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61章 鄉愁是一張價值388的船票

第461章 鄉愁是一張價值388的船票

    天氣轉涼,信風轉向,赤脊山脈的楓樹紅了,丹莫羅的高山凍麥黃了,在這金秋送爽的(日r )子里,鐵爐堡王家衛隊擺出延綿數里的隆重的陣型,迎接聯盟的使者到來。

    畢竟,銅須矮人在盟約上簽了字。

    畢竟,被獸人堵在山上的(日r )子是那麼的難熬。

    畢竟,那是代表了聯盟的使節。

    麥格尼沒有對卡洛斯透露,他會擺開如此大的排場,而鐵與血的氣息,深深的震撼了洛丹倫的來客。

    “卡洛斯陛下……”

    “元帥忙于公事,已經數(日r )沒有休息了,這樣的場面活兒我們底下的人辦好就行了,不敢打擾陛下。男爵您舟馬勞頓,先休息片刻,晚上再安排見面吧。”

    “嗯……也好。”

    敢于上戰場的勇士早就被征召一空了,斯莫頓男爵已經是洛丹倫貴族里膽子頂大的一號人物,卻也被聯盟勇士們的軍容所震撼,一時失了主意。

    來的時候設想中與卡洛斯的言語交鋒,揣摩心理的暗戰根本沒有發生,因為奧特蘭克的國王根本沒有在歡迎儀式上見他。

    離晚宴還有整整一下午的時間,男爵雖然好奇鐵爐堡獨具風格的美輪美奐,卻不願意將時間浪費在游歷上面,草草的參觀了一下流淌著熔岩的鐵爐堡大熔爐,甚至連侏儒們居住的工匠區都沒有見識片刻,男爵馬不停蹄的前往軍營,希望听取“自己人”軍官的說法。

    (情q ng)報,不僅男爵需要(情q ng)報,洛丹倫真正的大佬們也需要(情q ng)報,所有人都迫切的希望得到最真實最具體的(情q ng)報。

    卡洛斯冷眼旁觀著這一切,沒有干涉,也不想阻撓。

    戰爭還沒有結束,大局已定的潛台詞等于你翻給我看!

    如果真的以為燃燒平原一戰打贏了,聯盟就可以趕豬咯,卡洛斯還真的怕奧格瑞姆嘴里嚷嚷著I,Can,翻!然後一波神((操c o)c o)作,卷土重來。

    所以這幾(日r ),卡洛斯雖然(身sh n)體享受著久違的輕松,精神卻依然緊繃。

    尤其是涉及前線幾萬人的調度,文案工作不敢落下。

    那一場大戰,嚴重透支了聯盟的物資庫存,現在的實際(情q ng)況就是卡洛斯根本滿足不了聯盟整體推進的後勤壓力。

    繼續在鐵爐堡一線保持如此龐大的軍隊規模,聯盟恐怕要崩潰了。

    要不是矮人們有了收成,在糧食上可以反哺人類,就靠被獸人搜刮了好幾遍的赤脊山,前線的軍隊恐怕要吃草了。

    除惡務盡,對部落的軍事壓迫不能停。

    量力而行,冗余的兵力要回收。

    卡洛斯與鐵馬兄弟會的骨干們商討過後,心中已經有了初步的計劃。

    以暴風城復國勢力為骨干,聯盟在艾爾文森林一帶保留最少三萬人的正規軍,用來肅清獸人,其余的將士,都應該回國了。

    這是最經濟也最合理的方案,是所有人都可以認同且欣然接受的方案。

    唯一的問題就是這個方案不能由卡洛斯提出。

    原因也不難懂,因為猜忌而引起的笑話罷了。

    此時此刻,卡洛斯任何的行動言論都會被過度解讀,任何真心實意的想法到了其他人那里都會被利益渲染上其他顏色。

    所以卡洛斯不想見斯莫頓男爵。這位使節卡洛斯認識,人不討厭,說話也算風趣,唯一的缺陷就是太會做人,不會做事,信奉站隊比戰斗更重要的政治哲學。

    所以卡洛斯需要等,等烏瑟爾,等圖拉揚從前線趕回來。

    哪怕是面對面坐著,卡洛斯也需要有中間人傳話。

    否則,因為內斗而將大好形勢毀了,那些流血流淚的犧牲算什麼?

    更加重要的是,卡洛斯需要知道戴林.普羅德摩爾是個什麼態度。

    洛丹倫七國,奧特蘭克因為地理位置的原因,一向獨善其(身sh n);激流堡政權空有廣袤的土地,卻受困于歷史殘局,人口一直在緩慢流失,畢竟希爾布萊德丘陵以北的氣候要優越于阿拉希高原;達拉然作為法師王國,獨立的城邦,看似強大,根基卻不牢靠,安東尼達斯也不是什麼野心家,更多的時候都是絕對的中立派,獨善其(身sh n);真正的大國,實際上的聯盟領頭人,是吉爾尼斯與洛丹倫王國。

    沒有放棄銀松森林的吉爾尼斯,國土面積是與洛丹倫王國不相上下的大國。

    但是也是因為地理位置,吉爾尼斯在戰爭中的損傷也遠遠大于洛丹倫。

    這次的風波中,卡洛斯用(屁p )股想也知道主要的矛盾之一就是洛丹倫的貴族與吉爾尼斯的領主們別說分贓了,連畫餅都沒有畫圓。

    吉恩.格雷邁恩不是個壞人,有些偏執,卻敢于擔當。但是任何一位國王,都不可能真正的為所(欲y )為。泰瑞納斯會被洛丹倫的貴族們連手算計,吉恩也要對臣下負責。

    所以代表庫爾提拉斯的戴林.普羅德摩爾的態度就非常關鍵了。

    同時,庫爾提拉斯獨特的地理因素也讓海軍上將的地位變的超然。

    與斯莫頓男爵的會面,是政治游戲的一部分,而與戴林的通訊,才是決定卡洛斯下一步怎麼走的真正關鍵。

    如果得不到海軍上將的支持,想要維持戰線,卡洛斯就必須從希爾布萊德過索拉丁之牆走阿拉希高原,再通過跨海大橋經過濕地漫長的山路運送物資。

    這明顯超出了卡洛斯的能力範圍。

    所以,已經決心要退一步的卡洛斯,準備為這場謝幕戲獻上最高的演技。

    而這一切,需要海軍上將的配合。

    一下午的時間,斯莫頓男爵見識到了戰爭的慘烈,傷兵營的景象讓他回憶起了獸人跨海而來時的陣勢,從“自己人”口中,男爵明白了奧特蘭克的國王在前線都干了什麼。

    這是一位“跟我上”的猛男,而不是一位“給我沖”的指揮官。

    幾乎所有男爵詢問的士兵都對卡洛斯抱有敬意,這讓男爵端正了自己的態度。

    以勢壓人恐怕是辦不到了,有前線聯盟將士的(愛 i)戴,卡洛斯已經立于不敗之地,現在最好的辦法應該是談感(情q ng)。

    所以當烏瑟爾和圖拉揚聯袂回歸鐵爐堡時,男爵欣喜若狂,認為自己的運氣來了。

    分開談話,卻讓男爵非常的難堪。

    烏瑟爾沉著臉告訴斯莫頓說︰“卡洛斯不是那樣的人,泰瑞納斯陛下也不是那樣的人,你不要亂嚼舌頭。”

    而圖拉揚直接一拳揍在肚子上令男爵把午飯吐了出來。

    “你是在侮辱我們這些為聯盟舍生忘死的人。”

    兩位根正苗紅的洛丹倫臣民告訴了男爵什麼叫做過命的戰友(情q ng),受了氣挨了揍的男爵更加相信,卡洛斯如果稱帝,會得到聯盟軍隊的支持。

    所以晚宴上,斯莫頓男爵的態度謙卑到近乎諂媚。

    但是該辦的事(情q ng)還是得辦。

    當男爵雙手奉上泰瑞納斯簽發的正式文書,所有人都將視線聚集到了卡洛斯(身sh n)上。

    這不僅僅是卡洛斯的個人問題,更是所有聯盟將士關心的問題。

    繼續,還是不如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