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73章 第二個五年計劃

第473章 第二個五年計劃

    打鐵還得自身硬,奧特蘭克想要發出自己的聲音,光靠卡洛斯身上的戰爭光環是靠不住的。

    所以生產建設成為了新老奧特蘭克人的共同目標。

    獸人的入侵沒有能摧毀人類的社會秩序,卻動搖了貴族領主的統治根基。

    但是卡洛斯完全沒有赤旗千里的想法,一丁點都沒有,在這個魔法繁盛武力高強的社會,強者憑什麼和你屁民談平等,因為信仰還是愛情?

    所以要增強國力,就不能靠社會物質的合理分配,只能靠生產技術的革新。

    萬幸的是,艾澤拉斯世界的人類對于新事物的接受程度遠比卡洛斯預料中的高。

    本來以為會引起極大動蕩的建設兵團,並沒有引起太大的動蕩和反彈。

    因為攝政大公爵阿歷克斯看的很透徹。

    不就是改了個名字嗎?

    把伯爵變成了兵團長。

    把侯爵變成了團長。

    把大大小小的分封掛了個軍餃而已,換湯不換藥。

    有攝政大公爵從中調和,奧特蘭克的新老貴族們也覺得為了這種事和拳頭最大的國王陛下扯淡沒意思。加上南征的奧特蘭克精銳的歸國,所有人都明白了一點————不服,憋著。

    加上反正王室分田地,加入建設兵團好像也沒有什麼差別。

    在沒有遭受真正的苦難前,先這麼著吧。

    于是,因為利益的糾纏,這件事居然就這麼落實下去了。

    卡洛斯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議。

    農業墾荒,人類進行了幾百年,輕車熟路,安哈多爾與希爾布萊德確實是好地方,填平沼澤,鏟石平山,在集體勞作的威力下,大片的耕地開墾出來。同時因為大量軍隊的歸國,卡洛斯根本籌不出一次性獎賞所有將士的獎勵,只能連用很多的荒地很大的勛章和很少的金幣先應付著。

    為了不讓軍隊閑出事情,直接拉出去犁地。

    不要誤會,不是種莊稼的犁地,而是直接大兵團清剿野怪,手動設立安全區。

    奧特蘭克獨特的地形這時候體現出了優越性。

    凱爾達隆,巴羅夫家族的傳統勢力,一切風平浪靜。

    安哈多爾,在完成與米奈希爾家族交接布瑞爾之後,已經屬于卡洛斯,壁爐谷的領主們自己的拓荒都還沒有完成,與奧特蘭克更是相安無事。

    奧特蘭克城,高原雪嶺,原始森林,沒別國什麼事情。

    唯一有事情的還是希爾布萊德。

    奧特蘭克現在五十多萬人口,有二十萬是希爾布萊德難民,這一部分怎麼安置都是個大麻煩,加上吉爾尼斯、洛丹倫與激流堡的貴族們暗中動手腳,情況是真的不穩。

    最麻煩的還是被關押的獸人。

    為了抗戰,希爾布萊德的人民付出了血淚的代價,作為被戰爭傷害的最嚴重的地區,希爾布萊德也是真正的百廢待興。

    但是被打散的獸人逃亡山林,至今都沒有清剿干淨,是不是依然傳出零散獸人襲擊村落的消息。

    這讓大量的人口涌向布倫塔爾以及南海鎮等大型城鎮。

    結果就是荒地還是荒地,而原本就是村鎮的地方不堪重負。

    這與卡洛斯設計的開發藍圖背道而馳。

    不能產生收益的地盤,要來何用,擺著好看?

    沒錯,擺著長草也不給你!

    卡洛斯不是神,也沒有控制人心的超能力,明知道背後有人搞他,卻沒有辦法。

    但是我吃不到你也別想拿!

    于是奧特蘭克的國王大手一揮,使出了藍星美妖的墾荒令,願意去安哈多爾和奧特蘭克墾荒的不僅不收稅,開多少荒地政府還補多少金幣。

    希爾布萊德的地可以荒著,人不能閑著,先分流一部分再說。

    然後,手動哄抬布倫塔爾周邊的地價,放出布倫塔爾要建城的風聲,先騙幾個月再說。

    最後,使出了過路憑條這一招,限制人口流動。

    陰我,來啊,互相傷害啊!

    大戰之後必然有一波嬰兒潮,但是嬰兒只吃飯不干活,除了洛丹倫王國,各國都開始出現青年勞動力緊缺的問題,卡洛斯憑借著前人的經驗先圈了一波人口,理所當然的被其他人算計。

    時間是解決問題的最好良藥。

    要麼問題a拖著拖著就被拖沒了。

    要麼問題a拖著拖著就被拖成了問題b。

    要麼問題a拖著拖著就被拖成了問題a。

    反正原本的問題就消失了。

    而獸人戰俘的處理問題,就從a被拖成了a。

    問題大發了。

    半年的時間說過就過,不知不覺已經快要入夏了。

    隨著半軍事化的管理,奧特蘭克地廣人稀的特點,人地矛盾被生產力的落後與人民龐大的物資需求所取代。

    墾荒持續高效的進行,令奧特蘭克的統治階層對于國王擁有極高的忍耐度。

    預期利好,您愛咋咋是,我們听著。

    而田地中的莊稼,市場里的貨物,令國民也沒了鬧事的想法,畢竟戰爭剛剛遠去,做人還是要知足。

    卡洛斯雄心勃勃的奧特蘭克改造計劃只成功了三分之一,那就是他成功的將奧特蘭克城變成了一個半工廠化半手工業的制造中心。

    與鷹巢山的合作,流水線式樣的高爐煉鐵,極大的刺激了奧特蘭克的經濟。

    矮人不愧是天生的鐵匠,雖然與卡洛斯心中的工業不同,但是用高爐煉鐵,然後人工鍛造的模式依然將金屬制品貼上了奧特蘭克特產的名簽。

    也正是因為這樣,奧特蘭克的墾荒才進行的如此順利。

    並且,大量鐵器的出口,也極大的緩解了卡洛斯干癟的腰包。

    所以對于國王要回凱爾達隆避暑的決定,雖然行政官員們一臉便秘,卻無人提出異議,不是攝政大公爵都沒說話嗎?

    就這樣,卡洛斯的母親詹尼斯帶著小女兒來奧特蘭克城看老公,姐姐回達拉然繼續進修,兩個弟弟被攆去了南海鎮學習航海貿易,整個凱爾達隆,就屬于卡洛斯與嘉麗雅。

    驕奢淫逸,我來啦!

    辛苦這麼久,第一次享受國王假期,卡洛斯感覺爽到飛起。

    然而有時候三次有時候四次的時光總是短暫的。

    抵達凱爾達隆湖心堡還沒有兩周時間,禿兄就帶著三封迷信出現在正在湖邊垂釣的卡洛斯身邊。

    聯盟發生了三件大事。

    第一件,圖拉揚向泰瑞納斯求助,他認為決戰的時機已經到了。

    第二件,吉爾尼斯國內不穩,吉恩.格雷邁恩與國內的實權領主在宴會上公然撕逼。

    第三件,泰瑞納斯準備向聯盟大佬們發出了邀請,再次開大會。

    “很好,你的工作做的非常好。”

    卡洛斯看完,不禁表揚了禿兄。

    情報工作就是這樣,先人一步,步步領先。

    雖然這些消息要不了幾天大家都會知道,但是被動應對和主動布局完全不是一個概念。

    卡洛斯有些惋惜,難得的假期要泡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