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66章 遺願清單

第466章 遺願清單

    ();        能談錢就不要談感(情q ng),因為談感(情q ng)傷錢。

    能談感(情q ng)就不要談錢,再不戀(愛 i)就老了。

    贊美偉大的艾露恩,卡洛斯第一次覺得自己的高等精靈臉盲癥是個正面buff。

    體香,肌柔,(胸xi ng)大,人好,(身sh n)份高貴,(胸xi ng)大,戰斗力強,聲名遠播,(胸xi ng)大。

    奧蕾莉亞有如此多的優點,自己是怎麼辦到坐懷不亂的?

    果然不論(屁p )股黨還是歐派黨,都是看臉的啊!

    卡洛斯用一封信和一枚印戒送走了奧蕾莉亞,卻迎來了滿臉激動的圖拉揚。

    圖拉揚激動的擁抱了卡洛斯想要說些什麼,卻被卡洛斯扮過(身sh n)子一腳踹在(屁p )股上踢出了房間。

    “听好,求偶靠的是魅力而不是施舍,我拒絕奧蕾莉亞也不是因為你!”

    “我知道,但是我什麼都比不過你,如果你和我爭,我爭不過的。卡洛斯,謝謝你。”

    突然,卡洛斯明白了什麼。

    因為自己的存在,圖拉揚已經不再是洛薩死後聯盟最耀眼的那顆星。

    換句話說,圖拉揚不自信了,至少在(愛 i)(情q ng)這方面。

    “不,你比我(愛 i)她,這就夠了。”

    “嗯,唯獨這個我有信心。”

    “別再像個發(情q ng)的小狼狗一樣,也別干尾行這種痴漢才有的沒品勾當。”

    “我只是偶然知道……”

    “好吧,偶然,偶然……我馬上要回洛丹倫去繼續我的戰斗了,你也趕快調整好心態進行你的戰斗吧。”

    “我會的。”

    圖拉揚離開後,卡洛斯突然笑了,笑的莫名其妙,這兩個家伙在某些方面還真有夫妻相。

    不是對奧蕾莉亞沒有感覺,幾年的交(情q ng)下來,卡洛斯知道奧蕾莉亞是個好女人,沒有高等精靈的傲慢,沒有長生種的偏執,所有和她接觸過的人都不會討厭她。

    但是這個好女人目前陷入了思維的死胡同,她需要的是權力和力量,與卡洛斯**也只是一種交易。

    這讓卡洛斯心里非常的不舒服。

    友誼賽不是不能打,圖拉揚還沒有追到手,道德上也不存在障礙,哪怕不看臉,奧蕾莉亞也是非常棒的**。

    但是心里不舒服,怎麼都不舒服。

    所以卡洛斯將手里一部分不太能見光的東西給了奧蕾莉亞,算是全了朋友之誼。

    其中就有自己前任侍衛長的一封信。

    那個家伙還活著,卻跟著個妖女跑了,美其名曰要忠實踐行卡洛斯王教授的聖騎士之道,實質上就是跟著個野女人跑了。

    卡洛斯對于自己一手帶出來的侍衛感(情q ng)都(挺t ng)深,如果侍衛長帶這個女人回來,他會妥善的安置一切。

    但是那個家伙選擇了留在那個女人(身sh n)邊,留給自己的連一句對不起都沒有。

    他認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確的。

    好吧,卡洛斯在看完信後,甚至動過殺心,有一種被背叛的感覺。

    但是最後,卡洛斯選擇了放下。

    畢竟侍衛長為聯盟立過功,為抗戰流過血。

    就當沒有這個人吧。

    卡洛斯用了好幾天才釋懷,選擇給侍衛長自己想要的生活,並且提拔了一位新的侍衛長————這個位置之前一直空缺著。

    但是曾經的侍衛長的來信,除去對自己動機的遮遮掩掩,卻透露了大量非常重要的消息。

    那就是關于獸人術士的消息。

    那個妖女得到了看起來很了不得的魔法道具,並且研究出了一些名堂。並且,隱藏在暴風城廢墟周邊的人類反抗組織或多或少還起了些作用,得到一些似是而非的信息。

    或許是出于贖罪心理,侍衛長將這些信息統統寫在書信中傳遞過來。

    “克里斯。”

    “陛下。”

    “你說,你將來娶老婆的時候,我該給你什麼樣的賀禮?”

    “侍衛長不是那樣的人。”

    “閉嘴,現在你才是侍衛長。”

    “您教導我們忠誠正直,在您面前我不會隱藏自己的想法。”

    “我還要求你們以服從命令為天職。現在,我命令你以後不許在我面前提起那個人。”

    “遵命,陛下。”

    第二(日r ),卡洛斯與麥格尼道別後,否掉了所有的歡送儀式,在奧克蘭克軍隊的陪同下,開始返程。

    兩輪統計下來,聯盟在巴拉丁海灣以南的軍隊總計十四萬三千一百七十六人。

    零頭什麼都是((操c o)c o)蛋的,卡洛斯粗略的認為聯盟在南邊少說還有十三萬人,這還只是人類的數量。

    也就是說為了戰勝部落,已經有最少七萬好男兒戰死在從濕地到燃燒平原這千里沃土之上。

    代價不可謂不大。

    然而到燃燒平原已經是極限了,想要繼續戰斗下去,撤軍勢在必行,接下來的戰斗必須更多依靠精煉的人員和鐵爐堡矮人了。

    十三萬人南下艾爾文,對獸人是場災難,對人類七國同樣是一場災難,聯盟會被漫長的後勤線拖垮。

    所以反復計算後,卡洛斯決意撤回十萬人。

    傷病員先走,各種勛章持有者先走,這部分人大概能走五萬。

    而剩下的五萬人,雖然是肯定要撤離的,卻可以用來與洛丹倫的各方勢力討價還價,(挺t ng)好的。

    然後就是奧特蘭克的軍隊了。

    雖然父親在北邊已經裁撤了一部分民兵,但是此刻的奧特蘭克依然稱得上是窮兵黷武,不算國內的預備隊,光是南下的奧特蘭克人就有超過三萬人還活著。

    沒錯,是還活著的,不算戰死的。

    將這些人中的大部分帶回去,這件事傷透了卡洛斯的腦筋。

    願意留下戰斗的都是忠誠的,是對獸人有深刻仇恨的。這一部分人不能放任他們戰死,沒有武勛派的支持,國內不穩。但是願意回國的人你也不能說他們就是投機黨,會打死一大片。

    所以最後,卡洛斯使用了一刀切的辦法。

    家里還有父母妻兒的必須回國。

    戰功足夠晉升爵位的必須回國。

    賞賜田地超過十畝的必須回國。

    家中直系親屬戰死的必須回國。

    雖然不人(性x ng),但是劃線一刀切的好處就是反對的聲音比較小。

    並且,留下的大約七千奧特蘭克士兵,基本的戰斗意願還比較強,可以留給圖拉揚安心使用。

    對于南邊的戰局,卡洛斯認為自己已經做到了仁至義盡。

    返程不用太急,卡洛斯離開鐵爐堡北歸的消息走的比卡洛斯本人還快,坐在包廂馬車里,在寫字幾上,卡洛斯隨意的羅列著清單,反思自己是否遺漏了什麼。

    而在北方的巴拉丁海灣,風暴正在匯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