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59章 塵埃落定喧囂起

第459章 塵埃落定喧囂起

    在洛丹倫的惶惶中,燃燒平原的大勝消息傳來,絕大多數人傻眼了。

    贏了?

    贏啦!

    怎麼贏的?

    打贏的呀!

    哦,打贏了啊……

    曾經那座壓在所有人類心頭,(身sh n)上,腦海里,記憶里,夢醒的顫栗中的大山,被推翻了啊。

    那些可怕的獸人失敗啦……

    在短暫的平靜之後,是巨大的喜悅。

    自從四年前開始,不可匹敵無法阻擋的獸人部落終于敗了,敗在了英勇無畏的聯盟將士手中。

    人類終于靠著鐵與血的堅毅扭轉了亡國滅族的悲慘未來,這不值得高興嗎?

    值得啊!

    這值得高興嗎?

    或許吧……

    洛薩陣亡的消息,對于後方的觸動遠比前線更大。

    前線拼命的將士們得知大元帥是在力戰之後英勇犧牲的,悲憤卻不恐懼,想的更多的是為洛薩爵士報仇。

    後方出錢出物出人的貴族領主們,卻是真真正正的肝膽俱裂。

    安度因.洛薩死了,那頭暴風城雄獅死了,誰還能將整個聯盟團結一致!

    沒有。

    哪怕是泰瑞納斯.米奈希爾二世也不行。

    卡洛斯的擔憂是正確的,聯盟的大後方,已經有人提出大海軍計劃了。

    與獸人隔海對峙似乎成為了最好的選擇。

    甚至有人偷偷摸摸的想要和獸人妥協和談了。

    獸人也不是那麼壞不是嗎?

    部落也是可以講道理的不是嗎?

    最主要的安度因.洛薩死了不是嗎?

    在這個魔法與勇武作為主流的世界,領袖的作用就是這麼大。

    在一陣暗潮涌動中,卡洛斯.巴羅夫橫空出世,率領成為哀兵的聯盟與部落展開了殊死搏殺。

    要為救世主歡呼嗎?

    白!(日r )!做!夢!

    安度因.洛薩是什麼人物,索拉丁大帝的最後血裔,阿拉索帝國最後的法理繼承人。你巴羅夫家的卡洛斯算什麼東西,怎麼能夠和安度因.洛薩相提並論。

    在笑容與恭維中,阿歷克斯.巴羅夫敏銳的察覺到了暗流與危機。

    被孤立了。

    巴羅夫家族被孤立了,奧克蘭克王國被孤立了。

    被畏懼了。

    安度因.洛薩用最後的大義換來了洛丹倫七國的支持,現在,七國最強大的武力,名為聯盟的戰爭巨獸在戰勝另一頭名為部落的戰爭怪物後,韁繩落入了自己的兒子,卡洛斯手中。

    如果卡洛斯真的有稱帝的想法,並且能得到前線將士的支持,現在空虛的洛丹倫是擋不住的。

    阿歷克斯每每想到這里,內心的躁動就停不下來。

    希爾布萊德還有十萬後備役,一半屬于奧特蘭克,各國後組建的軍團根本沒法和前線的聯盟老兵相提並論……

    兒子,不要想不通啊,殺人的不一定是刀,也可以是流言啊!

    奧特蘭克的攝政大公爵每天都出于強顏歡笑中,萬一卡洛斯腦子一(熱r ),萬事休矣……

    索(性x ng),到最後,泰瑞納斯在理清思緒之後,終于出手了。

    幫了自己女婿一把。

    泰瑞納斯以聯盟領袖的(身sh n)份要求卡洛斯放下軍務歸國敘職。

    這頭政治老狐狸在安度因.洛薩死後,第一次公開用聯盟領袖這個(身sh n)份發號施令,並且第一道命令就是要求聯盟現在實質上的軍事領袖卡洛斯.巴羅夫放下軍權回歸洛丹倫。

    這是一場豪賭,是其他任何一個人都不敢做出的決定。

    如果卡洛斯.巴羅夫拒絕,人類是否會進行一場內戰?

    誰心里都沒有底。

    這個節骨眼上,所有的市民、農夫、飽經戰爭摧殘的窮苦大眾呼喚的是誰的名字?

    聖騎士王————卡洛斯.巴羅夫!

    還活著,才二十來歲的卡洛斯已經在百姓心中封聖了。

    活人封聖,一般是沒有好下場的。

    雖然所有的貴族領主都知道這股(熱r )潮不會持續太久,被戰爭壓抑許久的百姓頂多十天半個月後就會重新回到柴米油鹽的生活瑣碎中去。

    但是這狂(熱r )的十天半個月,將決定人類社會的未來。

    泰瑞納斯的這道命令,將所有人心中的憂慮挑明了。

    沒有人對泰瑞納斯擅自稱自己為聯盟領袖這件事指手畫腳,反而在心中敬佩他的敢作敢為。哪怕阿歷克斯.巴羅夫也私下去信感謝親家公的仗義。

    現在唯一的問題就是卡洛斯.巴羅夫怎麼想。

    權利面前,任何承諾都是蒼白的……

    魔法通訊的手段已經不再安全,無論是泰瑞納斯還是阿歷克斯,都選擇了最原始也是最穩妥的方式傳遞消息————信使。

    赤脊山脈,聯盟大軍長驅直入,被圍困了整整四年半的湖畔鎮,上萬名暴風城難民在(日r )復一(日r )的絕望當中,迎來了久違的藍色旗幟。

    但是卡洛斯已經沒有多余的心力去見見那位傳奇鎮長所羅門了。

    他甚至沒有跟隨大軍繼續南下,而是留在了燃燒平原收拾殘局。

    聯盟贏了不假,但是勝利是如此的慘烈。

    十二萬人參戰,陣亡四萬七千一百三十七人,失蹤三千三百二十六人,重傷一萬一千人四百七十二人,輕傷懶得統計。

    最後奠定勝局的三萬鐵騎,人類社會能夠拼湊出的最強機動力量,一戰過後,戰馬損失超過兩萬匹,其中四成是奧特蘭克馬。

    可以說這場勝利是所有人共同努力的結果,卡洛斯只是在後面死死的抵住了後退的人。

    他,並沒有那麼偉大和重要。

    偉大的是所有舍生忘死的聯盟戰士。

    重要的是聯盟在傷亡過半的(情q ng)況下也沒有崩潰,終于迎來了勝利的曙光。

    獸人戰死超過兩萬,俘虜超過三萬,逃亡者初步估計不足一萬。

    而聯盟在南邊的可戰之兵還有七萬。

    三個打一個或許會輸,七個打一個你告訴我怎麼輸!

    只要殲滅暮色森林一帶與古拉巴什巨魔火拼的血窟氏族,獸人的艾澤拉斯攻略就可以宣告失敗了。

    卡洛斯長久的努力就有結果了。

    因為時間的提前,耐奧祖根本無力在處理完高里亞帝國以及鴉人帝國之前派遣更多的獸人穿越黑暗之門繼續侵略艾澤拉斯。

    燃燒平原這一戰,已經是獸人的絕唱。

    接下來的問題就是有多少獸人能逃回去了。

    所以在處理完陣亡將士們的遺體後,卡洛斯返回鐵爐堡統籌物資的當(日r ),便接到了泰瑞納斯的來信。

    並非是信使的公函,而是泰瑞納斯的心腹密使提前了一(日r )送來的私信。

    上面只有一句話。

    “最壞的決定也好過猶豫不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