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65章 簡單點,說話的方式簡單點

第465章 簡單點,說話的方式簡單點

    ();        被風吹滅為(愛 i)燃起名字叫夢想,為(情q ng)而傷無路可闖才是真絕望……

    不是卡洛斯詩興大發(騷s o)氣((逼b )b )人,而是眼前的奧蕾莉亞讓他莫名的想起了這幾句詞。

    里拉斯在她心里終究還是放不下。

    也對,按照高等精靈六百歲算猝亡八百歲算早夭一千歲有安樂死嫌疑的時間觀來看,弟弟的死亡就仿佛是前天。

    所以說女人都是天生的演員。

    有誰能想到,眼前這個流淌著憤怒與憎恨眼淚的女精靈會是平(日r )里那個英勇無畏的女戰士,會是那個沖鋒在前撤退在後的大英雄,會是那個用最溫柔話語安撫傷病員的天使。

    人生如戲啊……

    奧蕾莉亞只是把憎恨放在了內心的最深處,把悲傷化作了憤怒傾瀉在獸人(身sh n)上。

    她,從來沒有放棄過復仇,平和與安靜不過是假象。

    “死亡騎士,那些死亡騎士,有消息了!但是圖拉揚拒絕了我,烏瑟爾也左右搪塞,他們都在拒絕我的請求!就因為我是個精靈而你們是人類,是這樣嗎?卡洛斯,告訴我,你不一樣,告訴我,你不會這樣!”

    我去!大姐,道德綁架用的賊溜啊!你要我怎麼說!!!

    卡洛斯整個人就是大寫的尷尬。

    從一開始的兩人站著說話到坐著說話,現在奧蕾莉亞已經半臥在地枕著卡洛斯的大腿如泣如訴了。

    卡洛斯感動嗎?

    不敢動啊!

    而且層層遞進步步為營直取黑暗之門的戰術本(身sh n)就是卡洛斯一手推行的,對于圖拉揚等人的決定,卡洛斯一點都不意外。

    本來白銀之手騎士團就不是第一次與死亡騎士杠上,對方是些什麼貨色騎士團內部早就已經心知肚明。

    如果遇到死亡騎士,有三點原則。

    兩年以內的新晉聖騎士不得一對一戰斗。

    資深聖騎士不得在周圍沒有友軍的(情q ng)況下一對一進行戰斗。

    能以多打少就不要瞎g8扯什麼聖光啊那個敵人值得一戰!

    在希爾布萊德丘陵戰役的末期,古爾丹開始大批量的制造死亡騎士,卡洛斯等人不止一次在戰場上遇到這些眼神冰冷到絕望的怪物。

    雖然有著人型,卻完全沒有人類或者獸人的弱點。

    有好幾位第二期的聖騎士以為刺穿死亡騎士的心髒就算贏了,結果被詐尸的死亡騎士ass,ass,in,那叫個慘烈。

    所以後面,大家抽空總結了一下,得出最終的結論︰普通步兵看見就跑,聖騎士以多打少。

    只有這樣才能保證萬無一失。

    所以啊,奧蕾莉亞大姐,在荊棘谷那邊,獸人還在頑強抵抗的時候,你要去搜索死亡騎士,那就不是一支小隊的問題了,最少也是兩千人起步的大半個兵團。

    要是這事擱在上個月,卡洛斯二話不說就(允y n)了,畢竟聯盟人多。

    但是眼下,這個節骨眼,抽調兵力回洛丹倫已經是定局,圖拉揚接手的聯盟戰士數量不會多于三萬。每一個願意留下的士兵都是聯盟非常寶貴的財產,怎麼可能給奧蕾莉亞去揮霍。

    十萬人中的兩千人和三萬人中的兩千人,完全沒有可比(性x ng)啊。

    所以卡洛斯只能任由奧蕾莉亞哭訴,用自己的衣服下擺擦眼淚,卻無話可說。

    良久……

    “你不覺得自己的要求很過分嗎?”

    “我為聯盟流過血,我為抗戰立過功。”

    卡洛斯不知道奧蕾莉亞怎麼會突然蹦出這句話,一口老血憋在(胸xi ng)口,臉都紅了。

    “大姐,姑(奶n i)(奶n i),老祖宗!你覺得我憑什麼能領導聯盟?因為我是奧克蘭特的國王?狗**!我那老岳父來都不管用!是因為我一刀一槍拼出來的信譽,是因為大家知道我絕不會背棄他們。否則你覺得我使喚得動誰?”

    “我也是為聯盟,是為了……”

    “你是為了自己。”

    卡洛斯無(情q ng)的撕破了奧蕾莉亞的遮羞布。

    奧蕾莉亞的臉也不正常的紅了起來,搭在卡洛斯左腿上的手掌也開始用力……疼!

    “我們都是為了自己。”

    卡洛斯趕緊加了一句,心里嘀咕著怕是紫了吧。

    “所以請講究方式方法。”

    卡洛斯說道這里,奧蕾莉亞動作利落的從地上爬了起來,擦了擦眼楮,淡定的做到了一旁擺出大佬靠的姿勢。

    “回頭再和索拉那個小女表砸算賬,我就說這一(套t o)對你沒用,她非要跟我扯什麼店長推薦,切~~~小處女的話就是不可信。說吧,你要怎麼才願意幫我。”

    等等,等等……哪怕卡洛斯有高精臉盲癥,此刻也從奧蕾莉亞的臉上看出了烏蠅哥的風采,社會社會……大姐,你這是毀人設啊!你的一干迷弟知道了會哭的!!!

    “你到底想怎麼樣,這是關鍵。”

    卡洛斯整理下心(情q ng),認真起來。

    “我不討厭你,初見的時候,你的風姿哪怕我這個臉盲都為之傾倒。但是自從你弟弟出事之後,你開始變了。我開始害怕你了。我依然把你當做戰場上可以過命的戰友,卻不敢再靠近你了。知道為什麼嗎?”

    “為什麼?”

    奧蕾莉亞的語氣中充斥著緊張與迷惑。

    “因為你在尋求毀滅,自我的毀滅,仇敵的毀滅。而這個過程,也在毀滅(身sh n)邊所有關心你的人。你,已經成為了戰場上的死神。”

    原本,類似的話語是卡德加在一年之後,在一次遭遇戰中對奧蕾莉亞說出的。那一次戰斗,因為奧蕾莉亞的冒進,圖拉揚被迫用劣勢兵力迎戰獸人的整個兵團,雖然戰到最後,聯盟依然勝利了,但是戰場上活著的聯盟不足十人。

    卡洛斯哪怕多活了這一世二十幾年,對于人心有了上輩子所沒有的獨特體驗,卻也不可能在奧蕾莉亞徹底爆發前看透她。

    但是對于這樣的結論,卡洛斯賭對了。

    奧蕾莉亞听到這里,手里了偽裝與造作,臉上空洞的如同一個瓷娃娃。

    “我不知道我到底想要怎樣。復仇,我的內心深處只有一個渴望,復仇。但是最荒唐的就是我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仇人是誰。最悲哀的是我甚至不知道里拉斯的尸體在哪里。最畏懼的就是如果里拉斯也被改造成了死亡騎士那樣的怪物我該怎麼辦。最折磨的就是我的良知與憤怒反復的撕扯著我的心。”

    奧蕾莉亞終于卸下來心防,透露了自己的真實想法。

    “你認為你受到了背叛?不是聯盟,是奎爾薩拉斯。”

    卡洛斯突然覺得自己化(身sh n)盲生發現了華點。

    “有一點,能夠理解,但是無法原諒的程度吧。”

    奧蕾莉亞既然已經開口,就不再避諱什麼。

    “銀月城從不太平,阿納斯塔里安不是達斯瑪雷,太陽王依然是太陽王,高等精靈早已經不是曾經的高等精靈。”

    慘,卡洛斯發現自己沒有听懂奧蕾莉亞這句話隱含的(情q ng)緒,((逼b )b )要裝不下去了。

    要冷場了,怎麼辦,在線等,急。

    有了!轉移話題。

    “放下吧,放下執念,才能全(身sh n)心的投入復仇。”

    卡洛斯學著馬龍白蘭度在教父中的經典姿勢,開啟布道模式。

    “復仇,從來都不是空虛的。恰恰相反,復仇充滿了愉悅。里拉斯是你的弟弟,是你的親人,是你一手撫養、培養、欽定的接班人。”

    卡洛斯在腦海中回憶著資料,謹慎的組織著語言。

    片刻的停頓後,奧蕾莉亞接話了。

    “是的,我為了銀月城做過一些……嗯,不太好的事。雖然我是其他人眼中的大英雄,但是我自己知道,我並不完美,也不純粹。里拉斯,直到他死之前毫無瑕疵的人。部落,獸人,古爾丹,他們殺死的不僅是我的弟弟,還有我的理想。”

    奧蕾莉亞的語氣非常平靜,憤恨卻已經如同實質一般開始流淌。

    “所以你憎恨的其實不是古爾丹,而是自己?”

    卡洛斯剛說完就後悔了,慘,沒有鋪墊啊,可能要起反作用了!

    “沒錯,沒有能保護好里拉斯,是我的錯。”

    奧蕾莉亞(肉r u)眼可見的開始失去精氣神。

    “傲慢啊,這是何等的傲慢。里拉斯至死都在踐行你教授給他的正義,為何要抹滅你(愛 i)之人那顆(愛 i)你的心!”

    雖然這樣的詠嘆調卡洛斯自己都覺得惡心,但是效果看起來還不錯。

    “怎麼說?!”

    奧蕾莉亞有些迷茫的問道。

    “你覺得傳授里拉斯正直、博(愛 i)、英勇、堅毅這些品質有錯嗎?”

    “沒錯。”

    “你覺得里拉斯踐行正直、博(愛 i)、英勇、堅毅這些品質有錯嗎?”

    “沒錯。”

    “你覺得里拉斯符合你心目中那個理想的完美自我嗎?”

    “沒錯。”

    “那請為他自豪,而不是哀傷,這會侮辱了里拉斯,也是侮辱你自己。”

    “……”

    奧蕾莉亞突然不接話,卡洛斯心里咯 就是一跳。

    玩砸了?

    “謝謝,我想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卡洛斯。沒錯,復仇從來都不是空洞的,獸人覆滅了我的理想,那麼我就斷絕獸人的念想。德拉諾出了問題,部落想要新的棲息地,我就讓他麼困死在故鄉!卡洛斯,你說的對,之前是我太狹隘了,只想著為里拉斯復仇,在古爾丹失蹤後一度失去了方向。愚蠢啊,我真是愚蠢啊,獸人犯下的罪過當然要獸人償還,我又何必糾結是具體哪一個!”

    奧蕾莉亞站了起來,面帶笑容的走到了卡洛斯(身sh n)前,伸出了手。

    等等,不是這樣,我的意思是你要為了自己的理想而奮斗,一個里拉斯倒下去,會有千千萬萬個里拉斯站起來,這個世界如此美好,值得你為之奮斗……

    卡洛斯不明白奧蕾莉亞怎麼突然就畫風一轉,扯到獸人的種族滅絕上去了,這……

    懵((逼b )b )中的卡洛斯麻木的站了起來,伸出手,和奧蕾莉亞握在一起。

    然後奧蕾莉亞一用巧勁,將自己拉到卡洛斯懷里,緊緊抱住。

    “謝謝你,謝謝你的開導,我好多了。”

    一分鐘後,卡洛斯突然明悟了,要麼推倒,要麼推開,自己不動作,奧蕾莉亞能抱到明天早上去。

    卡洛斯突然覺得很失落,自己第一次的人生導師經歷真tmd失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