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71章 一名優秀NPC的自我修養

第471章 一名優秀NPC的自我修養

    出來混,總是要有點追求的。

    根據不完全統計,99.3%的勇士不是求名就是求利,83.4%的冒險者名利雙求。

    什麼?你問還有0.7%的家伙求些什麼?

    嗯~~~~~~

    你肆布肆沙啊,當然是求命咯。

    真正的大佬會談,往往是三言兩語幾杯酒一盞茶就決定了關乎天下蒼生的大事。

    而一堆“高管”坐在一起的會談,基本就是瞎扯淡,扯上好幾天什麼也決定不了。

    抱歉,口誤,別說決定了,連肯定點什麼都辦不到。

    但是這樣浪費生命消磨時間的會議又不能少,因為參與者會覺得自己受到了重視,這對接下來不給辦實事的添堵有那麼點好處。

    嘖嘖,皿煮。

    所以當七國代價為了新一輪的聯盟軍費分攤問題開始撕((逼b )b )的時候,泰瑞納斯在神游天外,戴林在桌子底下拿匕首在刻木雕,索拉斯閉目養神,吉恩努力的瞪著眼楮試圖展示自己的威嚴,而阿歷克斯.巴羅夫直接把兒子頂了上來自己不知道哪里快活去了,安東尼達斯估計早就習慣了這樣的會議看不出什麼端倪,卡洛斯直接和奧特蘭克的人換了個位置跟凱爾薩斯小聲的吹牛((逼b )b )。

    關于出來混總是要還的這一點,兩人發生了小小的爭執。

    “你百分之八十三點四的數據哪里來的?冒險者名利雙收有什麼錯?為什麼要隱藏(身sh n)份?”

    凱爾薩斯熟練的使用出了三連問。

    “數據是我從一個叫恩基艾的家伙那里買的,冒險者名利不可雙得,因為其他人會眼紅。”

    卡洛斯小聲的對凱爾薩斯解釋道。

    “說服力不足,論據不能充分證明論據。”

    “我給你講,有個叫佐藤和真的家伙,是個職業冒險者……”

    雖然只是兩個年輕人厭煩無意義會談的吹((逼b )b ),但是在有心人眼中,這就是奧特蘭克獲得奎爾薩拉斯支持的鐵證。

    上午的會議結束後,阿歷克斯語重心長的對兒子解釋了一番太靠近高等精靈的好處與壞處,听的卡洛斯一愣一愣的。

    現在人心怎麼這麼復雜?

    但是錯有錯招啊,銀月城科技領先聯盟一百年,多蹭一蹭沒有什麼壞處。

    于是,卡洛斯無視了父親的勸告,果斷的和凱爾薩斯翹了下午的會議,跑洛丹倫高等消費區吃下午茶去咯。

    “對了,凱爾薩斯啊,我有一點疑惑煩惱想要請教你。”

    “請講。”

    “前些(日r )子,我對于聖光的領悟又深入了一些,然後短短一個月之內,(身sh n)高暴漲了二十厘米。嗯……有些困惑啊,這會不會有什麼副作用啊。”

    “正常的現象,听說過法師的奧術強化狀態吧。你的(情q ng)況應該和那個差不多,因為(身sh n)體的容量變大了,但是質量沒有上去,所以多積攢的聖光就把你的(身sh n)體撐大了。你看看野外那些吸收了魔力的野生動物,什麼狼啊熊呀之類,不是一樣會發生這種體型暴漲的(情q ng)況嘛,甚至某些不帶腦子的法師也有。不用在意,回頭多冥想冥想,穩固一下,就好了。”

    “那……能變小一點嗎?之前我二米二的(身sh n)高很滿意也很合適。”

    “嗯……聖光啊,沒什麼研究,要不我送你一條變形項鏈,你自己給自己保持縮小術咯。”

    “謝謝……不用了。”

    吹((逼b )b )聊天比商討軍國要事有意思的多,但是一個是奧特蘭克的國王,即將正式受封的聯盟元帥,一個是奎爾薩拉斯的繼承人,未來的高等精靈之主,永恆的太陽王,這兩個人哪怕是坐一起瞎扯淡,在外人眼里也會是密談。

    既然如此,不談點正事對不起蹲點觀眾的期待啊。

    “能和我講講獸人,談談黑暗之門嗎?對于部落的(情q ng)報,我希望能听听你的意見,光看書面(情q ng)報,不可信。”

    “嗯?!听你這麼說,銀月城準備全面介入與部落的戰爭了?”

    “是的,銀月城內部總算達成共識了。”

    “讓我想一想,該怎麼說。”

    卡洛斯吃了點東西,又喝了口飲品,放下杯子後開始沉思。

    “獸人是個可敬又可畏的種族。獸人的戰士是真的強,哪怕是我,對待每一個獸人戰士都必須全力以赴,任何一點疏忽都可能付出生命的代價。我不知道洛薩爵士在暴風城時候是什麼(情q ng)況,但是從希爾布萊德戰火燃起時算,真的是苦戰。而且部落的那些術士……這個你比我專業,我就不賣弄了。”

    “不,從戰士的角度……”

    卡洛斯擺擺手示意凱爾薩斯不要打斷自己。

    “好的,你繼續。”

    “但是從審訊(情q ng)報來看,獸人的戰斗力斷層有了合理的解釋。”

    “嗯?”

    凱爾薩斯端正了(身sh n)體,古爾丹的事(情q ng)他知道,但是戰斗力斷層什麼的,還是第一次听說,干貨啊!

    “那個叫古爾丹的獸人術士,坑了部落。從獸人戰俘那里,我們得到一個很重要的(情q ng)報,入侵艾澤拉斯的獸人,都服用過惡魔領主的血液,他們稱之為【血之祝福】。而古爾丹的背叛,導致了獸人精神上的疲乏。贏的僥幸啊,獸人撤出希爾布萊德之後,個體戰斗力實質上有所下降,加上士氣的崩潰,才有了之後的勝利。如果是戰爭初期的獸人,南征的二十萬人一個也回不來。”

    “還有這種說法!”

    凱爾薩斯眼楮都瞪圓了,銀月城的(情q ng)報官吃什麼的干活!

    “最重要一點,也是我一力主導戰爭繼續,甚至寧願忍受那麼多猜疑的原因。”

    卡洛斯賣了個關子。

    “請賜教。”

    凱爾薩斯已經認真了起來。

    “獸人不是沒有根基的幽魂,部落也沒有失敗。”

    “什麼意思?”

    “在黑暗之門那一邊,是獸人的故鄉德拉諾。古爾丹還有個老師叫做耐奧祖。入侵我們世界的部落獸人只是德拉諾獸人的一部分。如果獸人願意,可以再次組建更大規模的入侵軍團,一個更加可怕的部落。”

    “但是法…嗯…(情q ng)報分析人員認為獸人不可能再集結如此規模的入侵軍隊了。你看,獸人的科技魔法並不比我們領先。有暴風王國的覆滅在前,獸人對我們也並不陌生。但是他們在最危急的時刻也沒有從德…拉諾?嗯,德拉諾得到支援。所以你看,如果獸人有那個實力,為什麼不把戰爭繼續下去。這不合理。”

    “因為獸人在三線開展。”

    卡洛斯語出驚人。

    “啊!”

    凱爾薩斯第一次失態。

    “這份(情q ng)報的來源沒有佐證,你听我說就是了,當故事听也沒有關系。”

    “您說的話,是值得信任的。”

    凱爾薩斯用上了敬語。

    “獸人在德拉諾,同時與德萊尼人,食人魔高里亞帝國,鴉人帝國,三線開戰,還沒有算上虎人豹人戈隆等不成國度的強大種族。如果加上入侵我們世界的這支部落,實際上是四線開戰。最麻煩的是,根據我的一個鴉人朋友的話說,食人魔高里亞帝國已經快要和獸人妥協了,而鴉人帝國也準備做出退讓同獸人停戰。最慘的是德萊尼人,被獸人打了個措手不及,已經失去了正面對抗的資本。所以你的(情q ng)報官失職了。獸人不僅僅有能力再次入侵,而且,如果,獸人再次來,將更加凶狠更加強大。因為他們不僅可以全力侵略我們的世界,很有可能帶上他們的新盟友。”

    “為什麼(情q ng)報部門一點風都沒有得到?!”

    凱爾薩斯有些不敢置信,法師們抽取記憶的手段還比不上戰士的拷打?

    為什麼銀月城或者說自己對此一無所知!

    “兩個原因。”

    卡洛斯想了想,決定對凱爾薩斯坦誠一點,畢竟他的態度直接影響太陽王阿納斯塔里安的決斷。

    “第一,就是獸人本(身sh n)的原因,氏族部落,酋長以及他們的千夫長百夫長大多戰死,很少有生擒的,地下的大兵文盲居多,問不出什麼有價值的(情q ng)報。想要拼湊出全景,需要大範圍的拷問審訊。說來好笑,獸人語,居然是我們這些前線戰斗的家伙比後方的審訊官學的好。”

    “受教了,還有是什麼?”

    “第二,那幫法師什麼尿(性x ng)……抱歉,我沒有說你。”

    “咳咳,請繼續。”

    “獸人除了帶來災難,也帶來了暗影魔法。術士那一(套t o)魔法體系完全不同于你們高等精靈的奧術魔法,現在人類社會私底下關于術士魔法的研究已經過火了,回頭我就會同安東尼達斯大師談談這個問題。扯遠了,第二,就是法師們抽取記憶抽取的都是什麼人?是獸人術士的。很抱歉,不是我看不起法師,但是在靈魂方面,術士才是行家。”

    “是這樣嗎?!”

    凱爾薩斯細細的品味著卡洛斯的發言,咀嚼著其中的含義。

    “我告訴你這些,不是想要表達什麼,只是想告訴你我的思慮。必須關閉黑暗之門,在我們準備好之前。”

    “嗯?”

    凱爾薩斯覺得自己沒有听懂,卡洛斯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有些人覺得聯盟已經勝利了?沒有,遠遠沒有。暴風王國被摧毀,光靠鐵爐堡我們根本抑制不住獸人可能到來的反撲。所以必須先關閉黑暗之門,割裂獸人入侵我們的通道。然後恢復人類……抱歉,我想你們奎爾薩拉斯沒有興趣在那麼遠的地方建設一塊飛地。所以聯盟必須恢復在艾爾文地區的統治。只有這樣,我們才有反攻倒算的資格和本錢。”

    “反攻倒算?”

    “難道只準獸人打過來,不準我們打過去?只準獸人來搶奪我們的財富,不準我們去德拉諾打擊報復?這不是聯盟的風格。”

    卡洛斯嘴角上挑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