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62章 官方黃牛,最為致命

第462章 官方黃牛,最為致命

    不得不說,圖拉揚是個妙人。

    當他還是個默默無聞的傻小子時,他的經歷令人同(情q ng)。

    但是當他成為聯盟耀眼的新星時,同樣的經歷就變成了勵志。

    可以,這很政治。

    圖拉揚是個孤兒,根本記不得自己的父母是誰,也沒有什麼信物傍(身sh n),是被洛丹倫監獄的一個單(身sh n)老兵收養的。

    一個小(屁p )孩,一個能在牢籠柵欄里鑽進鑽出的小(屁p )孩,一幫吃黑錢的兵痞子,按理說,圖拉揚應該成為一個社會盲流,人渣敗類,這才符合常理。

    但是沒有,他的養父是一個正直的人,是一個稱職的兵。在監獄里,圖拉揚不僅沒有沾染上罪惡的顏色,反而在養父的敦敦教誨下讀書習字並且練就了一(身sh n)不差的劍術。

    養父死後,正好趕上獸人入侵洛丹倫,這讓圖拉揚免于糾結是繼承養父的獄卒位置還是出去干點別的。

    當然是當兵去。

    然後,大家注意劃重點!

    圖拉揚報名參軍後,因為優異的訓練表現,很快被人生中第一個也是最重要的貴人看中,一個洛丹倫的傻小子一蹴而就成為了聯盟最高統帥安度因.洛薩的副官。

    這說明什麼?

    說明讀書有用的啊!

    深究一下,到底說明了什麼?

    說明有讀書人氣質的帥小伙終究會出人頭地的啊!

    夠了,你們放下手中的菜刀,有話好好說,洛薩元帥都為全人類解放事業壯烈捐軀了,非要給大英雄扣上一頂顏狗的帽子才滿意是嗎?

    咳咳……

    拋開傳奇的經歷,單單講政治成分,圖拉揚就更棒了。

    無父無母,養父(身sh n)亡,根正苗紅的洛丹倫王國戶口,經過安度因.洛薩的言傳(身sh n)教,活躍于聯盟最高指揮部與戰場一線,士兵認可,將領眼熟,國王認識。

    圖拉揚簡直是最完美的金龜婿模板。

    暴風王國的遺民因為安度因.洛薩的原因,視圖拉揚為自己人;洛丹倫王國因為圖拉揚的出(身sh n),把他當做“別人家的孩子”;卡洛斯.巴羅夫與他(情q ng)同兄弟,是過命的交(情q ng);戴林.普羅德摩爾與吉恩.格雷邁恩與他在戰場上並肩作戰不止一次;作為第一批聖騎士,精神領袖阿隆索斯.法奧當他是自己的孩子。

    你們說,如果聯盟現在實質上的軍事掌權者卡洛斯.巴羅夫如果北上洛丹倫,繼續統領聯盟的應該是誰?

    “只能是你了,圖拉揚,我的兄弟,必須將洛薩爵士的遺志貫徹落實,讓艾爾文森林受苦的民眾得解放。”

    卡洛斯將背後的權謀算計拆開掰碎,終于讓圖拉揚明白了,花團錦簇之下的聯盟,面臨著什麼樣的危機。

    一人不住廟,兩人不望井,三人不抬樹,獨坐莫憑欄。

    燃燒平原一戰,獸人元氣大傷,幾乎沒有了翻盤的能力。于是,後方,有人認為可以收手了。反正最後一點首尾,讓其他人收拾就好了。但是如果大家都這麼想,都不願意吃虧……

    “聯盟的貴族都是傻【嗶】嗎?獸人是從另一個世界穿越過來的,現在正是乘勝追擊的大好時機,他們居然想要鳴金收兵?”

    圖拉揚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楮驚呼道。

    “注意,我是貴族頭子,你也是新晉的侯爵,罵人就罵人,別把自己帶進去了。”

    卡洛斯有些眼皮抽抽的感覺,良心稍微有點痛。

    “抱歉,你繼續。”

    圖拉揚端正態度做好繼續听講。

    “現實(情q ng)況就是屠刀不架到脖子上,很多人都是不怕死的。而我們這些怕死的,大多在前線戰死了。那些家伙吹噓獸人的可怕只是為了炫耀自己並不存在的武功,而不是真的明白獸人有多可怕。但是這些都不重要,一點也不重要,這種家伙真的不重要,只要我們團結且強硬,他們會向我們妥協的。”

    “那什麼是最重要的?”

    “大概二十多個人吧。”

    “哈?”

    圖拉揚被卡洛斯說迷糊了。

    “達拉然的六人議會,管事的就一兩個,嗯……算上克爾甦加德,三個吧。洛丹倫王國除去我老岳父泰瑞納斯,大的派系有四個,我們算五個。吉爾尼斯有實權的是三家,我們算三個。激流堡的內部權力斗爭很迷,但是托爾貝恩家族還是鎮得住場子,我們少算點,兩個吧。奧特蘭克現在是我和我父親做主,算兩個。鐵爐堡的麥格尼,銀月城的高等精靈老爺們,包括你的小心肝奧蕾莉亞,還有一些其他的隱藏勢力頭目。這些零零碎碎加起來不到三十個的家伙,才是人類社會真正的掌權者。”

    卡洛斯的這一席話讓圖拉揚真正的懵((逼b )b )了。

    “這……”

    “實際上,洛薩爵士畫了個餅。現在畫著餅的牆壁坍塌了,眾人開始思考有沒有繼續畫餅的必要了。比起吃不到的餅,自家的米袋子才是最重要的。對抗部落獸人,可不是郊游踏青,每一天消耗的物資都是天文數字。你知道在洛丹倫,因為偷盜克扣軍資的家伙,把你曾經呆過的監獄填滿了,因為這件事被砍掉的頭顱可以壘一座京觀了。怕不怕?”

    “這麼會……”

    “作為副官,在軍事上你做的很好。但是洛薩爵士對你太關(愛 i)了,這些背後的齷齪一點沒有告訴你。不好,這不好,成長的道路哪里會只有鮮花和朋友。”

    圖拉揚低著頭思索了片刻,突然有了些感悟。

    “你的意思是繼續南征已經無利可圖?”

    “在我看來,萬事萬物皆是有利有弊的。”

    “卡洛斯,說人話。”

    “抱歉,沒有從人生導師的位置上下來。”

    “請繼續。”

    “實際(情q ng)況就是這幾年打下來,我巴羅夫家族的幾百年積蓄已經見底了,奧特蘭克王國的國庫空的老鼠都不去光顧。洛丹倫王國好一點,吉爾尼斯與激流堡都是大出血,達拉然是新建的。也是我的老岳父眼光高,一直在割(肉r u)放血,盡量表現的和大家一樣,搏了一個慷慨的名號,沒有讓洛丹倫王國成為大家的假想敵。”

    “現在連洛丹倫內部都開始希望回本了?”

    圖拉揚思索片刻,想起了賭徒,那種輸紅眼的賭徒。

    “是啊,希望回本,這個形容非常的貼切。但是那些靠想象打仗的家伙哪里知道前線是什麼樣子。獸人也是在搏命,他們的世界出了問題,這是一場無關榮耀的生死大戰,勝者生,敗者死,哪里有什麼本可以回。”

    隨著大規模的俘虜審訊,卡洛斯已經可以透露一些以前不能說的信息了,這讓他感覺非常的好。

    “所以呢?”

    圖拉揚是個聰明人,已經明白了卡洛斯一直不願意明說的大概是什麼。

    “把洛薩爵士那個餅繼續畫下去。”

    卡洛斯如是說。

    而圖拉揚,第一時間想到了一個主意,一個曾經听別人提起的詞。

    洛薩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