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82章 該走的留不住

第482章 該走的留不住

    還記得大明湖畔的萊昂納多嗎?

    那個被獸認從德拉諾帶到艾澤拉斯的德萊尼珠寶匠。

    這個中年德萊尼男人為艾澤拉斯帶來的最大貢獻不是數十件充滿異域風情的珠寶首飾,不是教會了奧特蘭克的國王基本的德萊尼語言,而是用事實證明了……

    艾澤拉斯沒有生殖隔離。

    “不不不不不,卡洛斯陛下,我很好,過的很好,手藝人靠手藝吃飯,感謝您對我的幫助,我現在有自己的妻子女兒,如果您能通知先知維綸不要再為我擔心那麼感激不盡,當向導回德拉諾?我就不給聯盟的諸位添麻煩了。”

    卡洛斯看著萊昂納多額頭的骨板,看著一旁戰戰兢兢的女人,看著一臉天真的混血小蹄妹,拍了拍珠寶匠的肩膀。

    你高興就好。

    短暫的準備過後,卡洛斯離開了凱爾達隆,繞路去了一趟奧特蘭克城與父母見面,順便看了看自己的弟弟妹妹,接著開了個party招待了下國內的貴族領主們,再視察了新建的鑄鐵廠煉鋼廠之後,對國家鑄造局提出新的生產要求,接著到塔倫米爾檢查秋收進度,還抽空去南海鎮吃了幾頓鱈魚,才慢悠悠的北上洛丹倫城。

    抱歉,遲到是國王的特權。

    卡洛斯用這樣毫不遮掩的敷衍態度告訴了所有等待他的人。

    當初是你們要我滾開,我滾了。

    現在你們要我滾回來,誠意拿出來。

    某種意義上,人是真的賤。

    當初逼迫卡洛斯放棄聯盟軍權的家伙們,終于想起了在洛薩死後,還有個叫卡洛斯的家伙擁有統帥大軍的經驗。

    是的,和卡洛斯過往的戰績無關,而是將聯盟老兵分割完畢之後,大家才發現領兵真沒有想象中的簡單。

    超過十五萬的南征將士以及洛丹倫十萬預備役的復原工作持續到如今也沒有完成。一方面,百戰老兵是珍貴的資源,被瘋搶,另一方面,在洛丹倫大陸這地廣人稀的地兒,荒野里鬼知道還藏著多少獸人,就算沒有獸人,豺狼人野豬人魚人也是多多的,各地的領主不僅沒有放任這些老兵回家種地,反而不斷的便練新軍,新一輪的人類大拓荒已經可以初見端倪。

    卡洛斯這些年的努力,帶來的直接成果之一,就是人類在這場戰爭中少死了大約一百萬人。

    也正是因為多出這一百萬人口,吉爾尼斯暫時還沒有放棄銀松森林的領地,希爾布萊德丘陵的種植業恢復了幾分元氣。

    也正是因為聯盟的元氣得以保存,所以大家面臨新的問題————冗兵。

    圖拉揚要支援,泰瑞納斯可以很輕易的抽調出至少十個兵團給他。

    但是有統帥經驗的將領幾乎都是洛薩身邊的老人,是鐵馬兄弟會的骨干。

    除去卡洛斯,一時間似乎似乎在聯盟內部再也找不出指揮過十萬規模戰役的元帥了。

    感動啊,卡洛斯听到這些說辭的時候,差點感動的哭了。

    你們當我是傻【嗶】嗎?

    真實的情況是,諸國內部,王權與大貴族大領主之間的斗爭,開始白熱化了。

    當獸人的威脅如果達摩克利斯之劍高懸頭頂之時,活命是大家的最高需求。

    而洛薩生前的承諾與他恰到好處的死亡,造就了一批野心家的覺醒。

    阿基巴德格雷邁恩,吉爾尼斯現任國王吉恩格雷邁恩的父親,也是將孤立主義這一政策貫徹了一生的王者。

    在阿基巴德格雷邁恩執政期間,為了吉爾尼斯的繁榮與強盛,這位國王強干弱枝的舉措造成了吉爾尼斯內部潛在的分裂。與吉爾尼斯城的繁榮形成鮮明對比的正是東部領地的積弱。而獸人的進攻摧毀了吉恩登基以來開發銀松森林以南領地的所有努力。

    現在,吉爾尼斯國內,吉爾尼斯城與東部領主的矛盾,是否繼續投資銀松森林拓荒的爭論,已經令吉恩格雷邁恩一個頭兩個大。

    而激流堡,索拉斯托爾貝恩沒有兒子,連私生子都沒有的事實,已經成為了明眼人眼中的定時炸彈。雖然達納斯托爾貝恩在戰爭中獲得了很高的人望,但是長期離開激流堡,令他的其他表兄弟多了很多想法。

    奧特蘭克在卡洛斯的鼓搗下,反而是退兵還農干的最徹底的一個國家,安哈多爾的開發成果喜人,但是希爾布萊德的領地依然是一坨臭狗屎,吃不下又舍不得甩掉,心煩。

    原本拿到夢寐以求的布瑞爾之後,泰瑞納斯以為自己可以舒一口氣,可是洛丹倫內部也從來不是鐵桶一個。斯坦索姆以及達隆郡的刁民們借口獸人余毒,各種偷稅漏稅,壁爐谷的領主們要求戰爭補償,洛丹倫城的百姓要求更好的生活……

    聯盟從來就沒有安穩過。

    什麼卡洛斯不出聯盟蒼生何,說白了,就是獸人回來了,大家湊錢吧。

    庸俗……

    這幾年的戰爭打下來,洛丹倫的子民們都知道了獸人的可怕,知道了部落的強勢。但是這麼牛逼的獸人部落也被我們的聯盟將士錘爆了。

    那還怕個蛋啊。

    所以當圖拉揚的血書傳來時,大家緊張之余,卻也沒有了當初獸人渡海而來時的緊張。

    必須支援圖拉揚,關閉黑暗之門,一勞永逸的解決獸人這個大麻煩。

    這是大家的共識。

    但是真的落到實處,開始談錢,沒有了滅頂之災的恐懼感後,丑人開始多作怪了。

    奎爾薩拉斯的代表表示高等精靈的海軍可以為聯盟運送物資,法師顧問團也不會撤回,至于兵,免談,銀月城至今還有四個軍團在南邊,高等精靈的誠意夠大了。

    達拉然也是這麼個意思,要麼出人,要麼出錢,又出人又出錢你當我們肯瑞托的身家是大風吹來的嗎?

    庫爾提拉斯的老大戴林普羅德摩爾還在海上飄著,坐在談判桌前的代表除了微笑和喝茶,其他的什麼都不會。

    所以卡洛斯看明白行情之後,直接私下和老岳父交談。

    “這些都是假象,真正的矛盾是暴風城。天知道暴風城的子民是怎麼從獸人的追捕中活下來這麼多。抱歉,我不該用這樣的語氣談論那些多災多難的同胞。但是現在的情況就是,大家有些忌憚了。別忘了,雖然洛薩死了,瓦里安還活著,暴風王國的子民還有自己的國王。”

    泰瑞納斯的一席話,令卡洛斯感到難受。

    他听明白了,洛丹倫的人民可以為了抗擊獸人而出錢出力,因為這是為了自己。

    現在雖然做的是同一件事,但是出錢出力的人覺得自己是在割肉賣血養活暴風城。

    這就不樂意了。

    “那些蠢貨就沒有想過,沒有了暴風城的抵抗,獸人是如何一路北上勢如破竹嗎?何況現在暴風王國還沒有復國!”

    卡洛斯氣急而笑,這不是見不得人好嘛。

    “他們能想那麼遠,就不是蠢貨咯。”

    泰瑞納斯對于這些事情早就見怪不怪,帶著溫和的笑容拍了拍卡洛斯的胸脯……他原本是想拍肩膀的,但是氣憤中的卡洛斯挺直了腰桿,泰瑞納斯夠不著。

    “所以我需要你的配合,別讓圖拉揚等太久,遲則生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