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74章 鐵窗淚

第474章 鐵窗淚

    異常魔獸見聞錄最新章節!

    獸人對人類造成了這麼沉痛的傷害,為什麼不把獸人趕盡殺絕?

    這是一個好問題。

    因為不敢,也不能。

    首先明確一點,艾澤拉斯世界是守護巨龍嗦了蒜,守護巨龍不發話,是暗夜精靈充老大。

    暗夜精靈之下,還有各種各樣的牛鬼蛇神,字面意義的。

    牛,不要被某雷霆崖大佬給迷惑了,牛頭人一族,是很強的,符文圖騰的哈繆爾是瑪法里奧的同門師兄弟,恐怖圖騰的日常口糧是半人馬,至于血蹄……對不起,差點被被半人馬滅族的血蹄丟了NTR們的臉。

    鬼,各種精怪各種幽靈,幾萬年累計下來的數量可以繞艾澤拉斯赤道好幾十圈,各種靈異事件的始作俑者,弱的弱到喜劇,強的強至逆天。

    蛇,主要指有蛇尾巴的,什麼風蛇娜迦吧啦吧啦的算下來,能佔野怪數量的百分之三十。

    神,這個就不用**叨啦,半神LOA神,哪個都是狠角色。

    舉了這麼一大堆例子,只是想告訴大家,人類頂天了三五百萬的人口,可能還沒有野生的狗頭人多,在艾澤拉斯這麼個智慧生物種類超級多的世界,種族口碑是個很重要的東西。

    而獸人俘虜有多少?

    在押的就已經超過二十萬,野外逃竄的另外算,南邊的戰爭還在打,你要國王們怎麼辦?

    殺是不能殺的,至少不能明面上搞大屠殺的,萬一激起了這些獸人戰俘拼死抵抗的心,只要有二十分之一的獸人俘虜選擇用生命給人類添堵,對于洛丹倫大陸就是一場天大的災難。

    而且殺俘這個決定,誰來下?

    整天叫囂著把獸人斬盡殺絕的基本都是屁民,說話過口不過心,嚷嚷著痛快了,具體怎麼辦,你問我我問誰。

    真的面臨拍板做決定的場面,有話語權的誰也不願意帶上屠夫這頂帽子。

    包括卡洛斯。

    在戰場上殺獸人是英雄,在屠宰場殺獸人就只能是劊子手。

    別看那些嚷嚷的最凶的人一副憂國憂民的樣子,讓他們動手,怕是刀都拿不穩。

    就是二十萬頭豬,也要殺上半年啊。

    更何況,一個很客觀的現實————獸人失敗了,但是沒有徹底失敗。

    為了將戰爭繼續下去,在卡洛斯的主導宣傳下,聯盟的子民都已經知道,在黑暗之門的另一邊,是一個叫德拉諾的世界,還有許許多多窮凶極惡的獸人隨時準備沖出來搶錢搶了搶地盤。

    任何事情都分正反兩面,這樣的宣傳固然有利于堅定聯盟抗戰的決心,卻也分化了聯盟內部對于獸人的認知。

    獸人如此強大,這些俘虜可以留著當做談判的籌碼。

    獸人如此強大,能殺趕快殺,殺一個少一個,必須持之以恆的進行削弱。

    你說誰對誰錯?

    沒有對錯。

    所以對于獸人俘虜的安置,就成了老大難問題。

    目前有超過十萬的獸人被集中安置在希爾布萊德北邊的山谷里,超過四萬的聯盟軍隊把守著。剩下十萬,有五萬在圖拉揚那邊,由南征軍隊和鐵爐堡看管,剩下五萬,則零零碎碎的分散在地方領主手里。

    誰抓住誰看管,在大佬們沒有想出妥善的處置方法之前,先這麼著吧。

    本來大家都這樣,領主們也沒有什麼好抱怨的,無非就是花錢修牢房唄。

    但是卡洛斯要求國內的貴族領主將收押的獸人送到奧特蘭克城集中管制的命令,成為火花再次引爆這個敏感話題。

    大家不干了。

    您看,奧特蘭克的卡王都知道為手下人著想,主動辦事吧啦吧啦,王上,我們的獸人俘虜是不是也給收了啊?

    卡洛斯不知道自己的命令會給其他國王帶來什麼樣的壓力,但是他很想試一試赤色黎明式的洗腦大法是否對獸人有效。

    反正奧特蘭克全部的獸人俘虜加起來不過兩萬,在主力軍隊歸國的情況下,根本不虛獸人俘虜暴動。真暴動了多好,奧特蘭克山脈這地形,也沒有什麼能給獸人破壞的,軍隊拉出來一波烏拉沖鋒,什麼問題都解決了。

    不能再想了,再想卡洛斯怕自己忍不住要誘使獸人暴動了。

    勞動改造和勞動教養是我卡對待社會過失分子的基本處置。

    將獸人集中起來,發斧頭鋤頭,給我黑森林伐木割草去,給我碎石曠野清理天地去,給我礦山隧道挖礦去。

    奧特蘭克國立騎士團不怕你獸人有想法,就怕你不干活。

    區別對待,扶持親善,反思罪行,思想匯報。

    因為卡洛斯手下有斯巴達克斯這麼一號獸人的存在,令獸人改造工作的進程加快不少。

    曾經為艾登站台的獸人劍聖依靠自己的毅力發現了邪能對心智的影響,並且被聖光灌腸之後,詭異我教,成為了現身說法的好例子。

    在人類社會,一直帶著鐵面具大風衣隱藏身份的獸人劍聖進了集中營,摘下面具對著驚詫的獸人俘虜就是一通友情破顏拳。

    先打了再說。

    “廢物,飯桶,你們丟盡了獸人的榮光,你們辱沒了先祖的威名!”

    “你才是叛徒,人類的走狗!”

    “那麼你們是什麼?被殺戮欲望控制的獸渣?豬狗不如。”

    能動拳頭就不要**,本來就吃不飽穿不暖的戰俘那里是劍聖的對手,在斯巴達克斯的鐵拳之下,整個營地哀嚎遍地。

    一頓霸王拳,戰俘營內的獸人政治生態就清晰可見了,把眼神犀利的刺頭挑選出來,剩下就是相對“溫順”的獸人了。

    很好,晚飯每個“良民”多一口。

    將刺頭們挑選出來帶走,先給菜鳥聖騎士們聯系聖光灌腸大法,驅散惡魔之血對他們的影響,再由斯巴達克斯一個個去談心,談談往日的榮光,談談霜火嶺的雪,談談納格蘭的青青大草原,談談塔布羊的滋味,談談故鄉的原風景。

    等到確定這些獸人死硬分子的理性開始回歸,再集中起來開大會。

    以前的獸人,是什麼樣子的,現在的獸人,是個什麼鬼樣子,看看你們的綠皮,看看你們沾滿血腥的雙手。

    在魔法幻燈片的映射下,獸人們的罪行栩栩如生。

    有些記錄是真實的,但是更多的是擺拍,獸人部落罪惡滔天的時候,卡洛斯也不過是聯盟一個苦逼將領,哪有那麼多法師去修行記錄法術。

    越是驕傲的獸人,感觸越是深刻。

    我,都干了些什麼?!

    一但一個獸人開始思考這個問題,就說明他開始擺脫邪能的控制。

    訴苦大會,甩鍋大會,一大群三大五粗的獸人哭鼻子抹眼淚,場面好不壯觀。

    把鍋甩給古爾丹和耐奧祖,甩給奧格瑞姆和氏族長老,心里舒服了屁股就歪了。

    將改造成功的送回戰俘營,將死硬分子做成標本立威,被卡洛斯命名為奧斯維辛的獸人改造營將迎來下一批戰俘。

    我不殺人,我誅心。

    卡洛斯簡單的吩咐了幾句,便不再過多關注這些獸人俘虜,準備啟程前往達拉然,準備應付下一個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