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77章 愛的粗體驗

第477章 愛的粗體驗

    異常魔獸見聞錄最新章節!

    作為奧特蘭克國王的王姐,巴羅夫家族的大小姐,安東尼達斯的弟子,達拉然官方認證的中級法師,伊露西亞.巴羅夫是個名人。

    所以有各種各樣的組織邀請她加入是件稀松平常的事情。

    而伊露西亞也明白自己的身份地位,某種程度上充當著散財童女的角色,依靠接濟扶持某些有潛力的個人與組織為巴羅夫家族保持在達拉然內部的影響力。

    所以當她提及女術士集會所的時候,卡洛斯的第一反應是化緣。

    “她們只招攬女性施法者加入,並且聲稱掌握了令女性獲取巨大力量的方式。為了取信于我,還提供了一份魔法陣的布置圖。”

    “嗯,然後呢。”

    “她們小瞧了我,在眼花繚亂的魔網顯露背後,基礎脈絡是明晰的,那是虛空召喚的魔法陣。所以我逐漸疏遠了她們。”

    “虛空召喚……惡魔崇拜?!”

    “不是惡魔,也是其他什麼東西,我們平常敬而遠之的東西。”

    “是這樣嗎,嗯,很重要的情報。”

    “能對你有幫助就好,我會重新接觸她們,有消息再通知你。”

    “你……過的還好嗎?”

    “挺好的,自由的空氣。”

    卡洛斯與伊露西亞的對話充滿了祥和平靜的氣息,卻令卡洛斯感覺心里不太舒服。

    算了,就這樣吧。

    無奈的嘆了口氣,也沒有太多的想法。

    從伊露西亞那里離開,直接向克爾甦加德遞出門貼,晚餐也有了著落。

    畢竟是達拉然法師議會的副議長,安東尼達斯除了痛心疾首的一頓狂噴,並沒有對克爾甦加德做出實質上的懲罰。而一肚子不痛快的克爾甦加德則直接給自己放了假,窩在家里罷工,他相信要不了幾天,肯瑞托就得求自己上班。

    現在的克爾甦加德,依然是那個求知欲旺盛的大法師,既不偏執也不瘋狂,交往起來非常的棒。

    嘉麗雅被克爾甦加德充滿實用主義魔法氣息的豪宅震驚了,什麼魔法感應自動門,什麼恆溫壁爐,什麼自動書記人偶,還有後院的紫羅蘭永恆花園,以及在貓薄荷叢中打滾的貓咪。

    哪怕嘉麗雅出生洛丹倫王族,見慣了人間的奢華,卻沒有見識過這種屬于大法師的奢華。

    “這一只叫珀匹滋,這只叫皮皮妹,怎麼樣,乖巧吧,都是好貓咪啊。”

    “嗯,好可愛的,哪怕這樣,這樣,還有這樣,都不會生氣,真是可愛的貓咪。”

    因為卡洛斯有意的縱容,以及父親阿歷克斯的刻意放養,年輕的嘉麗雅並沒有察覺出巴羅夫家族的人在淡化自己的政治屬性,反而認為是丈夫與公公的寵愛,婚後生活少女心爆炸,已經快將父親泰瑞納斯的諄諄教誨忘完了。

    這樣也挺好,十多歲的少女,就該過完花季雨季的生活。

    見嘉麗雅沉迷擼貓不可自拔,卡洛斯用眼神示意克爾甦加德,咱們談談吧。

    端著紅茶杯子,兩人靠在露台上,克爾甦加德眼楮放光,悄無聲息的啟動了反魔法結界,屏蔽了偷窺的眼楮。

    “無妄之災啊,申請調閱通靈術相關資料我走的正經渠道,現在術士觸及了法師的利益,就拿我開刀,切,真是官僚。”

    “施法者的權利地位嗎?”

    “還能是什麼。以前被自己踩在腳下捏扁搓圓的家伙突然有了叫板的底氣和資格,某些人怕了。”

    身在體制內,克爾甦加德一語中的,道出了達拉然內部傾軋的真相。

    學院派法師對于異見者的打擊,肯瑞托對于自己統治基本盤的鞏固。

    術士犯下的血案只是引子,真正的原因是這些修行術士魔法的人擁有動搖六人議會統治基礎的可能。

    那就是魔法的擴散與傳承。

    術士的魔法並非依靠導師言傳身教,而是來自虛空的饋贈,來自于惡魔的交易,來自燃燒靈魂時的頓悟,不管那一條都與達拉然現有的體制格格不入。

    簡單的說,術士只是依附在達拉然身上的寄生蟲,只消耗物資,不反饋收益。

    最關鍵一點,就是達拉然的統治者們沒有從根源上制約術士的手段————魔法知識的壟斷。

    所以,術士必須死。

    “所以,那些術士作死只是減少了我們的罪惡感而已。本來法師的道德觀就比較淡漠,連我們法師都看不下去,那些術士死有余辜。”

    “我對你們達拉然的破事實在不感興趣,奧特蘭克邊境守衛向我提交了飛天巨兔的目擊報告。”

    “咳咳,那與達拉然……嗯,無關。”

    “好吧,飛天巨兔與達拉然無關,那麼恐怖藍白格子方塊呢。”

    “什麼恐怖什麼藍白格子,我根本不知道什麼方塊,你不要平白無人清白。”

    “好吧,我受邀前來,什麼都不做也不好,有個組織盯上我姐姐,我要殺雞儆猴,給我行個方便。”

    “沒有問題,回頭我給手下人發道信息,他們會配合你的。”

    “謝謝。還有,達拉然真的沒有進行軟泥怪人偶化的研究?”

    “你夠了!”

    縣官不如現管,有些事情安東尼達斯下令會顯得小題大做,最終命令走形,找底層的官僚又會推諉責任,克爾甦加德的地位簡直完美,作為主持達拉然日常工作的副議長,他的命令落實的非常的快。

    在享受一頓魔法烹飪的大餐之後,卡洛斯將嘉麗雅送回別館,就集結人手準備會一會女術士集會所。

    國王與獨行俠的差別就體現在這里。

    按照一般的劇情發展,卡洛斯應該在姐姐伊露西亞與女術士集會所重新搭上線之後耐心等待那幫女術士的考察與評估,然後假意親近,最後只身前往他們的集會場所,等到人贓並獲之後一支穿雲箭,千軍萬馬來相見。在一場魔法大戰之後瀟灑從容的離開。

    但是老子拼死拼活快五百章了,誰跟你玩一般劇情啊。

    僅僅靠伊露西亞提供的幾個名字,在達拉然的技術官僚協同下,卡洛斯非常輕易的依靠魔法氣息定位技術定位了留在達拉然城內的若干女術士集會所成員。

    秘密逮捕,有克爾甦加德和安東尼達斯背鍋,聖騎士的行為並沒有引起達拉然法師執行者的抵觸和阻撓。

    後半夜不到,卡洛斯就摧毀了女術士集會所在達拉然城內的組織機構。

    審訊的空檔,深夜拜訪了阿隆索斯.法奧,卡洛斯沒有耗費太多口舌就說服了白銀之手騎士團的大老板將指揮權下放給自己。

    等到卡洛斯整頓完人馬,審訊差不多也結束了,那幫女術士經受不住魔法的拷問,已經吐出了實情。

    一場幼稚得可怕的陰謀。

    她們背後是一位恐懼魔王,那一位想與卡洛斯見一面,所以鼓動這些渴求力量的女術士接近伊露西亞。

    你要見,那便見。

    瓦里瑪薩斯,我卡洛斯如你所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