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69章 我即是正義絕不憐惜死在劍下的仇敵

第469章 我即是正義絕不憐惜死在劍下的仇敵

    ();        大勝之後大整肅,大敗之後大清洗。

    自古以來,本來如此。

    戰爭是社會財富再分配的方式之一,但是本(身sh n)是不會創造社會財富的。

    記住了,這里要劃重點。

    所謂的發戰爭財,不過是你搶了別人的東西,獲取的是原本就有的,而不是憑空出現的。

    漫長的人類與獸人戰爭,在死亡的高壓之下,所有人為了生存而無私。

    但是現在,戰爭基本勝利了,民眾還沉浸在聯盟獲勝的喜悅中,智商高人一等的貴族老爺們已經敏感的察覺到風向變了。

    錢啊,罪惡之源啊!

    為了戰勝部落,多少天地被荒置,多少勞力走上戰場,多少物資被征募,多少權力被收繳。

    沒有關系,一切為了活命,只要能趕跑獸人,這些都算不上什麼。

    但是現在獸人被打敗了,是不是能夠把之前捐獻出的一切還給我們了?

    二十萬聯盟大軍,在需要的時候是希望是黎明是夜空中最閃耀的星。

    二十萬聯盟大軍,在不需要的時候,那就是二十萬條窮凶極惡的狼啊!

    貴族領主們還好說,剩下的大頭兵怎麼辦?

    他們要是鬧起來,比獸人還可怕啊。

    尤其是他們的頭狼,那個卡洛斯巴羅夫,趁著希爾布萊德糜爛的機會,卷了多少好處!

    卡洛斯那些收容流民的安置田政策,在其他人眼里就變成了謀取私利的罪大惡極。

    或者說妨礙他們獲利的都是惡敵。

    雖然卡洛斯已經拉一票打一票,盡量不吃獨食,但是最為開發最早的土地,希爾布萊德丘陵這塊蛋糕實在太可口了,被鮮血浸潤的土地該多麼的肥沃啊……

    但是這不是全部,只是個由頭。

    真正的原因還是聯盟的大軍。

    洛薩說到底只是個外來者,早晚要回他的艾爾文森林,當他的暴風城太上皇。但是卡洛斯就不一樣了,是根正苗紅的洛丹倫大陸原住民。

    不能讓這樣一個家伙獲取聯盟的大權,否則其他人就沒有活路了。

    這里的其他人,指的是利益受損的人。

    所以抹黑卡洛斯,成為了這些人的政治正確。

    但是時機不對,在燃燒平原大勝的風頭下,卡洛斯果斷的慫了一把,老老實實北上歸國了,這些人炮制的洛薩(身sh n)亡(陰y n)謀論也就沒了用武之地。

    怎麼辦?

    那個卡洛斯真的來了,大家就沒有活路了!

    既然抹黑不了,那就永遠讓他閉嘴吧。

    可是他很厲害啊?!

    再厲害,還不是靠著(身sh n)邊人,他那麼厲害怎麼不去單挑部落獸人,還要軍隊干嘛?

    好像……有那麼點道理啊。

    一路上我們就給他們添堵,但是不動手,等到他們疲憊不堪的時候,大家抽調人手一擁而上……

    靠譜啊!

    就在這麼一幫紙上軍事家的謀劃下,一出如同鬧劇的弒君(陰y n)謀出爐了。

    距離洛丹倫還有一百公里左右的距離,銀松森林的邊緣地區,參天巨樹已經不多見了,更多的是十多米高的十年二十年生的銀松樹。

    就在這樣一個適合郊游的地方,卡洛斯迎來了真正意義上的敵人。

    “陛下,大概兩千人的樣子。”

    “沒有那麼多,不要光靠眼楮看,還要學會用耳朵听。”

    教訓了克里斯兩句,卡洛斯滿足了裝((逼b )b )的**。

    實際上哪里是靠耳朵听啊,在樹林里,樹葉摩挲的聲音那麼嘈雜,听得見什麼啊。真正令卡洛斯做出判斷的是長久以來在戰場上磨礪出的感覺。

    也就是所謂的第六感,或者稱為迷之自信。

    對人大約一千五的樣子,惡意十足,殺氣欠缺,一幫弱雞。

    “地形不適合沖鋒,下馬作戰。”

    卡洛斯盤算之後,下達了最後的備戰命令。

    然後,在等了快二十分鐘之後,對方還在扭扭捏捏的不想發動進攻。

    敵不動,我動。

    卡洛斯放棄了所有的戰術優勢,一腳踏進敵人提前布置好的陷阱里。

    于是,一場慘絕人寰的大屠殺發生了。

    “克里斯,你說這些人是死士嗎?”

    “回陛下,不知道。”

    “為什麼不知道?”

    “太菜了,判斷不出來。”

    “那你說這些人是土匪嗎?”

    “不像,不專業。”

    “那你說他們是些什麼東西,一千多快兩千人啊,就是一千頭豬,也得抓上一下午吧!沒了,就沒了……”

    “陛下說的是。”

    “算了,不留首級了,挖坑埋了,休息一個小時,然後走人。”

    卡洛斯的敵人佔據了天時地利人和等等等等的所有優勢,唯獨缺少了一點————戰斗力。

    可能他們沒有關注聯盟內部新出版的一本通俗刊物《戰爭玄學》創刊卷上某篇文章吧。

    戰場三大(禁j n)句第一句就是︰我們楞多。

    距離洛丹倫城還有七十公里,卡洛斯停下了腳步安營扎寨,準備養精蓄銳應對最後一段路程。

    侍衛們一夜小心翼翼,然而一夜風平浪靜。

    沒有前來接應的官員,沒有前來襲擊的死士,路過農莊田地,只有收割完後光禿禿的土地。

    有些詭異。

    但是還有什麼比得上和獸人的戰斗,那些強壯的不像話的家伙能把自己埋在亂石堆里潛伏一天一夜埋伏聯盟軍隊,還有什麼更詭異的?

    卡洛斯放開了韁繩,任由馬兒奔馳,在暮色降臨的時刻,終于趕到了洛丹倫城的外圍,高達的城牆(陰y n)影已經出現在了地平線之上。

    “陛下,我們走偏了,城門在那個方位。”

    “你帶路吧。”

    “遵命,我的陛下。”

    順著平整的道路,卡洛斯一行趕在天色徹底放黑之前趕到了城門。

    城門外,篝火透涼,城門口,是兩個中年男人的(身sh n)影。

    “父親……岳父……”

    卡洛斯下馬,將韁繩交給克里斯,獨自一人走上前去。

    阿歷克斯巴羅夫攝政一個王國多年,積威盛重,但是此刻卻跟一個老農夫沒有太大區別,用顫顫巍巍的雙手抱住了兒子。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父子溫存片刻後,泰瑞納斯說話了。

    “來吧,看看我給你準備的禮物。”

    跟隨著泰瑞納斯走進城門,步入甕城,只見老岳父大手一揮,一排軍士舉起火把,在大路兩旁,密密麻麻的十字架上,掛著密密麻麻的尸體。

    “抱歉啊,卡洛斯,在你缺席的(情q ng)況下,我們剛剛通過了《反聯盟戰爭法》,整肅了一批發國難財的蛀蟲。”

    泰瑞納斯語氣溫柔的說著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