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196章 沒有人能在我的BGM里擊敗我

第196章 沒有人能在我的BGM里擊敗我

    天才壹秒住,檳 ┘ 市 f。只有長殘了的小鮮肉,沒有叫錯了的名字。

    在艾澤拉斯,名分是個挺重要的玩意兒。

    比如白銀之手騎士團啦,比如聖光棍騎士團啦,比如詛咒教派啦,比如暮光之錘什麼。

    你想拉人入教,好歹先得發展下線,逢人就問一句,你知道安利嗎?

    對吧。

    王教國立騎士團,這個最早是為了和奧特蘭克國立騎士團分庭抗禮而組建的帶有明顯王黨印記的暴力組織,從名字就能知道它的性質。

    王教,說明它是國王的私軍;國立,說明它的物資糧餉的籌措是由奧特蘭克王國來運作;騎士團,說明它是有編制的,加入它能混成貴族或者只有貴族騎士才能加入它。

    簡單的從名字分析,就能知道王教國立騎士團是一只忠誠大于實力的保王黨武裝勢力。

    沒錯,就是傳說中的朝廷鷹犬,馮錫範馬寧兒一流的最愛。

    事實也是如此。

    這只成立不過半年的騎士團,忠誠有了,但是能力實在不咋地,而花錢買來的忠誠實在太過沉重。在得知奧特蘭克國立騎士團基本完成收編之後,卡洛斯覺得王教國立騎士團的使命已經可以結束了。

    但是你粗暴的解散它,那麼多靠它吃飯的人還不鬧翻天?

    所以改組才是最優選項。

    怎麼改?

    卡洛斯一顆迦忌盞惱 暝甓 話病br />
    初步穩固了自己權勢的卡洛斯終于可以走出這一步了,立聖光教會為國教,該騎士團為王立。

    在戰亂不休的艾澤拉斯,一只名為王立國教騎士團的組織出現了。

    hell sing。

    這個新生的組織,從名字上就能看出端倪。雖然從中文看,就是顛倒了兩個字的順序,但是它的性質已經與之前有了天壤之別。

    首先,它是王立的,是國王私軍,除了卡洛斯。沒有人能對它指手畫腳;其次,加入者必須信奉國教,也就是說這只新軍帶有宗教色彩,可以稱自己為教團了。

    為了國王。教團需要你消滅那個敵人,聖光在上,eimen!

    這台詞想想就帶感有木有。

    而且因為改制,王立國教騎士團完美的解決了和奧特蘭克國立騎士團的屬性沖突和作用重疊的問題。

    比如亨利謝特,之前因為他是奧特蘭克國立騎士團的大騎士。所以他因為忠誠誓言,是不可能加入另外的騎士團的,所以雖然很想繼續向國王靠攏,卻始終只能游離在王教國立騎士團之外。

    因為王教國立騎士團是個軍事組織。

    然而現在,在身為奧特蘭克國立騎士團的大騎士這個事實基礎上,亨利謝特可以無所顧忌的加入改制後的王立國教騎士團,成為護教騎士了。

    因果王立國教騎士團是個宗教組織。

    這種人員的重疊,既保證了王教國立騎士團的成員素質,又加強了卡洛斯對于奧特蘭克國立騎士團的控制,更重要的是能夠把光有忠心沒有能力的家伙送到基層去再鍛煉。一舉三得贊不贊!

    想想都帶感,卡洛斯覺得自己是個天才。

    唯一的問題就是改制之後,自己可以繼續兼任團長,但是大主教哪里去找。

    一不小心,自己都快混成聖光導師了,到哪里去找一個自己看得上眼,又有能力的牧師來擔任大主教?

    圖拉揚很不錯的樣子,可惜別人前途遠大,不能這麼坑朋友。

    而奧特蘭克國內,民風彪悍。那幫子牧師更善于拳說而不是勸說,還是算了。

    雖然卡洛斯並不願意過早的和阿隆索斯法奧大主教見面,但是你卡洛斯好歹還在白銀之手騎士團掛職,而且有求于人。所以在處理了一些比較急的事物之後,很久沒有帶上鐵王冠的卡洛斯終于脫下戰甲,穿上華服,帶領著鮮衣怒馬的狗腿子們大搖大擺的開進了斯坦索姆城。

    “我的孩子,見到你在聖光之路上取得如此輝煌的成就,我發自真心的為你高興。尤其你還為聯盟帶來了奎爾薩拉斯的友誼。”

    阿隆索斯法奧溫和的笑著擁抱了卡洛斯。

    卡洛斯為什麼不願意見大主教阿隆索斯法奧?

    因為佔這種真正的老好人便宜。會有罪惡感。

    因為紅眼病哪里都不會少。

    因為在信仰面前,人人平等,即使你是個平民,以聖光的名義,也能在教堂里向國王發起詰難。

    雖然卡洛斯擁有事後報復的權利和能力,但是當著這麼多人,還是得要點臉。

    所以看著那些躍躍欲試的小年輕們或者崇拜自己,或者試圖挑戰自己一舉成名,卡洛斯左邊眼皮有些跳。

    “但是大主教,懂得越多,迷惑越大,在您面前,我永遠是個迷途的孩子。”

    卡洛斯單膝跪地親吻了阿隆索斯法奧的手背。

    “哦,好孩子,你一路上辛苦了。”

    阿隆索斯法奧慈祥的看著謙卑的卡洛斯,然後扶起了他,接著親吻了自己手上的戒指,接著在鐵王冠上點了下。

    不懂的人看的稀里糊涂,懂的人躁動了起來。

    “大主教閣下,您怎麼能接受這樣分裂騎士團的行為?白銀之手不能容忍分裂,即使他是個國王,即使他是個初代聖騎士,這是赤裸裸的背叛!”

    “法奧大主教,您不能接受這個……”

    話說一半,理智阻止了反對者說出竊國者三個字,然而那激憤的神情已經說明了一切。

    “大主教!”

    ……

    “你們不是我,為什麼知道我不能?”

    阿隆索斯法奧即使失望懊惱,依然帶著溫和的微笑,只有略微暗淡的目光顯示出他的不滿。

    隨著聖騎士在戰場上的活躍和突出表現,白銀之手騎士團的地位水漲船高,他阿隆索斯法奧的地位也越發重要。但是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白銀之手的成分也復雜起來,泰瑞納斯作為國王領主,自然不會放任白銀之手獨立于洛丹倫王國之內。滲透控制是必然的舉措,阿隆索斯法奧沒有立場和理由阻止。

    但是國難當頭,人類處在身死存亡之際,對一位為了聯盟出生入死並且戰功卓越的王者橫加指責。這不是大主教能容忍的。

    “卡洛斯陛下,作為長者,我接受您的敬意,作為王者,也請您接受我的尊敬。您為聯盟。為人類所作出的突出貢獻,任何正直者都不會忽視。”

    阿隆索斯法奧說完,後退了兩步,彎下了腰桿,對著卡洛斯鞠了一躬。

    卡洛斯忍住了攙扶阿隆索斯法奧的想法,坦然接受了這一禮。

    “任何為了聯盟而戰,為了聖光而戰的勇士,都當得起聖騎士的稱號。所以,王立國教騎士團的組建,我沒有意見反對。”

    阿隆索斯法奧說完。揮灑了一道聖光在卡洛斯身上,獻上自己的祝福。

    好機會,別有用心者似乎發現了什麼,說著場面話,也獻上了自己的祝福。

    聖光雖然能夠治愈傷病,但是聖光能量歸根結底還是一種高質量的能量,一個人的承受能力是有極限的。

    看著在場大量聖騎士和聖職者紛紛為卡洛斯獻上祝福,阿隆索斯法奧欣慰了不到片刻就換上了驚恐的神色。

    這是謀殺!

    不知情者和卡洛斯的屬下被氣氛感染,也獻上了自己的祝福,在場最少五百名以上的聖光使用者的祝福。在斯坦索姆大教堂內匯聚成了一片聖光的海洋,濃郁的聖光之力透過天頂沖上雲霄,遠在壁爐谷的居民都能看到,視者紛紛贊美聖光。瞻仰奇觀。

    “大主教,請不要為我擔憂,祝福既是考驗,吾願意再次接受心之試煉。”

    卡洛斯阻止了阿隆索斯法奧的干預,張開自己獨特的翡翠之翼,浮上半空。置身于磅礡聖光風暴中。

    如同汪洋大海中的一片綠葉。

    然而片刻之後,卡洛斯露出了自信的微笑。

    灑家都開始研究聖光螺旋丸的擬態使用方法了,你們這幫學習著我編撰的教材,還只會神聖震擊的渣渣也想陰我?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奧特蘭克想要發展就不能游離于聯盟之外,王立國教騎士團想要發展就必須取得白銀之手的諒解,得到阿隆索斯的許可。

    名分即使助力,也是約束和桎梏,你想要從規則中受益,就必須遵守規則。

    忍住了發飆的想法,卡洛斯放棄了反擊,只是展示著自己的聖光之道。

    揮灑出的翡翠星光組成一道堅固的堤壩,在聖光之潮的沖擊下捍衛著卡洛斯的身體和心靈。

    虧大了,沒有合適的載體,自己根本容納不下這些聖光之力的十分之一。

    卡洛斯再一次接受心靈拷問之後,回過神來,感受著周圍濃郁的聖光之力,心痛之余還非常肉痛。

    自己一身裝逼套,武器也就是普通的裝飾劍,根本容納不了這磅礡的聖光。這樣的人造奇跡,運用得宜的話,完全能夠聖化出一件史詩級別的裝備,難道就這樣浪費了?

    奧金斧啊,我對不起你……

    卡洛斯哀嘆了一聲,發現沒有合適的載體,無奈的將整個斯坦索姆大教堂作為載體,進行聖化了。

    曾經有一把極品裝備掉落我的腳下,我卻發現背包滿了。

    抱著這樣的痛苦,卡洛斯開始引導著人工神跡。

    因為在感悟聖光之道上面的差距,有人錯誤的以為卡洛斯分流眾人聚集起來的聖光之力是支撐不住了,于是忍不住加了一把力。

    哼,天真。

    卡洛斯不知道,聖光共鳴之下,自己的淺層思維會被傳播開。

    于是,所有人都隱約的听見了卡洛斯腦內補完的歌聲。

    和諧你全家是什麼鬼?(未完待續。)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