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80章 憶往昔崢嶸歲月稠

第480章 憶往昔崢嶸歲月稠

    提瑞斯法議會不在的第不知道多少天,想它。

    總是在失去之後才能體會被(愛 i)的傷悲,總是在長大以後才明白父輩的憔悴。

    啊~~~~~~自由高飛,天空卻一片灰。

    啊~~~~~~努力的追,被燃燒軍團錘。

    與瓦里瑪薩斯的一戰,卡洛斯覺察出自己有些膨脹了。

    一個被世界排斥,甚至不是真(身sh n)的恐懼魔王居然這麼能打,當年的暗夜精靈和巨龍軍團是怎麼贏的啊。

    多災多難的艾澤拉斯,花團錦簇欣欣向榮的表象之下,是暗潮洶涌的末世危機。

    大清洗依然在繼續,眾多術士組織被連根拔起,哪怕有些是達拉然權力斗爭下的受害者,卡洛斯也不準備去當這個爛好人。

    與恐懼魔王的一戰,戰後留下的天坑地洞向世人訴說著騎士王的勇力。尤其是參與了戰斗的幸存者,為了突出自己的作用,更是無下限的吹捧卡洛斯,無上限的拔高卡洛斯的武力。

    一時間,大家都知道了奧特蘭克的王者強得不像個人。

    捧殺,卡洛斯嗅到了捧殺的味道。

    哪怕一開始是聖騎士內部的崇拜,到後來已經漸漸變味了。

    用一種連滾帶爬的姿態,卡洛斯縮回了凱爾達隆,縮回了湖心堡。

    國王的通病————總有刁民想害朕。

    對外發出個公告,卡洛斯聲稱自己在與域外邪魔的戰斗中受傷了,需要靜養。

    真實(情q ng)況是,逃避聯盟內部撕((逼b )b )的同時,加緊奧特蘭克內部的工業現代化。

    全面現代化對于艾澤拉斯的人類簡直是個笑話,教育要錢,培訓要錢,干什麼都繞不開的法爺更是死要錢,沒有錢,你還想過現代化生活?洗洗睡吧。

    所以從工業起頭,是最切實可行的一個方案。

    將傳統的手工業制造統合成一個大工廠,提高生產效率,侏儒們已經這麼干了幾百年,矮人也有相關技術,直接打上巴羅夫家族產業的印記,再放一些干股收攏人心,奧特蘭克國家第一第二煉鋼廠,國家鑄造局,貴族聯合軍工體系就這麼建成了。

    順利的出于卡洛斯的預料。

    仔細想想,其實也就那麼回事。

    過量的產品會沖擊貴族領主本(身sh n)領地內的手工業制造業,所以貴族們反對。

    奧特蘭克原本的階級在艾登死後已經被清洗了左三年右三年,老牌貴族基本上涼透了。在獸人戰爭中,奧特蘭克又是戰爭重災區,生產基礎被毀的一塌糊涂。現在,整個王國除了谷物木頭還有牛馬,什麼都缺,在這種賣方市場為主導的封建王國,國王帶頭當傾銷商,只要不吃獨食,反對的聲音是很小的。

    而且僅僅兩座煉鋼廠,一個鑄造車間,雖然對比原始的鐵匠鋪作坊有著壓倒(性x ng)的效能優勢,但是放到奧特蘭克幾十萬人的需求上,依然供不應求。

    所以擴大再生產,成為了奧特蘭克國內的(熱r )門話題。

    原本老父親阿歷克斯想要把工廠建設權拿來賣錢,緩解財政壓力,被卡洛斯給否了。沒門,在我毒菜的奧特蘭克,皿煮什麼的死一邊去,什麼競爭帶來技術革新,老子不信這一(套t o)。

    國營,國營,還是國營,有錢的投錢入股沒有問題,優惠價格出貨分銷也沒有問題,至于怎麼生產,生產什麼,老子卡傲天說了算。

    哪怕國王如此蠻橫無理,在巨大的利益面前,貴族富商們依然毫無節((操c o)c o)的跪((舔ti n)ti n)。

    讓每個人都擁有屬于自己的餐叉,已經成為了一句政治口號。

    在這背後,是卡洛斯試圖用生產力影響社會結構的一次嘗試。

    政治上的效果不明顯,商業上卻很成功。

    奧特蘭克的鐵器制品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時間內,已經成功沖擊了包括洛丹倫以及吉爾尼斯在內的手工鐵匠鋪。

    要不是國內還有巨大缺口,達拉然也是永遠填不飽的一張嘴,估計人類世界的第一次商業戰爭就該打響了。

    反正鷹巢山的蠻錘矮人已經要求卡洛斯必須進行商業伙伴貿易保護了,至少同樣的崗位上,蠻錘矮人的待遇必須比鐵爐堡的銅須矮人高百分之二十。

    三錘一家親,嘖嘖。

    奧特蘭克國內獨特的地理地型令卡洛斯只要把守好安哈多爾和塔倫米爾,就可以為所以為,哪怕搞大躍進也沒事。

    但是聯盟內部,麻煩就大了。

    與軍事無關,圖拉揚在漫長的時間內已經將獸人最後的元氣消磨殆盡,南邊的軍隊終于把觸手伸進了黑暗沼澤。

    進行最後戰役的條件已經成熟了。

    精簡精簡再精簡,圖拉揚現在手上的可用之兵已經不到兩萬人,即便如此,維持這樣一支軍隊的開銷也成為了聯盟內部巨大的負擔。

    圖拉揚不止一次寫信向卡洛斯訴苦︰你說當初二十萬正規軍加十萬預備役,真正三十萬軍隊聯盟都養得起,現在就兩萬人,怎麼就叫苦連天了?

    卡洛斯想了想,終究沒有在回信里和圖拉揚說什麼。

    因為艾爾文地區,暴風王國的幸存者零零總總也有接近一百萬啊。

    這是真的出乎洛丹倫諸國的預料。

    被獸人犁地一般的清掃了一遍又一遍,原本以為摩根民兵團和湖畔鎮已經是南方最後的人類聚集地了。

    結果光復暴風城後,天知道之前這些人藏在什麼地方,短短幾個月內,居然匯聚起如此龐大的數量。

    洛丹倫大陸,因為洛薩,因為泰瑞納斯,因為卡洛斯,因為聯盟的艱苦抗爭,好歹還有半壁江山免于戰火洗禮,至少恢復生產有這半壁江山打底,(日r )子還好過。

    而艾爾文森林,農民想種地,已經回到石刀石鋤的狀態了。

    一個字,慘。

    大量的物資被用于安置災民,圖拉揚的境遇不難想象。

    從道理,從大義上來說,這麼干無可厚非。

    但是地主家也沒有余糧啊。

    你指望一幫封建貴族發揚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的**精神?

    絞喊桑 ┐緋牽br />
    老岳父泰瑞納斯都快頂不住壓力了。

    尤其是安度因.洛薩死了快一年了。

    我都不能頓頓有黃油,誰管你吃不吃得上面包。

    要不是隔三差五有在逃的獸人犯事,洛丹倫的子民恐怕都快忘記部落是何等可怕的存在了。

    時間,真是世上最鋒利的刀。

    在國內作威作福的卡洛斯耐心等待著自己種下的種子生根發言,耐心的積蓄著實力,除了白銀之手騎士團的事物,仿佛對外界一點都不關心。

    他這樣的姿態或多或少安撫了其他人的心緒,也讓世人選擇(性x ng)的遺忘了他為聯盟做出的功績。

    直到圖拉揚的信使帶著染血的書信抵達洛丹倫城。

    直到一個可怕的消息再次傳遍人類世界。

    獸人,兵了。

    部落,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