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197章 覺得我的對手菜,只是因為你沒有站在我的對立面

第197章 覺得我的對手菜,只是因為你沒有站在我的對立面

    天才壹秒住,檳 ┘ 市 f。凱爾薩斯使用奧的眼楮,關注著戰場的動向,享受著執掌權力的喜悅。【愛書屋】

    不滅的火鳥翱翔天際,噴涂著灼熱的火息,灑下毀滅的橙光,所到之處,所向披靡。

    然而淡淡的不安縈繞在凱爾薩斯心頭。

    為什麼只有巨魔,獸人呢?獸人哪里去了?

    因為砍伐樹木建造攻城器械,祖金在獲得了進攻主動權的同時,也向高等精靈敞開了自己頭頂的天空。

    但是祖金並不畏懼天空中那只火鳥,他祖金是祖阿曼土生土長的本地人,有一百種方法能弄死那只掉毛的奧。

    奧,凱爾薩斯的寵物,不死不滅的火焰之鳥,通暢被人們稱為鳳凰。

    隔著遙遠的距離,凱爾薩斯通過奧的眼楮和祖金對視著,但是最後凱爾薩斯還是放棄了沖祖金噴上一口的想法。

    因為凱爾薩斯發現自己已經快焦頭爛額了。

    指揮兩萬人的大軍和率領一只二十人的探險小隊完全不是一個概念。

    即使凱爾薩斯天資聰穎,然而經驗不足就是經驗不足。即使凱爾薩斯保持著身上的急速思維魔法,海量的信息和繁雜的事態變化依然讓凱爾薩斯感受到疲憊不斷的從心底涌出。

    奎爾多雷的精靈王子實在是太想贏了,太想漂漂亮亮的贏得這場勝利了。所以背負了太多不該背負的東西。打仗哪里有不死人的,勝利哪里有不用性命去堆砌的。然而凱爾薩斯在履行統帥職能的同時,還將自己當做一個魔導師在使用,雙倍的精力和心力就損耗在了戰場上。

    “王子殿下,已經查明了,巨魔了秘密武器是縛靈尸。”

    大法師阿斯塔洛作為凱爾薩斯的屬下,將調查結果匯報給王子殿下,臉上卻一點喜悅和自豪都沒有。

    縛靈尸,一種邪惡的巫毒法術和妖術相結合的詭異產物。

    制作一具縛靈尸,首先需要將一個強壯的巨魔在最歡愉的時刻用儀祭匕首刺入心髒殺死。然後抽出靈魂,再束縛在自己的尸體上;然後用暗影與神靈之力強化靈魂,用各種材料強化肉身;最後,在妖術師的妖術下。完成對縛靈的固化和支配。

    就這樣,這個被獻祭的巨魔從自己的主人變成了自己肉身的駕駛員。

    “數量有多少。”

    凱爾薩斯用平淡的語氣問道。

    雖然巨魔肆虐,從初步的統計結果來看,至少有三萬平民在這場災難中遇害,但是奎爾多雷精靈立國的根基是太陽井。【愛書屋】奎爾薩拉斯的精華在銀月城。

    雖然凱爾薩斯也為同胞遇難感到悲傷,但是真相很殘忍,那就是這些居住在永歌森林中的子民死去,並不會動搖逐日者家族的統治地位。

    所以凱爾薩斯的眼里只有軍功,渴望的也只有軍功,他恨不得代替所有士兵去戰斗,因為他想要一個毫無瑕疵的勝利。

    巨魔在凱爾薩斯眼中,就是一具具的尸體,他擔憂的是那些失去蹤跡的獸人。

    那些綠皮的家伙哪里去了?

    “王子殿下,我建議暫停魔導師軍團對于前行的魔法支援。將說有魔導師集中使用。巨魔砍伐樹木建造投石車之類的攻城器械可能是個幌子,他們的真實目的極有可能是縛靈魔像。”

    阿斯塔洛給出了自己的建議和意見。

    但是凱爾薩斯搖了搖頭。

    “縛靈尸,贊達拉的小花招。早在天崩地裂之前,卡多雷帝國時期,那些贊達拉巨魔就在研究這些妖術。一萬年過去了,這些巨魔的殺手 依然是這些小花招,我們又有什麼好害怕的。讓奧術傀儡兵團準備好就行,魔導師兵團繼續清剿巨魔。”

    “遵命,王子殿下。但是作為您的顧問,我不得不提醒您。奧術傀儡的實戰應用測試並沒有完全完成。”

    阿斯塔洛盡職的的提醒道。

    “實戰測試,自然要在戰場上進行,下去準備吧。”

    “是的,王子殿下。”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祖阿曼的阿曼尼巨魔根本無法同凱爾薩斯的大軍對抗。如果不是怕損傷太大,以及嚇跑了巨魔,凱爾薩斯更傾向于平推過去。

    但是在幾日前的一次戰斗中,那些悍不畏死的綠皮獸人給凱爾薩斯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那些猩紅的眼楮透露著瘋狂的理智,強壯的身體和精湛的技藝更是令高等精靈損失巨大。

    雖然在雷霆與烈焰之下,那一小只獸人部隊最終逃不過敗亡的命運。

    這些綠色的人型惡魔還是讓凱爾薩斯無法忘卻。

    根據奧蕾莉亞留下的情報。這樣的獸人至少還有三千。而自己統計戰果,只有兩百不到。

    那麼剩下的獸人哪里去了?

    再一次使用陶土佔卜術,依然沒有結果。

    這些天以來,凱爾薩斯已經使用了包括時光夢游、鮮血預知在內的一系列危險法術,依然無法洞穿籠罩在奎爾薩拉斯上方的暗影,而普通的預言系法術則根本得不到回應。

    凱爾薩斯發現隨著符文石被破壞,太陽井的恩澤傳播到自己這里的時候,已經極大的弱化,而且似乎有人運用了些什麼手段,阻撓著奎爾薩拉斯境內的佔卜預知。

    “沒有關系,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任何陰謀詭計最終都只能成為笑話。”

    凱爾薩斯如此寬慰自己。

    森林中,屬下不斷向祖金匯報著戰況,讓巨魔的英雄統領,祖阿曼的無冕之王忍不住心生怨恨。

    一方面,是怨恨這些長耳朵精靈的殘暴。

    另一方面,也怨恨這個世界的不公。

    明明都已經打穿了整個永歌森林,明明已經將精靈的尸體堆的如同山一樣高,為什麼他們還有那麼多的部隊,還有那麼多的精銳。

    祖金痛恨精靈,痛恨人類,痛恨魔法,甚至痛恨他的獸人盟友。

    為什麼準備了這麼久,還沒有發作,這些獸人到底在干什麼?

    按照約定,獸人應該在兩天前就完成了迂回,從側翼夾擊精靈的軍隊,但是人呢?那些獸人人呢?

    雖然腦內思緒萬千,祖金的聲音卻依然沉穩。

    “告訴阿曼尼的子民們,堅持下去,勝利終將屬于祖阿曼,屬于我們巨魔。”

    “那縛靈尸……”

    “如果情況緊急,就使用吧。”

    祖金思考片刻,做出了決斷。

    而距離祖金六百里外的地方,科拉馬爾正恭敬的站在赤波恩裂蹄牛屠殺者面前。

    “赤波恩大人,我們這樣舍棄了巨魔盟友真的好嗎?”

    科拉馬爾有些猶豫的問道,那些巨魔給科拉馬爾留下的印象還不錯。

    “你是部落的督軍,不是巨魔的打手。”

    赤波恩取下水袋喝了一口,然後平靜的看著科拉馬爾。

    “但是赤波恩大人,我們這樣做,不是背棄盟友了嗎?”

    佐格什直接問了出來,屁股上又挨了科拉馬爾一腳。

    “獸人的盟友從來都只有另一個獸人。”赤波恩裂蹄牛屠殺者淡定的說著,“等攻陷了銀月城,我們會回頭去救他們的。”(未完待續。)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