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67章 你們這是為難我胖虎

第467章 你們這是為難我胖虎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只要有人出錢,哪怕是卡洛斯的腦袋,也有人敢去取,這是經濟學的客觀規律,不以個人意志改變。

    唯一的問題是,拉文霍德莊園此刻因為參與了希爾布萊德圈地計劃,與卡洛斯處于蜜月期。專業人士請不到,家養死士能力堪憂,卡洛斯一路別說險了,連驚都算不上就抵達了米奈希爾港。

    人類內部的傾軋對于卡洛斯除了惡心之外,根本沒有起到任何的作用,人類的高端戰斗力大多投(身sh n)聯盟,在前線與獸人戰斗,後方的家伙素質真的堪憂。一路上連一起像樣的刺殺都沒有,更多的簡直是連鬧劇都不如的蹩腳戲。

    唯一像樣的一次戰斗,還是因為一伙豺狼人半夜偷馬,驚擾了卡洛斯,于是被兩千多號猛男包了個圓。

    除此之外,也無風雨也無晴。

    但是一直到進入米奈希爾港,卡洛斯才發現自己真是NA?VE。

    之前出手的都是腦子有恙的小角色,是踫運氣的渣渣,真正的大佬殺人是不用刀的。

    卡洛斯明白洛丹倫的家伙們在怕什麼,在矛盾什麼,在糾結什麼,在縱容什麼,在默許什麼,在期待什麼。

    所以他也能原諒戴林.普羅德摩爾實質上的背叛。

    哪怕海軍上將排人來說明了(情q ng)況。

    “壓力太大了,將軍他扛不住了,所以元帥,一個月內我們只能湊出七艘船,三天內只有兩艘船。”

    戰艦一艘頂天了裝三百人,貨船使勁塞也就五百到七百,也就是說卡洛斯手里空有兩萬大軍,要麼繞到走阿拉希過索拉丁之牆,否則就只能帶著一千人不到回南海鎮。

    這未必是泰瑞納斯或者其他人想要對卡洛斯做些什麼,更多的是一種態度的測試,哪怕卡洛斯用船只不夠的理由停留在米奈希爾也無所謂。

    但是態度是相對的,如果真這麼做了,卡洛斯就必須付出相應的代價。

    不想和洛丹倫高層翻臉。

    不是不願意,而是不能,如果現在就進行實質上的內斗,對聯盟來說將是一場災難。

    所以對于北邊的刁難,卡洛斯必須全盤接受。

    現在受多少委屈,將來在談判桌上,就能發多大聲音。

    所以卡洛斯甚至連一天的休息時間都不給自己,直接派人檢查了船只,立刻登船起航,將剩下的人手留在了米奈希爾港休整。

    兵貴精而不在多,卡洛斯帶走的人手只有七百出頭。

    因為權衡利弊之後,卡洛斯找不到老岳父殺自己的理由,也找不到吉恩要殺自己的理由,更想不出達拉然和奎爾薩拉斯要對付自己的理由。

    那麼想對自己不利的人,只剩下希爾布萊德圈地計劃受損的家伙們。

    自己擋了別人的財路,哪怕是國王,那些血虧的家伙也敢拉下馬。

    但是對付這些躺著賺錢的家伙,哪里用得上大軍,七百人足矣。

    懷著這樣的豪(情q ng),卡洛斯在海上愜意的吹著風。

    敬畏,沒錯,就是敬畏。

    那些人尊敬我,因為我是力挽狂瀾的英雄。

    那些人畏懼我,因為我是民心所向的豪杰。

    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很不幸,眼前這光景,七國分立,人類社會分而不裂才是主旋律。

    卡洛斯明白,就憑人類現在的生產力,別扯科技了,魔法也不好使,強行拉扯一個帝國就是找死。

    現在不是二十年後,既沒有亡靈天災的肆虐,也沒有科技魔法的大發展,一次魔法通訊就要耗費幾十上百枚金幣,諸國內部還有大片大片的荒地,還有許許多多野生智慧物種割裂交通。在這種(情q ng)況下,強行統合一個帝國,簡直是紙上談兵地圖開疆。

    索拉丁大帝當時的帝國,核心區域不過一個阿拉西高原,現在的人類版圖是阿拉索帝國時期的五倍還有多。

    所以睿智的人都明白卡洛斯哪怕強行稱帝,也不過是一時的,所以他們期待的是卡洛斯的態度。只要卡洛斯不會挑起人類內部的統合戰爭,卡洛斯可以提出對得起他英雄(身sh n)份的任何條件。

    但是半桶水響叮當的家伙,只知道亂世出豪杰,只知道現在的國王們祖上也不過和自己一樣是個貴族。

    和尚摸得我摸不得?

    所以野心家們準備將卡洛斯豎成一個靶子,一個包藏禍心的梟雄,打倒卡洛斯的人,理所當然的是救世主,一頂王冠對得起救世主的(身sh n)份地位。

    但是這一切,只能發生在從南海鎮到洛丹倫城的路上。

    不管是被卡洛斯擋了財路的人,還是渴望那頂王冠的人,都不可能名正言順的豎旗,因為卡洛斯還是聯盟的代理元帥。

    而且實際(情q ng)況是,只要到了南海鎮,不用兩天時間,奧特蘭克國內的支援就會趕到,那些痴心妄想的野心家根本毫無忌諱。

    所謂的暗殺計劃不過是馬尿灌多了之後妄想而已。

    想到這里,卡洛斯鬼使神差的說出了堪稱即死魔咒的話語︰“誰敢殺我,哈哈哈哈哈!”

    “等等,我為什麼要說這句話?”

    卡洛斯莫名的打了個冷顫,覺得自己可能是冷風吹多了,于是轉(身sh n)返回船艙休息。

    在凱爾達隆,一陣時空扭曲之後,一個矮小的(身sh n)影呻吟著發出一陣哀嘆。

    “我到底做了什麼孽,要來收拾這樣的爛攤子。”

    克羅米閱讀了所能找到的所有死亡印記之後,對于之前的自己們到底干了什麼心里終于有點【嗶】數了。

    “完全看不出這一條世界線哪里有什麼希望啊,之前的我哪里來的自信孤注一擲?收拾這樣的爛攤子還不如回去照顧龍蛋 ,拯救世界什麼的最討厭了。”

    利用在紅玉聖(殿di n)輪值時候吸收的魔力,克羅米輕松的查看了這一條世界線的衍變,然後砸了咂嘴。

    “摩根夫人要分裂自己,奧妮克希亞要提前滲透人類社會,獸人提前大潰敗,人類內部大亂斗。嘖嘖,簡直一團糟啊,這樣的世界怎麼可能抵擋得住燃燒軍團,這樣的世界線有什麼維護的價值。我看你們簡直是為難我克羅米。嗯~~~~~關鍵人物卡洛斯.巴羅夫嗎?真是慘烈的修羅場啊。”

    理清思緒後,懶洋洋的克羅米消失在卡洛斯曾經戰斗過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