破表的家伙呆一起自己都會補自在,所以那兩個家伙不可能的。再舉個例子,我不和你就是好朋友嗎?”

    “原來我這麼帥啊!”

    突然,卡洛斯想揍圖拉揚。想想周圍人太多,還是忍住了。

    “喂,等等我,卡洛斯。走那麼快干什麼?”

    初步的見面,也就是打個招呼,認個臉熟,可惜當事人之一的卡洛斯還是個臉盲癥。

    等到凱爾薩斯和奧蕾莉亞先談好了,將底線定下來。在夜宴上,才和卡洛斯一伙人開始談。

    雖然是戰爭時期,但是奢華的營帳,豐盛的菜肴,純香的精靈美酒,千人一面的精靈臉,還是給了卡洛斯一種不真實的錯覺。】

    “為了奎爾薩拉斯和奧特蘭克的友誼,我提議,大家干一杯。”

    凱爾薩斯見氣氛差不多了,便站起身倡議道。

    “我干杯。你隨意。”

    因為思維上開小差,卡洛斯張嘴就冒出這麼一句。

    “啊哈哈哈,卡洛斯陛下真是善解人意,居然看出凱爾薩斯不善飲酒,這份真誠大概就是有這麼多勇士願意追隨陛下的原因之一吧。”

    凱爾薩斯好歹活了三百多年,什麼大風大浪沒有見過,洛丹倫哪個國家沒有去過,作為長者,圓個場子什麼的還不是信手拈來,輕輕一席話語。將在場諸多人類捧的喜笑顏開。

    干,凱子說話聲音沒有特色啊,只有看發型和衣物認人了。

    卡洛斯遺憾的發現,這個時間點的凱爾薩斯頭頂上還沒有那三顆翠綠法球。那只千人刷萬人騎的奧也不在身邊。

    沒有了這兩個標志性特征的凱子還是那個為人熟知的凱子嗎?

    “凱爾薩斯,酒也喝了,場面話也說了,我們痛快點吧,先把會盟的事情談妥,然後揍了巨魔。拆了獸人,我也該回去了,奧特蘭克需要我,聯盟需要我。”

    習慣性再裝一逼,卡洛斯決定扮演個莽夫形象。

    “那是,感謝陛下在奎爾薩拉斯危難之際伸出援手,我代表所有奎爾多雷精靈在敬陛下一杯,願奎爾多雷精靈與人類的友誼萬古長青。”

    凱爾薩斯不愧是交際老手,場面話說的天衣無縫,實際內容一點沒有。

    圖拉揚盯著那個是奧蕾莉亞。

    換了一身禮服,卡洛斯已經認不出哪個是奧蕾莉亞了,只好順著圖拉揚的眼神望過去。

    然後那個梳著復雜發髻的女精靈無奈的搖了搖頭。

    “殿下,感謝你的款待,自從來到永歌森林,我已經很久沒有吃到如此可口的食物了。”

    卡洛斯說完站了起來。

    “但是高山之子,我們奧特蘭克從來都是鐵血治國。在如此艱苦的環境下堅持到現在,靠的就是我,我的將軍們,和士兵同甘共苦。士兵們吃什麼我吃什麼,士兵們和泥水,我也能喝。錦衣玉食雖好,我更遠與子同袍。外面的兄弟們還在吃烤紅薯,這里的美食吃在腹內,砸在心頭啊。”

    不是只有你們這些老不死的會演戲,卡洛斯自認從中華幾千年的古裝戲里學到不少裝逼橋段,演技不比你凱爾薩斯差。

    “今日的錦衣玉食,是為了名字更好的保家衛國,今日款待友人,是為了報答昨日的恩情,陛下受之無愧。”

    凱爾薩斯四兩撥千斤的挽回了場面。

    “那麼,昨日的恩情償還了,今日的恩情怎麼辦?”

    發現官方場面話說不過凱爾薩斯,卡洛斯有些不耐煩了。

    “明日自當重謝。”

    凱爾薩斯微笑著對卡洛斯說道,然後舉起酒杯,示意兩人共飲。

    “報~~~~~~~”

    一名人類傳令兵飛快的奔進營帳,泥濘的戰靴在華麗的地毯上留下礙眼的痕跡。

    “陛下,前方急報,一股巨魔趁夜破襲,連下我軍三座衛寨,有個叫艾絲美拉達的巨魔放話,要為一個叫卡西莫多的家伙復仇。敵酋凶悍,我軍不是對手,請陛下速速救援。”

    這橋段好眼熟啊!

    卡洛斯感覺靈感從心底涌了上來。

    “既然我來了,就不勞陛下了。”

    凱爾薩斯接過話頭,對身後一個精靈武者點了點頭,武者應諾而去。

    酒宴繼續。

    “報~~~~~~~”

    還是那個傳令兵。

    “精靈友軍不敵,已全軍覆沒。”

    “哼,看來年年清剿祖阿曼,年年捷報,反而養出一只久戰的巨魔精銳啊。”

    凱爾薩斯皺了皺眉頭。

    “通知火翼家的人,去處理一下。”

    奧蕾莉亞欲言又止,最終沒有說什麼。

    “報~~~~~~”

    依然是這個傳令兵。

    “敵軍再下我兩座哨塔,距離大營不足十里。”

    好小伙,回頭我就升你的職!

    “跳梁小丑也敢擾我性質,灑家去去就回。”

    卡洛斯不等凱爾薩斯說話,搶險站了起來。

    但是這麼走氣勢不足啊!

    卡洛斯看看手中的酒杯。

    酒是涼的。

    匯聚聖光之力,隔著玉石酒杯,卡洛斯瞪大眼楮,將酒汁瞪出了熱氣。

    “算了,等回來再喝。”

    卡洛斯將冒著熱氣的酒杯放在了凱爾薩斯面前,帶著狂笑走出了營帳。

    而一半的人類將軍跟著卡洛斯離開了夜宴。

    “此樹是我栽,此路是我開,要想從此過,巨魔拿命來!”

    感覺這一逼裝的好爽快,裝出了逼格,裝出了風采,卡洛斯半白不文的吟了首詩,帶著時刻準備著的親衛拍馬而去。

    我物理學的不好,就算作弊燒紅了酒杯底子,也就十分鐘時間,一會酒涼了這丟人就丟大了。

    卡洛斯策馬奔騰,仿佛頭頂上有無形的倒計時催促著他。(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