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79章 人在江湖漂

第479章 人在江湖漂

    能與怪物戰斗的,只能是另一只怪物。

    卡洛斯一刀無果,敏銳的察覺到了恐懼魔王的翅膀可不是裝飾品那麼簡單。

    原本應該開膛破肚的一刀,劃了個寂寞,劈了個孤單,與地面來了次火花帶閃電的親密接觸。

    不能被舊有的戰斗經驗帶進溝里,對手不是人,是惡魔,是惡魔中的惡魔,是恐懼魔王,是恐懼魔王中的死硬派,是投錯胎的瓦里瑪薩斯。

    它不該是恐懼魔王,它應該當一個深淵領主。

    看著瓦里瑪薩斯嘴角嘲諷意味濃厚的笑容,卡洛斯就明白,這家伙根本沒有把自己當一回事。或許在這些燃燒軍團大佬面前,除了半神和暗夜精靈,其他的生靈和豬狗沒有區別。

    瓦里瑪薩斯根本沒有考慮過威((逼b )b )利(誘y u),它只想佔據我的(身sh n)體,控制我的心靈,然後擾亂整個世界。

    這只大蝙蝠,對自己的武力有著絕對的自信。

    你TMD哪里來的自信!

    卡洛斯從瓦里瑪薩斯的一個微笑腦補了整體劇(情q ng)流程,然後自己把自己激怒了。

    有翅膀了不起?立體機動作戰我也會!

    聖光之翼再開,卡洛斯盛怒之下已經懶得掩飾自己的真實實力,突然的加速,瓦里瑪薩斯猝不及防,被卡洛斯一腳踹在(胸xi ng)口,倒飛出去。

    恐懼魔王的蝠翼不停呼扇,依然平衡不了(身sh n)體,直到後背裝上岩壁才停下來。

    但是這樣的沖擊力甚至不足以給瓦里瑪薩斯帶來皮外傷,不到一秒的時間,眩暈感褪去,瓦里瑪薩斯本能的收手護(胸xi ng),依靠優秀的戰斗意識擋住了卡洛斯凌空劈來的破邪斬。

    哪怕有臂環阻隔,鋒利的聖光依然刺痛了恐懼魔王的(身sh n)體。

    啊~~~~~~~~嘶~~~~一抹雞~~~~~

    瓦里瑪薩斯也燃起了戰斗的**,兩眼中閃耀起詭異的光,精神控制火力全開,同時恐懼靈氣光環威力最大,準備全力壓制卡洛斯。

    但是卡洛斯可不是一般的艾澤拉斯土著,對于恐懼魔王該會的可能會的鬼知道會不會的技能都做了防備,就在瓦里瑪薩斯準備心控自己的時候,24K聖光氪金狗眼同時開始高頻閃爍。

    “啊,我的眼楮!”

    瓦里瑪薩斯猝不及防,被短暫的致盲。

    抓住千載難逢的機會,卡洛斯終于有了完整蓄力的時間,拖在(身sh n)後的大劍爆發出悲愴的哀鳴,由光鑄鐵鍛造的大劍竟然承受不住過量的聖光,出現支離破碎的裂紋。

    鬼使神差下,卡洛斯終于明白了為什麼小說里放大招的時候要大聲喊出招式的名字。

    因為帥啊!

    “星爆~~~棄療斬!”

    隨著大臂帶動小臂,手腕控制劍柄,破碎成數千塊的劍刃碎片如同流星雨一般砸向嵌入牆壁的瓦里瑪薩斯(身sh n)上。

    聖光與邪能的相互湮滅給恐懼魔王帶來了巨大的傷害與痛楚,換一位恐懼魔王可以已經跪了。但是瓦里瑪薩斯是何等惡魔,武斗力與抖M程度都爆表的猛漢,他說聖光中,這點傷痛算什麼。

    趁著卡洛斯回氣的間歇,瓦里瑪薩斯一聲尖嘯,超聲波傷害了卡洛斯的平衡感,單膝跪地的卡洛斯眼睜睜的看著恐懼魔王從尸體堆中吸取力量平復傷口,卻無能為力。

    大意了,跟蝙蝠打怎麼忘記了超聲波這一招。

    “人類,你很強,加入軍團吧,更廣闊的世界等待著你去征服,不要養凡人的(身sh n)軀耽誤了你上進的步伐,不要讓迂腐的聖光遮蔽了你的眼楮。擁抱黑夜,你會發現光明是如此的可笑而悲哀。”

    瓦里瑪薩斯回血完畢,開始了長篇大論,希望用言語魅惑卡洛斯。

    “這一屆的恐懼魔王不行啊。”

    “什麼?”

    瓦里瑪薩斯听清楚卡洛斯在說什麼,卻沒有听明白是什麼個意思。

    “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楮,我卻用它尋找光明。”

    卡洛斯一遍打著嘴炮,一遍平復之前瓦里瑪薩斯的超聲波尖嘯帶來的神經攻擊。

    “很優美的詩句,你不但是一位強大的戰士,還是一個優秀的詩人。”

    瓦里瑪薩斯誠懇的稱贊著,並且呼扇著翅膀一點一點靠近跪倒在地的卡洛斯。

    “還有一句可能你沒有听過。”

    卡洛斯側著腦袋做出很難受的表(情q ng)。

    “哦,願聞其詳。”

    “只有死亡才能讓你明白生命的真諦。”

    “很有……”

    瓦里瑪薩斯還沒有來得及說完,三發炎爆大火球便破牆而入,糊在它的後背以及翅膀上,恐懼魔王一個踉蹌跌落尸體堆。

    “糟糕,恐懼結界……”

    瓦里瑪薩斯突然明白了剛才卡洛斯聲勢浩大的一擊為什麼雷聲大雨點小了。

    那個人類根本不是想殺自己,他是要打破自己精心布置的恐懼結界。

    顯然,他成功了,幫手到了。

    瓦里瑪薩斯雖然是恐懼魔王中的異類,但是恐懼魔王該會的技能總是會的。

    尸體堆底部傳來刺啦刺啦的聲音,一只血紅色的地獄火伸出自己的手掌,攀附在坑壁邊緣,想要爬上來,而瓦里瑪薩斯借助這場混亂,消失在(陰y n)影中隱藏了自己的(身sh n)形。

    “切,不上當啊……”

    卡洛斯不好責怪支援自己的隊友,只能怒噴瓦里瑪薩斯(奸ji n)詐。

    見恐懼魔王沒有靠近自己,卡洛斯也不裝孫子了,果斷的站了起來掏出備用的武器,引動神聖風暴,用光明驅散黑暗。

    在斑雜的光(陰y n)中,恐懼魔王黑色的(身sh n)影映(射sh )在岩壁上,聖騎士的破邪斬和法師的魔法毫不留(情q ng)的招呼過去,瓦里瑪薩斯見隱匿無果,只能再次展露(身sh n)影,同時利用血祭儀式最後的力量,拉扯開一道空間裂縫,準備跑路。

    “等的就是你!”

    卡洛斯見到空間裂縫,喜出望外,掏出從卡德加那里弄來鬼知道什麼原理的幾個水晶球振臂一投。

    無聲的空間碎裂對瓦里瑪薩斯造成了比之前星爆棄療斬更嚴重的傷害。

    “你們這是自尋死路!”

    瓦里瑪薩斯怒吼一聲,紅色的地獄火放棄了爬出深坑的打算,轉而開始哆嗦起來。

    “跑!”

    卡洛斯察覺不對,急忙示意其他人快撤。

    大家都不是傻子,撒腿就跑。

    但是爆炸來的更快。

    無可奈何下,卡洛斯以及(身sh n)邊幾位聖騎士做出了同樣的抉擇————頂著聖盾沖了上去。

    巨大的沖擊波沖天而起,擊穿了十多米厚的岩土層,引發了劇烈的地震。

    在塵土喧囂中,幾只小蝙蝠消失了遠方。

    卡洛斯顫顫巍巍的站直(身sh n)體,看著頭頂透光的坑洞,又看看殘肢斷臂四散的四周。

    決定還是先救人吧。

    地獄火原來還可以這麼用……/聖騎士居然這麼虎……

    卡洛斯與瓦里瑪薩斯幾乎同時在心中升起一個念頭。

    輕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