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75章 特瑞絲小三葉奈法碧池

第475章 特瑞絲小三葉奈法碧池

    異常魔獸見聞錄最新章節!

    物以稀為貴,比如高貴。

    即使是按照當年的卡多雷帝國或者現如今的銀月城來當例子,施法者也是鳳毛麟角的存在。

    哪怕把法師、德魯伊、薩滿什麼的統統加起來,施法者依然是稀有人種,加上聖騎士和牧師也不過數量翻倍,翻不起天。

    對于一靠天賦,二靠導師,三吃資源,四看臉的施法者來說,晉升之路同樣荊棘滿布,就算你是達拉然逼格第一人也沒用。

    在這樣的大環境下,術士的崛起其實是各個智慧族群必然的抉擇。

    力量不分貴賤,就如同刀劍無論善惡,最關鍵的是使用的人。

    因為卡洛斯在背後的推波助瀾,一個新興的施法者群體正在暗處積蓄著自己的力量,試圖發出自己的聲音。

    但是這不好,真的不好,無論對卡洛斯還是聯盟,甚至是術士本身,都很不好。

    因為得來的太容易,所以不夠珍惜。

    一個法師,即使是克爾甦加德這樣的天才法師,也是當了兩年學徒,五年初級法師,四年高級法師,最後才混成大法師。而吉安娜這樣的天才魔法少女,哪怕有個聯盟大佬的爹,有個達拉然大佬的師父,還不是頂著中級法師的名頭幫人免費附魔沖技能。

    再看看達拉然的魔法學徒死亡率,看看各級法師的數量佔比。

    在鮮亮的奧術光輝之下,是尸骨與鮮血的現實————法師之路,富貴在命,生死由天。

    多少懷揣著飛天夢想的少年被靠譜的導師告知︰你的魔法天賦有限,中級法師已經是你人生的頂點。

    多少夢想著出人頭地的少女被無良的法師欺騙︰要想學得會,得跟師傅睡,睡完做實驗,從此不想見。

    又有多少富翁權貴被會兩手戲法的三流騙子騙的傷筋動骨妻離子散,只因為魔法的光芒太過耀眼。

    在這一切的背後,除了魔法的強大與神奇,還有一個被刻意忽視的事實。

    想要踏上魔法之路,代價高昂不提,門檻也是通天。

    簡單的說,能成為大法師的那一小嘬人,哪怕不修行魔法,也能靠天賦吃飯,在其他領域成為佼佼者。

    大法師之所以是大法師,不是因為他們比中級法師勤奮好學,而是因為他們擁有遠超眾生的天賦。

    天生的,羨慕不來。

    然而術士,術士就不一樣。

    術士的力量從本質上講就是一出買賣。

    與暗影交易,與惡魔交易,與自己的靈魂做交易。

    卡洛斯雖然是聖光的使用者,但是他並不反感陰影的力量,或者說卡洛斯是聖光與暗影兩位一體學說的擁躉者。

    所以對于術士,卡洛斯非但沒有偏見,反而還有心幫扶一把。

    畢竟艾澤拉斯真正的敵人實在太過強大,每一份戰力都是如此寶貴。

    但是他太高看自己了,也小看了人心。

    與暗影做交易,不過是與內心的陰暗做斗爭。

    燃燒靈魂,也只是施法者換取力量的手段。

    但是與惡魔做交易,簡直是與虎謀皮。

    這個堅決不能忍。

    古爾丹的出賣,來的倉促,來的突然,所以希爾布萊德大潰敗後,聯盟繳獲了大量獸人術士的法器與典籍。

    在封存了一批危險品後,卡洛斯果斷的向達拉然示好,讓出了一部分戰利品。在達成默契之後,卡洛斯更是近乎公開的出售獸人的法器。

    並且,卡洛斯還附贈了一部分自己的研究心得。

    但是,卡洛斯小看了貪欲對人心的影響。

    多少魔法學徒為了享受片刻的力量投入暗影的懷抱,多少法師為了更大的權力與榮耀踏上了玩弄靈魂的不規路,多少普通人為了成為“法爺”而涉足力量的深淵。

    在這背後,是惡魔的低語,是扭曲虛空的狂歡,是燃燒軍團的盛宴。

    失去艾格文與麥迪文兩母子之後,提瑞斯法議會也已經是個空殼子,人類實際上已經失去了制約惡魔的殺手 。

    僅僅不到一年的時間,肯瑞托可以確定的惡魔入侵事件數量已經超過了之前二十年的總和。

    這說明什麼?

    這說明術士這個群體沒有如同卡洛斯設想的那樣滿足于暗影與烈焰,他/她們將手與惡魔握到了一起。

    在前往達拉然之前,卡洛斯僅僅是覺得出了麻煩。直到與阿隆索斯.法奧見面之後,卡洛斯才明白即將面對的是多大的麻煩。

    捅破天了。

    血祭,惡魔崇拜,失蹤孩童,滿門滅口……

    已經有足夠的證據說明獸人的法術是多麼的邪惡,研習這些法術的術士是多麼的危險。

    邀請卡洛斯來參加這場會議,達拉然看重的不是他奧特蘭克國王的身份,而是他聖騎士的威嚴。

    肯瑞托邀請阿隆索斯.法奧參與這場滅法運動,奧術與聖光準備聯合起來熄滅暗影烈焰。

    白銀之手騎士團與達拉然法師執行者將聯手剿滅所有的術士。

    以及術士背後的惡魔主子。

    在卡洛斯的記憶中,拼一條世界線,安東尼達斯對術士的反攻倒算是在五年之後,那時候達拉然已經對術士的法師,對獸人的戲法有了充足的研究,達拉然對于術士的忍耐也到了極限,六人議會受夠了新晉者的叫囂,才有了那一次席卷整個東部王國的大清洗。

    但是現在,短短一年的時間,術士們已經弄到天怒人怨的地步,連阿隆索斯.法奧和聖光的捍衛者們都站了出來,在前線進行著圍剿部落的最後戰役時,後方也要開展對術士的戰爭……

    是我做錯了嗎?

    卡洛斯忍不住陷入了沉思。

    放任暗影法術的擴散,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錯了。

    對軍團的恐懼是不是迷惑了自己的心智。

    到底是自己高估了人心還是人性本就如此。

    一樁樁一件件有據可查的血案,各種殘忍的復仇手法,為了力量出賣自己的靈魂還不夠,父母的,兄弟姐妹的,妻兒子女的。

    在鐵證面前,卡洛斯覺得自己可能真的錯了。

    游戲中的術士和真實的術士,絕對不是一個玩意兒。

    在游戲中,術士只是使用暗影力量的施法者,是黑暗之中的救贖者,意志與靈魂屬于諸多奈非天。

    但是在艾澤拉斯,痴迷于暗影力量的大多數都是LOSER,是潘浚 遣桓視謔C艿牡撞恪5閉廡┤甦莆樟α恐 螅  詞潛厝壞難≡瘢 犢慷衲 搶硭比壞某雎貳br />
    被力量迷惑的心智,不明白奉獻,被強大注滿的雙眼,看不到犧牲。

    或許暗影之路沒有錯,但是現在這一批術士,必須被清洗。

    在更多的受害者出現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