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58章 人不輕狂枉少年

第458章 人不輕狂枉少年

    艾澤拉斯星球的人類接觸聖光的歷史遠比卡洛斯曾經以為的要久遠許多。

    遠在阿拉索帝國還未建立,人類依然處于原始聚落時代,已經有人在夢境中邂逅過幾何形狀散發著無盡光芒的天使。

    牧師是最早常識使用聖光者,但是他她們只是聖光的搬運工,借助聖光本(身sh n)的特質為病患拂去傷痛撫平焦慮。

    聖騎士的出現,是人類真正第一次常識理解聖光這種力量,第一次常識研究聖光的本質。

    聖光是宇宙中最原始最純粹的力量。

    不管是聖光之翼還是聖盾術,不管是破邪斬還是聖光沖擊,卡洛斯在一次次的使用中,在一夜夜的思索中,突然醒悟了。

    又不是法師使用的奧術能量,變著花兒的玩花樣,聖光就是聖光,既不偉大,也不卑微。

    不管你見與不見,聖光就在那里。

    不管你能否感受,聖光就在那里。

    不管你能否理解,聖光就在那里。

    如果說宇宙最根源的沖突是秩序與混亂的對決,那麼聖光與暗影便是這種沖突的最原始體現。在這樣恢弘到不可視其全貌,不可名其本源的偉岸面前,要什麼技巧?

    正面懟就對了!

    這就是【聖光充盈】的本質。

    當卡洛斯將繼續在體內的超量聖光釋放而出,巨量的聖光之力由量變引發質變,非但沒有消弭于空間,反而以卡洛斯為中心越發的濃郁。

    或者說如同結冰的過凍水一般,這種量的聖光本(身sh n)已經如同核心一般,開始吸收游離態的秩序力量。

    輕薄的假象,不滅的猖狂。

    直徑超過三百米的聖光風暴圈中心,卡洛斯抬起手臂,巨劍所指,是獸人來的方向。

    在我的領域里,沒有人能夠超越我的速度!

    有魯莽蠻橫的獸人踏足聖光的領域,還未明白發生什麼,已經(身sh n)首異處,而濃郁的聖光不分人類獸人,治愈著所有的創傷。

    最終的結果就是更大的痛苦。

    這個肆虐著聖光風暴的圓,成為了生命的(禁j n)區,最慈悲的死神駐足之地,獸人不準通過。

    如此耀眼奪目的光影效果,吸引了周圍所有生靈的視線。

    不斷有被嗜血沖動刺激的獸人踏足卡洛斯的領域,卻沒有一人能夠踏出第二步,在聖光的風暴中,卡洛斯仿佛無視了空間的距離,(身sh n)佇圓心,刃斬八方。

    一時間,這個方向的獸人軍隊被卡洛斯一個人擋住了。

    但是獸人不蠢,或者說蠢貨早就被德拉諾惡劣的生活埋葬了。

    很快,在千夫長的叱喝下,獸人變更行進路線,試圖繞開卡洛斯。

    連三分鐘也沒有堅持住,我果然沒有凹凸曼的命啊……

    以人類之(身sh n)抵達納魯之形,卡洛斯的意志正在被聖光同化。

    雖然還沒有抵達意志崩潰的極限,但是獸人已經變招,再堅持作用已經不大。

    于是,卡洛斯松開了束縛,巨大的暴風卷起燃燒平原積攢百年的火山塵,遮天蔽(日r )。

    遠方,正在觀察戰場的奧格瑞姆注視著一切,卻不以為意。

    卡洛斯或許很強,甚至比自己都要強,奧格瑞姆從不是盲目自大的人,對此他並不懷疑。

    但是只要沒有突破人類的極限,在這樣的戰場上,個體的強大不足以彌補整體的劣勢。

    部落的大酋長接過號角,親自吹響了最後的悲愴。

    這旋律的意義為不留活口。

    在黃昏的余暉下,部落的大酋長要求多有獸人戰士哪怕夜戰,也要戰斗到底,直到一方死傷殆盡。

    在卡洛斯卷起漫天塵土的同時,圖拉揚乘機發動了對部落後陣的突襲。

    部落空虛的後陣阻止不了殺意已決的圖拉揚,奧格瑞姆站在高崗上注意到了大約八百米外的那支人類部隊。

    “殺光他們。”

    給自己的親衛隊下達命令,黑石氏族最精銳的戰士們第一次離開自己的大酋長,向著圖拉揚的方向走去。

    在漫天塵土中,卡洛斯的(身sh n)體感覺不到一絲的疲勞,輕快的似乎要飛起,但是精神卻說不出的疲憊。

    也不能說疲憊,而是一種類似于冥想狀態的平靜。

    果然世間沒有毫無代價的力量。

    艱難的向前邁出一小步,脫離聖光充盈狀態的卡洛斯一時之間拿捏不準力度,一個踉蹌便是單膝跪地。

    聖光風暴來的快去的也快,大顆的沙石失去風力的裹縛,如同余地一樣淅淅索索的打在金屬鎧甲下,帶來一陣嗖嗖聲。漫天的塵土或飛揚或落地,夕陽的余暉再次充斥天地。

    那個家伙在干什麼?

    奧格瑞姆不明白那個人類搞出這麼大陣仗就是為了刮一陣風嗎?

    莫名其妙的人類……

    但是跪倒在地的卡洛斯感受著大地的震動,卻欣慰的笑了起來。

    成了!

    被煙塵遮擋了視線的奧格瑞姆沒有第一時間發現,就已經晚了。

    被卡洛斯牽制住沒有第一時間擊潰聯盟的獸人大軍,僅僅慢了幾分鐘。

    聯盟的鐵騎到了。

    三萬鐵騎的狂奔,地面開始有節奏的震動,沙石瓦礫的跳動仿佛在唱著歌。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第一匹沖出煙塵的駿馬背上,是高舉旗幟的聯盟騎士。

    “為了聯盟!”

    巨大的歡呼聲傳來,苦戰中的步兵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這戰吼是多麼的提氣!

    “為了勝利!”

    卡洛斯掙扎著站了起來,他(身sh n)邊百米之內沒有一個友軍,也沒有任何敵人,周圍只有一圈沒有死透的尸體,拖住幾個獸人遺骸堆起來,站在上面一看,聯盟藍色的洪流已經開始切割部落的側翼,而前方正在戰斗的獸人根本不知道後面發生了什麼。

    不應該啊!

    但是管他的!

    卡洛斯澎湃的激(情q ng)沖淡了聖光的平靜。

    握緊劍柄,卡洛斯向前沖去,最後的戰斗,他要享受勝利!

    而奧格瑞姆所在的山丘,雖然獸人數量遠遠多于圖拉揚的人手,隱藏其中的**師卡德加發揮了巨大的總用,在魔法的力量面前,獸人抵擋不住,在隊友的保護下,**師無所畏懼。

    八百米的距離,圖拉揚一路勢如破竹,奧格瑞姆不得不正視這一支看起來很像敢死隊的斬首小隊。而等部落的大酋長發現戰場的異常時,一切已經晚了。

    短短的幾分鐘時間里,聯盟從崩潰的邊緣取得輝煌的榮譽,奧格瑞姆眼中是聯盟的無盡鐵騎,背後是圖拉揚的催命利刃。

    這一切,荒誕的向一出三流編劇弄出來的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