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194章 學光頭,用葛炮, 我有姿勢我自豪

第194章 學光頭,用葛炮, 我有姿勢我自豪

    天才壹秒住,檳 ┘ 市 f。

    如何在一場戰斗中打出自己的風采?

    念台詞。【愛書屋】

    如何在力量與技巧的博弈中展現自己的智慧?

    念帥氣的台詞。

    如何才能讓自己聲名遠播被人敬仰而不至于成為一個逗逼般的反面教材?

    撂了狠話之後記得打贏哦,親。

    “你的信仰一文不值,你的護甲不堪一擊,顫抖吧,恐懼吧,在深深的光輝之下,一切陰暗之敵終將煙消雲散。”

    【愛書屋】

    “你的徒勞無法取悅我,只有仇敵的鮮血才能慰藉陣亡的英靈,殺人者任恆殺之!”

    【愛書屋】

    “現在才感到畏懼,已經晚了,吾,卡洛斯巴羅夫,奧特蘭克的國王,將賜予你正義的制裁,接受你的命運吧,然後呼吸最後的自由,接受死亡的宿命。”

    【愛書屋】

    “士兵們,追隨你們的領袖,狩獵開始了!”

    【愛書屋】

    沒錯,卡洛斯漂亮話說了一大堆,卻用的是通用語。

    也就是說這些場面話根本不是說給對手听的,而是說給自己人用來裝逼的。

    雖然卡洛斯學識不錯,也從曾經的獨牙惡齒,如今的斷牙修瑪那里學到了辛特蘭口音的巨魔語。然而艾絲美拉達那北方口音的巨魔語還是讓卡洛斯體會到了方言的可怕。卡洛斯第一句問話是“來者何人”,然而對方的回答卻讓他只听明白“我是……最好的……那啥啥”。

    抱歉,我沒听清楚,你再說一次?

    怎麼可能,這很敗士氣好嘛!

    于是一番雞同鴨講,卡洛斯覺得場面話說夠了。很不講究的直接動手了。

    于是艾絲美拉達支撐了三十秒不到,就被卡洛斯斬于斧下。

    為什麼?

    因為卡洛斯這邊不講究啊。

    見面先是兩輪手斧投擲,接著重盾推進,投矛拋射。

    等到聖騎士大隊切入戰場,敵人血量都已經進斬殺線了。

    歸根到底,艾絲美拉達的舉動看似勇武。實則無腦。被復仇的執念干擾了思考的武者,也不過就是一個自以為聰明的莽夫。

    而且運氣還不太好。

    若是換個時間點,卡洛斯可能還會遵循武士精神和艾絲美拉達來一場一對一的決斗。【愛書屋】

    然而現在卡洛斯急著回去和凱爾薩斯裝逼談條件,誰有功夫跟你浪費啊。

    古語說得好,對于邪魔外道,不必講什麼江湖道義,大家並肩子上。

    至于誰是邪魔外道,還不是哪邊人多哪邊說了算。

    卡洛斯心急如焚,卻在那邊裝酷念台詞。究其原因,也不過是為了等自己的貼身侍衛趕過來而已。這些重盾衛士走的有些慢。

    這個時期的艾澤拉斯世界,個體常規武力還沒有幾十年後那麼逆天。

    卡洛斯在長久的戰斗中,慢慢發現自己已經成為了波ss級別的家伙,單挑戰已經罕逢敵手。在切磋中將賽丹達索漢、提里奧弗丁之類的未來大佬都撂翻在地之後,卡洛斯嘗試去找那些魔法生物的麻煩,發現自己已經無敵了。

    誰能是我一拳之敵?

    于是卡洛斯下了重賞,要求自己的侍衛們圍攻自己。我要打十個!

    于是,卡洛斯干淨利落的敗了。

    敗的一點脾氣都沒有。敗的心服口服。

    被十個糙漢疊羅漢壓在地上動彈不得,毫無反抗的余地。

    也虧得這次玩笑之舉,給卡洛斯敲響了警鐘。

    連拉格納羅斯和死亡之翼這種究極武力的oss也敗在人海戰術之下,自己不過是一個比較能打的聖騎士,不能太囂張。

    在後來的測試中,卡洛斯發現在圍攻中。以一敵五已經是極限,如果不能迅速斬殺一到兩個,最多半分鐘就會出現防守上的漏洞。

    但是如果自己身邊有二十個替自己擋刀的親衛,那麼自己就敢去沖擊獸人的百人陣。

    “小子,久攻必疲。久守必失。你是我見過身體條件和天賦最好的家伙,但是你想法太多。要明白,我教你的這些都是用人命換來的經驗。想要創新,先把我的這些老一套學會。”

    卡洛斯忍不住回想起了當年賽丹達索漢在凱爾達隆湖心堡教授自己武技時候的教誨。

    原來真理一直都在身邊,只是自己忘記了而已。

    索性卡洛斯發現的早,及時將穿越者那莫名其妙的驕傲給扔掉,才不至于因為過分的自信而折損在戰場上。

    所以當自己的盾衛將艾絲美拉達退路隔斷之後,卡洛斯毫不留情的一奧金斧結束了這位巨魔強者的性命。

    三次元的巨魔女實在讓人憐惜不起來。

    “陛下,這不榮譽。”

    尚格雯婕在戰斗之後,向卡洛斯提出了異議。

    “對于這樣一位強者,您無恥的使用了人海戰術,並且毫無節制的使用飛斧和弓弩,我表示無法理解和接受。”

    “尚格雯婕,時代已經變了,如何防御投擲和射擊武器將成為戰士和騎士的基本功。今天,我這樣對付巨魔,明天,巨魔也會這樣對付我們。但是並不是說今天我們不這樣做,明天獸人也會講規矩。你的異議駁回。”

    卡洛斯接過侍衛遞來的亞麻布,簡單的擦拭了一下滴血的奧金斧。

    “我已經厭倦了這片森林,任何阻礙我回家的人終將被碾成碎片。”

    來回需要七分半,裝逼花費一分鐘,但是戰斗時間的壓縮,給了卡洛斯感慨的時間。

    “走吧,我的大騎士,我們的戰場在希爾布萊德,我們的敵人是部落獸人,你難道想為了幾個巨魔的死法問題詰難你的國王?”

    “不,我接受您的說辭,陛下。”

    尚格雯婕向卡洛斯行了一禮,然後讓開了道路,目送卡洛斯飛奔而回。

    平心而論,奧克蘭特國立騎士團的地位是很尷尬的。雖然名為國立,誰都知道這只是先王艾登耗眾籌聚私兵的手段。所以在卡洛斯登記之後,騎士團內部的分化是非常嚴重的。而尚格雯婕所代表的,正是大部分中立派系,只是因為卡洛斯比艾登更符合騎士王的形象而宣誓效忠。

    也正因為他們這些人的支持,或者說誰也不支持,才讓奧特蘭克免于內亂。

    而後為了收編騎士團,阿歷克斯更是對這些人好生安撫,大加封賞,才最終完成了騎士團內部的肅清工作。

    為這其中,尚格雯婕出力不少。

    因為政治地位的特殊,所以尚格雯婕才有膽量和底氣質問自家國王。

    但是尚格雯婕雖然尚武,卻不弱智,所以她只是事後質問,不會當面質疑。

    “作為武者,越來越沒品了,但是作為國王,越來越有味道了。”

    尚格雯婕常年板著的一張大媽臉露出一絲笑意。

    “尚格雯婕卿,你不隨吾王回去參加夜宴嗎?”

    亨利謝特發現尚格雯婕沒有上馬的意思,不禁問道。

    “托你們的福,我還是第一次來到奎爾薩拉斯,不帶點土特產回去,我家幾個小崽子還不鬧翻天。”

    看著尚格雯婕眼中露出嗜血的神情,亨利謝特無所謂的聳聳肩。

    “隨你吧,反正撤軍也得等陛下他們談判出個結果,你自己玩高興就好。我是好久沒有吃過好東西了,先走了,善後工作就交給你了。”

    “去吧。”

    在奧特蘭克殺自己人殺的夠多了,我現在可是一肚子的無名火啊,巨魔小乖乖們,來陪姐姐好好玩玩。

    尚格雯婕作為在場地位最高的將領,下達了命令。

    “通知第五、第七、第十一聯隊趕來支援,其他人跟我去收復被佔營寨。”(未完待續……)

    ps︰再一次,照顧病人把自己也搞住院了,還好活著回來了,欠更一定還,不還是小狗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