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60章 大海的氣量

第460章 大海的氣量

    “被小看了啊,徹徹底底的被小看了啊。”

    卡洛斯為自己斟了一杯陳年的窖藏雷霆麥酒,看著琥珀色的酒液間閃爍的小火花,露出了不屑又坦然的笑容。

    鐵爐堡的舊城區,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已經被銅須矮人逐漸廢棄,但是除去大部分危房以及殘垣斷壁,還是有一些宏偉的矮人建築可以供卡洛斯使用。

    這些建築的共同特點就是大。

    卡洛斯認為這是矮人骨子里的泰坦崇拜在作祟,一個個一米四的矮子修建點房子門框離地五米高,何必呢……

    但是這樣也好,至少杜絕了間諜以及刺客的窺探。

    麥格尼.銅須是一個平和且正直的長者,但是絕對不傻,聯盟內部的暗潮涌動哪怕看不真切,也嗅著味兒了。

    所以當卡洛斯提出想要閉門謝客的時候,鐵爐堡的國王為聯盟的英雄選擇了舊城區這樣一個地方。

    終于靜下來的卡洛斯難得的享受著香酒美食,睡在松軟的臥榻上,仔細的梳理著思緒。

    漸漸的,想明白了。

    時間,問題的關鍵還是時間。

    卡洛斯曾經熟知的那段歷史,戰爭多進行了一年。

    某種意義上來說,現在的這個聯盟付出的犧牲與代價甚至要大于曾經的那個聯盟。卡洛斯所做的一切努力搶到了時間,但是代價是什麼?更大的人力物力損失。

    人還是那些人,獸人也還是那些獸人,勝利不是天上掉下來的。

    唯一的不同,大概就是提前一年進入垃圾時間的這場戰役,讓更多的主戰派活了下來。

    這大概也是洛丹倫的貴族們畏懼的事情。

    有膽量面對獸人,有勇氣上戰場的都在前線,都在巴拉丁海灣以南。獸人可不可怕,可怕,但是如此可怕的獸人也失敗了,敗在了這一支聯盟手上。那麼簡單的邏輯,掌握著這支聯盟大軍的卡洛斯可怕不可怕?

    索拉丁大帝是如何穩固阿拉索帝國的,不就靠著懟巨魔嘛!

    善于總結歷史經驗的人類突然發現眼前的情況和六百年前何其的相似。

    擁有人民的支持,擁有北方洛丹倫無法匹敵的軍隊,似乎只要卡洛斯願意,一個新的人類帝國即將再次出現。

    尤其卡洛斯還擁有為安度因.洛薩復仇的義理。

    但是,這真的是卡洛斯想要的嗎?

    太甜了,洛丹倫的政客們是在太天真了。

    天下大勢分久必合,當阿拉希高原供養不了激流堡的城市公民時,北方的洛丹倫成為新的拓荒地,阿拉索帝國分崩離析。

    現在,是重新統合整個人類社會的好機會嗎?

    機會或許算有,但是時機絕對不夠好。

    整個洛丹倫地區的拓荒依然如火如荼,各大王國欣欣向榮,卡洛斯即使重建帝國,用什麼去填飽那些無止境的欲望人心。

    這樣似是而非的帝國,不要也罷。

    莫名的,卡洛斯想起了在大漩渦泡澡的女王艾薩拉。

    心有多大,天地就有多大。

    在被薩格拉斯征服之前的精靈女王艾薩拉,簡直就是王者的典範,光中之光是她的真實寫照,輝煌,燦爛。

    同樣,卡洛斯在獲得力量之後,思考方式也早已經不再是單純的權力、利益、生殺奪取。

    說出來可能沒人信,卡洛斯一直想當個好人。

    人從出生開始,或多或少總會犯錯,總會做些壞事。

    什麼是壞事?標準因人而異。

    但是有個共同點是一定存在的,那就是所有的壞事都會讓始作俑者感到悔恨。

    道德無缺,生涯一片無悔。當卡洛斯發現自己再次活過來後,居然有機會成為這樣的人,就再也逃不出這樣做的魔咒。

    做好事使人快樂,這是真的。我不虧欠任何人,我沒有對不起誰,我對這個世界是有益的,我是一個有價值的人。

    這樣的精神追求帶來的感官刺激遠遠強過任何的什麼夜御十女的功能刺激,更不是權力財貨可以比擬的。

    想一想,當年鐵掌水上漂的裘千丈質問眾人你們誰沒有干過壞事枉殺無辜的時候,洪七公站出來說我沒有,那風景簡直美如畫。

    弱者才干壞事謀求生存,強者只做好事,用心改變世界!

    不信你們換個思路想想,燃燒軍團總瓢把子薩格拉斯,薩總,他其實也是一個一直在踐行自己正義的好人啊。身處秩序側的時候,打擊混沌不遺余力,領悟虛空意志之後,干的那叫個徹底。

    一個純粹的泰坦,一個某種意義上一直高尚的神靈。

    卡洛斯想著想著,思緒突然有點飄了。

    我怕不是在艾澤拉斯逼格第一人的爭奪道路上越走越遠了吧?

    老岳父泰瑞納斯的密信,卡洛斯沒當回事。

    政客和政治家還是有所不同的,為了屁股底下那把椅子無所不用其極的是政客,為了自己的理念能夠吃shi的才是政治家。

    泰瑞納斯是個有理念的人,但是他的屁股被焊死在洛丹倫的王座上了,所以推測老岳父的手段很難,揣摩他的出發點卻非常的容易。

    聯合對外,斗而不破,凡人的智慧,爭奪的是更好的生活。

    這是一出荒誕劇,卡洛斯想要更大的權力,但不是為了享受生活,而是為了更加深遠的追求。

    但是他無法這樣對別人說,提都不能提,權力之路是卡洛斯的工具,權謀是他的武器之一,有反對他的人就有支持他的鐵粉。

    私底下,至高王的稱號已經在暗中流傳了。

    當年那步艱難的選擇,終于有了正面的效果。

    聯盟最偉光正的英雄,奧特蘭克的騎士王怎麼可能是弒君者?

    卡洛斯如此艱辛的,將自己與政治正確綁到了一起。

    終于可以松一口氣了。

    接下來,是為自己謀取更大的利益了,社會要發展,人類要進步,需要一位領袖。

    卡洛斯不想在虛幻的帝王榮光中浪費來之不易的時間,所以他已經打算向洛丹倫的大佬們妥協。

    但是不能如此輕易的妥協,這會被看低。

    然而又不能太過高調,不能對對手的智商抱有希冀。

    聯盟這盤棋,現在是一群盲人在下。

    于是,卡洛斯考慮再三,讓老岳父的密使帶回了一張擦桌布,上面是卡洛斯用紅酒隨意寫下的兩個詞。

    愛與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