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64章 生女要叫孫煥佳

第464章 生女要叫孫煥佳

    ();        **是什麼?

    來了就是想要,猶豫就是想買,這里是……咳咳!

    **最直白的感受就是求而不得時內心猶如貓抓蟻咬的(騷s o)動。

    癢!

    權力是什麼?

    權力最核心的體現就是要你死你就得死,要你不死你生不如死。

    痛!

    那麼問題來了,艾澤拉斯核心價值觀該如何實現?

    當然是學習,學習使人快樂。

    當然是修行,修行使人沉迷。

    在艾澤拉斯為王,權力手腕是一部分,個人實力是另一部分。

    雖然聯盟如今是七國同盟(算上鐵爐堡是八國聯軍),但是人類社會結構,實際上並不比獸人的氏族部落先進多少。

    不僅人類是這樣,暗夜精靈、高等精靈、巨魔、牛頭人,在艾澤拉斯排的上號的種族實際上都是這樣。

    一個強有力的領袖就如同夜晚最耀眼的燈火一般,自覺不自覺的會吸引其他人依附。

    某種意義上來說,人類社會如今的政治結構反而有些特立獨行。

    卡洛斯沒有閑工夫去想提瑞斯法議會覆滅後人類這個種族頂層戰力的缺憾問題,因為他自己已經摸著邊兒了。

    在決定啟程北歸的前一天晚上,卡洛斯于睡夢中夢見了天使。

    幾何形天使。

    納魯!

    痛苦卻堅定的聲音,仁(愛 i)卻無奈的嘆息,克烏雷呼喚著卡洛斯的名字。

    慈父選中的孩子,救救那些德萊尼人!信仰聖光的孩子們,不要放棄希望!

    在夢境中,克烏雷支離破碎的形體依然發出悅耳的歌聲,所有的交流都在音樂中傳達,卡洛斯在一波又一波的聖光洗禮中,不自覺的淚流滿面。

    然後,卡洛斯醒了過來。

    夢境是如此的真實,以至于清醒過後,卡洛斯依然眼角淌著淚。

    卡洛斯用了大約十分鐘的時間,終于回想起了這位克烏雷究竟是哪一位。

    當年薩格拉斯蠱惑艾瑞達人投靠燃燒軍團,算是薩總墮落後的大手筆。然而先知維倫勘破了薩格拉斯背後的算計,帶領一部分艾瑞達人逃離阿古斯,自稱德萊尼(流亡者)人。維倫固然是一位實力與智慧並存的英雄,卻無法與薩格拉斯相提並論。之所以維倫能夠成功,那是因為納魯的出手相助。

    幫助德萊尼人逃離阿古斯,僅卡洛斯知道名字的納魯便有十一位參與其中。

    這是一個非常不得了的數字。

    納魯這種生物可不是隨處可見的大路貨,每一個都有莫大的威能,最少十一位納魯聯手,從薩格拉斯手里搶出維倫的德萊尼,也就不是不能理解了。

    而這位克烏雷,便是其中之一。

    但是在卡洛斯的記憶中,克烏雷在沃舒古墜落的時候,為了拯救飛船上的德萊尼人,已經隕落了呀,為什麼會在夢境中呼喚自己?

    雖然夢境記憶迷霧重重,但是這一次的際遇給卡洛斯帶來的好處確實實實在在的。

    卡洛斯發現自己對于聖光的感悟更加深刻了,有一種“啊~~原來是這樣呀”的通透感。

    非常棒的感覺,一種百鳥在林不如一鳥在手的爽快。

    玩聖光……聖光的使用者中,納魯絕對是最熟練的,哪怕是一場夢,哪怕是听听歌,對于卡洛斯的啟迪也意義非凡。

    簡直可以媲美兔子見鷹醬之後那句感慨————原來火腿還可以夾面包吃!!!

    于是半上午的,卡洛斯沉迷于聖光之道,體驗著的快感,歸國什麼的,完全忘到了一邊。

    于是下午茶時間,冷靜下來的卡洛斯發現自己放了所有人的鴿子……

    咳咳,就說自己(身sh n)體不適……嗯,不好,聖騎士(身sh n)體倍棒,這借口太蹩腳。

    對!掐指一算,今(日r )不宜出行!

    鍋扔給卡德加!!!

    悄悄派人去給新生代神棍遞個話,卡洛斯愉快的忘了這一茬。

    然後在激(情q ng)退卻之後,理智終于回歸,卡洛斯終于開始反思這件事背後隱藏著什麼。

    “先知維倫向您問好!”

    自己與嘉麗雅婚禮時,永恆龍搞出來的ど蛾子怎麼可能輕易忘記,五勇士里,某個德萊尼人當時的話語現在品一品也是細思極恐。

    自己與德萊尼人的交集,應該是從獸人手里救出那個叫萊昂納多的珠寶匠開始吧。雖然隔著一道黑暗之門,隔著艾露恩知道多少光年的距離,但是維倫的影子一直縈繞在卡洛斯心頭。

    那是一位能夠改變命運的主兒。

    我若成佛,天下無魔,我若成魔,佛奈我何。

    說的就是維倫。

    暫居德拉諾的德萊尼人可不是一般的星際難民,根據記憶中的治療資料,如果不是獸人突然發難,打了沙塔斯城一個措手不及,維倫能憑借德萊尼人就把獸人部落給鎮壓了。

    首先,在古爾丹蠱惑獸人引用惡魔之血前,德萊尼人與獸人是非常親善的盟友關系,耐奧祖與維倫私交甚好。但是耐奧祖與古爾丹用(陰y n)謀謊言欺騙了其他獸人族長,令他們相信了維倫對獸人的親善是別有目的的,德萊尼人正在醞釀一個驚天的(陰y n)謀,準備消滅獸人。

    一方有心,一方無意,熟知德萊尼人軍事部署的獸人突然發難,切斷了德萊尼人卡拉波神廟、奧金頓、沙塔斯城之間的聯系。令毫無準備的德萊尼人根本來不及集中力量防御,便被狂化的獸人亂拳打死。

    哪怕如此,維倫依然帶領德萊尼人在獸人的清剿下活了下來,並且將族群延續。

    然而這樣一個領袖,卻隨時將自己隱藏在人後,永遠不貪功,不慕名。

    這樣的人不是大(奸ji n)大惡就是至純至善。

    卡洛斯相信維倫是後者。

    逆向思維,某一條時間線上的維倫托人給自己問好,這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潛在的盟友!

    先知這樣純粹的人,已經與時間線沒有多大關系了,無論是什麼(情q ng)況什麼境遇,維倫做出的決定基本都不會有太大出入————犧牲、奉獻、為了聖光!

    自己有條件拉攏德萊尼!

    卡洛斯突然想明白了這件事。

    如果能拉維倫提前入局,聯盟的(情q ng)況將大為改觀,甚至許多悲劇可以避免。

    “不行,冷靜,我需要冷靜。”

    卡洛斯站了起來,來回走動著,凡是太美好的願景大多屬于一廂(情q ng)願,需要仔細思索。

    埃索達墜落的時候,瑪法里奧主導的聯盟迫切需要盟友,維倫迫切需要庇護,雙方一拍即合。

    現在的聯盟,真的需要只是沒有那麼“強大”的德萊尼人嗎?

    思索著,思索著,夜深了,新任侍衛長突然敲門。

    “進來。”

    隨著卡洛斯的應(允y n),侍衛長帶著一個頭戴罩帽的大(胸xi ng)之人進來。

    哎喲,正點啊!

    卡洛斯眼前一亮。

    然後奧蕾莉亞取下罩帽,卡洛斯眼前一花,內心再無波動。

    “我有事必須和你談。”

    奧蕾莉亞的語氣中充斥著焦慮。

    “嗯,明白了,克里斯,關下門。”

    卡洛斯沖著自己的新任侍衛長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