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68章 榮耀之路遍布白骨

第468章 榮耀之路遍布白骨

    ();        政治源于生活,政治高于生活,政治就是生活。

    在擁有社會結構的種族當中,政治無處不在。

    什麼朋友多多的敵人少少的,這些只是手段,而不是目的。

    那麼,政治的目的是什麼?

    黨同伐異。

    三個朋友出去玩,我想去吃火鍋,你想去網吧,他想要擼串。

    怎麼辦?

    我對他說,去吃火鍋吧,美團點燒烤外賣好了。

    他同意了。

    我對你說,去吃火鍋吧,吃完了才有力氣通宵。

    你同意了。

    于是我的目的達到了,這就是政治。

    掀桌子容易,多數正確也很簡單,但是後果非常嚴重。

    比如某位不懂人心的呆毛王,踐行了一輩子的大多數正義,最後卻落得眾叛親離的下場,這就是忽略了政治的後果。

    卡洛斯不想這樣,所以妥協與退讓成為了必然的選擇。

    在拿剛才的三朋友舉例,難道因為想去網吧的家伙阻礙了你吃飯,就聯同想擼串的哥們錘爆他嗎?接著再高舉火鍋黨的大旗干翻擼串邪教的叛逆,最後踏著兩人的尸體點個微辣的鴛鴦鍋緬懷逝去的青(春ch n)與友(情q ng)?

    偉人說的好,今天的一小步的退讓是為了明天大踏步的前進。只有懂得妥協與忍讓,才能真正的矢志不渝,只有學會換位思考,才能獲得真正的友(情q ng)。

    卡洛斯坐在馬車里,思緒萬千。

    道理我都懂,但是踏馬德好氣啊!

    聯盟的好男兒在前線拋頭顱灑(熱r )血就是為了這些廢物?

    雖然只有七百人,但是精銳與廢物的差距就如同梟隼比之麻雀。那些別有用心的家伙根本不敢直面卡洛斯的衛隊,于是伐木堵路,推石斷道,各種惡心人。

    並且,預定計劃中前來接應的奧特蘭克軍隊連個影子都沒有見到,也不知道出了什麼變故。

    卡洛斯一氣之下,走下馬車,騎上戰馬,放棄了安逸的通行方式。

    “解開寢具,放倒旌旗,輜重留下,留一個百人隊收攏物資,其他人跟我走!”

    “陛下,您的護衛……”

    “我的耐心不多了,要來就來,不來我不陪他們玩了。”

    大手一揮阻止了克里斯的發言,卡洛斯馬鞭一揚,先行出發。

    老岳父泰瑞納斯的選擇不難理解,甚至都不需要紙面文字的溝通。

    布瑞爾兌換安哈多爾,希爾布萊德地契事件,洛丹倫內部的政治傾軋,有太多太多的理由,足夠那些絕望的貴族亡命一搏。

    想對卡洛斯不利的人很多,但是敢落到實處,並且在這個時間點有能力行事的,只有洛丹倫王國那些即將覆滅的反動貴族。

    泰瑞納斯沒有理由對卡洛斯動殺手,畢竟米奈希爾家族為王也才二世,他的地位實際上也是依靠這場戰爭鞏固的,卡洛斯這個女婿對泰瑞納斯來說,是個非常棒的盟友,尤其是巴羅夫家族在放棄布瑞爾之後,與米奈希爾家族已經沒有了核心沖突點。

    所以卡洛斯非常默契的選擇了順從那些見不得人的貴族潛規則,接受了一切的不公正待遇,帶著幾百號人就回到了洛丹倫。

    刺殺,來啊,擊破我的聖光壁壘啊。

    伏擊,來啊,戰勝我的鋼鐵護衛啊。

    (陰y n)謀,來啊,籠罩我的前後左右啊。

    在道路上用牛糞堆砌一堵矮牆是什麼鬼?小孩子鬧別扭嗎?

    我打不過你,但是我就是要惡心你。

    對于這樣的對手,卡洛斯不想再忍讓了。

    從南海鎮到洛丹倫城,有三條路可走。

    北上奧特蘭克過安哈多爾西進,大約一千兩百公里路程。多山。

    順著大陸過銀松森林東進,大約一千一百公里。多樹。

    返回南海鎮等船,到洛丹倫港口城市轉進,大約七百公里。多事。

    原本最好的選擇是直接乘船一路到洛丹倫沿岸。但是因為信風的問題,現在的海路並不好走,加上安全因素的考慮,所以卡洛斯選擇了在南海鎮下船。

    現在,行進路線成為了一個難題。

    “向北,我們從銀松森林走。”

    心里帶著火氣,卡洛斯決定給某些人一個機會。

    正好看看是頭硬還是刀硬。

    在這場權力風暴的正中心,洛丹倫王城,包括凱爾薩斯與戴林普羅德摩爾在內的所有大人物已經全部到位,所有人都在安靜的等待著卡洛斯的到來。

    至少是表面的安靜。

    人類不是鐵板一塊,高等精靈也不是真正不食人間煙火的好鳥。

    曾經那個為了對抗部落而組建的聯盟,因為可以預見的徹底勝利,已經漸漸從一個軍事組織變成一個政治組織。

    這一次,凱爾薩斯便肩負著他父親阿納斯塔里安交付的任務前來————正式加入聯盟,並且獲得相應的話語權。

    而卡洛斯的父親阿歷克斯則每(日r )忙著與安哈多爾的舊貴族拉關系,忙著與希爾布萊德圈地計劃的受益者秘密協議,忙著與其他的潛在盟友談利益。

    只要計劃成功,奧特蘭克便不再是一個山地小國,而是一個能夠與洛丹倫,與吉爾尼斯並立的強大國度。

    至少從國土面積上看是這樣的。

    每個人仿佛都在享受著勝利帶來的喜悅,每個人都在為卡洛斯歡呼雀躍。

    但是似乎沒有人真的關心卡洛斯什麼時候到來,甚至希望“騎士王卡洛斯”永遠在路上。

    也不難理解。

    聯盟這種龐然大物,勝了敗了都是大麻煩。

    雖然卡洛斯一步又一步的退讓似乎讓大家相信了他沒有發動人類統合戰爭的想法。但是十多萬人的封賞問題……

    想想都頭痛,還是不想了。

    入夜了,泰瑞納斯結束了與最後一位客人的會面,一個人坐在會客室的主座上,不知道在想些什麼。隔了一久,他站了起來走到客座上坐下,望著之前自己的座位,目光有些呆滯。

    “卡洛斯現在在什麼位置。”

    “兩(日r )前,卡洛斯陛下選擇了陸路北上,現在應該已經快要進入銀松森林了。”

    “還有四天嗎?”

    泰瑞納斯揮了揮手讓自己的宮廷總管,同樣也是洛丹倫王國(情q ng)報組織的大頭目出去。

    “真是個了不得的年輕人啊,那頂帝冕,誰不眼紅,可惜你姓巴羅夫,我姓米奈希爾,我們都不是洛薩啊。聰明,聰明,可惜,可惜。”

    又是一陣沉默無言之後,泰瑞納斯雙手撐著副手站了起來。

    “就讓我送你最後一程吧,騎士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