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83章 氪金的咕終為王

第483章 氪金的咕終為王

    團結一切可團結的力量。

    卡洛斯從來沒有忘記這句話。

    但是效果不太理想。

    至少對于暗夜精靈,效果很不理想。

    丹德瑪,你老婆不是珊蒂斯.羽月嗎?

    泰蘭德的干閨女啊!

    你個老**子不是參加過上古之戰的牛((逼b )b )人物嗎?

    怎麼想要走點人(情q ng)關系這麼難!

    平心而論,丹德瑪返回卡利姆多之後,對卡洛斯的幫助並不算小,至少有這麼個地頭蛇幫忙走貨,卡洛斯伙同戴林賺了不少小錢錢,那是真滴甜。

    暗夜精靈那邊的土特產,哪怕是原材料運送到洛丹倫來,都是稀罕貨,根本不愁銷路,多少搞遠洋貿易的人類商隊因為沒有門路,運貨過去,結果人家暗夜精靈直接拿黃金珠寶結算……虧的姨媽血都流干了啊。

    遠洋貿易,賣出買進,要的是以物易物,走的是幾十倍的價格差,運那麼多黃金回來,虧的啊!

    所以從朋友仗義疏財這方面,卡洛斯和丹德瑪說不上誰坑誰。

    但是卡洛斯一直希望同瑪法里奧,同泰蘭德,再不濟和鹿盔老哥進行官方對話的打算,則一直進行的不利索。

    作為超凡的種族,暗夜精靈確實還看不上人類,尤其是雙方隔著偌大一個海洋。

    更要命的是,高等精靈對于暗夜精靈的仇視,令卡洛斯有些坐蠟。

    對人類社會感興趣的暗夜精靈其實也不少,有丹德瑪這麼個暴發戶穿針引線,卡洛斯接待的暗夜精靈旅者也快上百了。但是洛丹倫大陸的魔法界誰嗦了蒜?

    銀月城啊。

    這就注定了卡洛斯不能光明正大的招募暗夜精靈。

    現在強權不在卡洛斯手里,他沒有資格強行捏合兩個看不順眼的種族。哪怕這兩個種族同宗同源。

    鼓搗第二次南征的事(情q ng),軍隊是現成的,兵源不是大頭,真正的難點是忽悠大家出物出錢。

    卡洛斯非常光棍的表示,總物資我奧特蘭克出一成半,你們湊多少我都補夠一成半,剩下的別煩我。

    而戴林也很光棍,我庫爾提拉斯出船出水手,耽誤生意什麼的不提了,老子再補半成,誰敢說我不仗義!

    有這麼兩個攪屎棍起頭,吉恩.格雷邁恩一來脾氣了,一成半,滾!

    索拉斯人沒來,就帶了句話,一成。

    安東尼達斯倚老賣老,半成。

    得了,南征的物資這幾家看似大氣,包了一半。

    問題是剩下的一半從哪里來?

    沒發話的就只有洛丹倫和銀月城了。

    當初覺得卡洛斯是個沒腦子武夫的家伙,現在才發現那個一成半的許諾,真的是高明啊。

    一副大公無私的樣子,直接把老岳父泰瑞納斯架在了火上烤。

    你別管一成半,一成,還是半成,這都只是承諾,到底有多少,是看剩下那一半有多少。

    等于大義名頭我先拿了,贏得一片叫好,剩下的事(情q ng)我就靜靜的看你們搞。

    出于純爺們互相吸引的原則,卡洛斯和戴林的關系一直很親密。

    在洛丹倫諸國代表團會議上撕((逼b )b )不止的時候,老流氓帶著小流氓正躺在人工溫泉里泡澡。

    “你給吉安娜找這麼多小媽,你老婆知道嗎?”

    沒有拒絕侍女的服侍,但是卡洛斯是真的覺得戴林的豬哥相辣眼楮。

    “你這是不負責任!”

    “哈!”

    對于戴林突如其來的倒打一耙,卡洛斯完全不知道怎麼接話。

    “結婚是履行領主的義務,庫爾提拉斯的子民需要一個女主人。而繁衍後代是另一種責任,向我這麼強壯的男人有義務為整個人類的體質改良做出應有的貢獻。”

    戴林松開手,拍了拍坐在懷里妞兒的圓潤(屁p )股,示意她先閃開。

    “你是我認可的男人,強壯程度不在我之下。”

    戴林打量了卡洛斯一番,恬不知恥的說道。

    “你浪費了先祖賜予你的這副好(身sh n)體,你不多造點崽兒,就是對整個人類社會的犯罪!沒有擔當!懦夫!”

    “我【嗶】 !”

    卡洛斯沒想到濃眉大眼的海軍上將居然是這種貨色!

    你這個兄弟我交定了!!!

    “吹的那麼凶,把吉安娜嫁給我啊!”

    卡洛斯不屑的說道。

    “吉安娜不行,她有繼承權。”

    戴林用毫不在乎的語氣說道。

    “小妮子是(挺t ng)招人喜歡的,但是太能敗家了,要不是關系到庫爾提拉斯的繼承權問題,真給你也沒啥關系。但是你知道的,我兒子死了。”

    戴林雖然語氣依然輕浮平淡,卡洛斯卻從他的眼中看到了熊熊燃燒的怒火。

    “不過我跟你說,我還有幾個女兒,一個比一個血統好,一個比一個靚,你真有興趣我不介意當你爹……”

    “滾!”

    真正的大事件,往往就是在飯桌澡堂里拿定主意的。

    插科打諢之余,戴林中途離場幾次,算是舒活了(禁j n)錮,卡洛斯卻沒有太多的想法,僅僅享受著技師的按摩。

    一直到天色漸暗,玩了大半天水的兩人都有些不耐煩了。

    “躲了一天,看來你的到來不足以震懾某些人啊。”

    卡洛斯意有所指的說道。

    “我從來沒有把自己看的那麼重。但是我來之前,你們已經拖了快一個月了。過了十一月,水路就不好走了,在不做決定,明年開(春ch n)也吵不出名堂。”

    戴林也沒有了耍流氓的心(情q ng),揮手屏退了閑雜人等。

    “趕盡殺絕,對獸人如此,對敵人如此。”

    “自己跟我那老岳父說去啊,跟我說什麼。”

    卡洛斯有些不想接這個茬,說了句囫圇話。

    “我可以再出一些錢,我有些等不得了。但是這個口子我不能開。不管是托爾巴拉德還是龍骨港,激流堡和吉爾尼斯我都不想得罪。”

    戴林的話讓卡洛斯有些蛋疼。

    庫爾提拉斯可以加錢,他的奧特蘭克是真的拿不出那麼多物資啊。

    安撫流民,墾荒開田,甚至是大煉鋼鐵,卡洛斯一直在透支巴羅夫家族的底蘊。生產技術的革新更來都不是一朝一夕之間的事(情q ng),卡洛斯確信,十年之後的奧特蘭克能夠配得上自己現在的名望。但是現在的奧特蘭克,就是個空架子。從艾登時期二十萬人不到的規模到現在五六十萬人的大國,急速膨脹的軀體還沒有被血(肉r u)填滿,卡洛斯是真玩不出什麼大手筆。

    “讓我想一想。”

    卡洛斯只能給出這樣的答案。

    結果卡洛斯還沒有想好,泰瑞納斯已經做出了決斷。

    老岳父不愧是老岳父。

    在和銀月城商量不出結果的(情q ng)況下,直接干了一件牛((逼b )b )的沒邊的事(情q ng)。

    “這次南征的費用,缺口我洛丹倫出了。不僅如此,我還將支持暴風王國復國。瓦里安,和大家打個招呼吧。”

    泰瑞納斯用未來暴風王國的官爵說服了王國內的其他人。

    將那頂蒙塵的王冠重新戴在了烏瑞恩家族最後的血裔頭頂。

    把一次對獸人的大清算變成了暴風王國復國的典禮。

    當瓦里安穿著與當年洛薩初來之時同款的禮服出現在大家眼前時,卡洛斯發現,大義又落入了自己的老岳父手里。

    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