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84章 你484撒

第484章 你484撒

    “那些想太多的人,有生之年都不會明白~~~~~因為(愛 i),所以(愛 i),生命不比那麼精彩~~哎~~唉~~~~噯~~~咦~~~~耶~~~~~~”

    卡洛斯哼著已經記不起名字的歌,站在洛丹倫王宮的高塔之上,俯視眾生,心(情q ng)莫名的愉快。

    果然,凡人的智慧啊。

    將自己摘開,站在無關利益的角度上去看泰瑞納斯的處事方法,卡洛斯有一種受益匪淺的感覺。

    這種近距離光看大師微((操c o)c o)帶來的觸動,遠遠不是什麼《厚黑學》什麼《帝王心術》所能傳授的。

    當問題無解時,你該怎麼辦?

    卡洛斯設想過自己如果在老岳父的位置上,該怎麼調和洛丹倫王國的內部矛盾。

    思來想去,最後終究要動刀子,利益對立太嚴重了,不殺人,根本沒法鎮壓反對的聲音。

    但是泰瑞納斯這一手,慷他人之慨,瞬間團結了所有人,是真的妙啊。

    最關鍵的是,明白人看的明白卻不會躲說話,看不明白的還以為自己佔了天大的便宜。

    這是一個沒有人吃虧的局。

    哪怕是看上去的受害者瓦里安,實際上也沒有什麼損失。

    畢竟現在的暴風城還是一堆瓦礫,用一堆鬼知道什麼時候落實的封賞,一個被摧毀的王國即將復興。

    真的妙啊。

    卡洛斯吹著清涼的晚風,揣測著老岳父的心思,不時自己笑出了聲。

    是真的學到了。

    這一手之後,恐怕聯盟的主導權就徹徹底底被泰瑞納斯抓住了。

    那麼接下來,恐怕就是內斗的開始咯。

    吉爾尼斯,奧特蘭克,激流堡……庫爾提拉斯體量太小,被放過了。

    卡洛斯整理著腦海中的記憶,暗自握住了拳頭。

    改變未來的契機,就在當下。

    凡人的智慧,卡洛斯自認也是個凡人。

    哪怕擁有許多匪夷所思的知識,他也是個凡人。

    利用凡人的智慧,卡洛斯整理了一遍所謂“美好世界”的世界線要點,品出了些味道。

    艾澤拉斯滑向一次又一次毀滅的深淵,是從永恆之井開始。

    首先確定一點基本概念。

    燃燒軍團是不可戰勝的,或者說燃燒軍團不是艾澤拉斯這個顆星球可以戰勝的。

    游戲是游戲,為了游戲(性x ng)強行降低敵人智商的(情q ng)況不會發生在自己(身sh n)上。燃燒軍團不管從科技實力還是兵力上,都擁有壓倒(性x ng)的優勢,而薩格拉斯的個人實力,更是令人絕望的存在。艾澤拉斯世界之所以幸存,最大的一個原因就是薩格拉斯過不來。

    不管是什麼原因,薩格拉斯以及他的燃燒軍團並沒有將艾澤拉斯世界作為軍團的主要目標,這是個事實。

    否則噸位堪比艾澤拉斯星球質量的殲星艦騎臉,你告訴我這仗怎麼打?

    投降吧,軍團太君這里走。

    其次,艾澤拉斯最大的危機之二,上古之神。

    青銅龍為何放獸人進艾澤拉斯,為何縱容亡靈天災的爆發,為什麼必須有一個巫妖王?

    在對抗燃燒軍團這個主要原因之外,就是為了對抗上古之神。

    天災軍團的建立,令基爾加丹放棄了飛船騎臉的計劃,給了艾澤拉斯世界一個喘息的機會,而亡靈這個物種的意外特(性x ng),也給了青銅龍一個驚喜。被污妖王支配的亡靈天災,免疫上古之神的褻瀆低語,對泰坦造物來說的致命腐化,對血(肉r u)生物來講的精神污染,對亡靈天災統統無效。

    這就非常的棒了。

    如果以青銅龍都是正確的這個視角去揣摩他們的行為,不難摸清整個世界線的脈絡。

    然而青銅龍的正確也只是相對的正確,不然就不會有巨龍之暮時,一萬年後的諾滋多姆化(身sh n)姆茲多諾來阻止當時的自己。

    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q ng)?

    因為青銅龍,或者說守護巨龍軍團,是艾澤拉斯的土著,哪怕擁有泰坦的賜福,依然被艾澤拉斯的重力圈束縛著。

    對抗燃燒軍團是整個宇宙文明共同的責任與義務,或者說直白點,是萬神(殿di n)泰坦的義務,而不是艾澤拉斯的義務。

    艾澤拉斯生靈的義務只有一個,保護艾澤拉斯,捍衛自己的世界,活下去。

    真把自己當救世主,會死的渣都不剩下。

    想明白這一點後,卡洛斯的思路就異常清晰了。

    某種意義上來說,泰坦和惡魔沒有區別,在面對被上古之神污染的艾澤拉斯時,萬神(殿di n)與燃燒軍團同樣致命,奧杜爾里面可是還有一位觀察者奧爾加隆。

    所以納魯,成為了破局的關鍵。

    納魯內部也有分歧,至少阿達爾與克里希就不是一路貨色。

    而納魯支持的聖光軍團,遠比泰坦們的萬神(殿di n)溫和得多。

    對抗燃燒軍團的戰斗可能會持續一萬年,甚至好幾個一萬年,然而對抗上古之神的戰爭卻刻不容緩。

    只有處理好上古之神,艾澤拉斯的子民才有資格向萬神(殿di n)求救,才有資格與泰坦們對話,而不是迎來星球重啟的指令。

    而處理上古之神,哪怕泰坦們也只有(禁j n)錮和大炸((逼b )b )兩個選擇。反而是納魯那邊更靠譜一點。

    未來的二十年是艾澤拉斯最後的黃金二十年,在花團錦簇的背後,是上古之神打破牢籠的(陰y n)影。

    所以卡洛斯拼盡全力為這個世界搶到的時間,就顯得至關重要。

    卡洛斯沒有興趣等著奧格瑞姆炸門,然後耐奧祖派遣格羅姆什.地獄咆哮二次反攻。

    卡洛斯這一次,就要從德拉諾拿到自己想要的。

    所以他能夠忍受現在聯盟內部的各種推諉。

    工(欲y )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為了團結力量,受點委屈又算的了什麼。

    卡洛斯突然想到了另一個自己,那個所謂的“鋼鐵聯盟”的領袖。

    不會成功的,不過苟延殘喘罷了。

    鋼鐵聯盟看似有效的抵抗,不過是飲鴆止渴。

    歸根結底,所謂的鋼鐵聯盟,難道不是另一個小號的燃燒軍團嗎?然而這個鋼鐵的聯盟,沒有刻意堪比薩格拉斯的絕對主宰,沒有燃燒軍團無數歲月里積攢的實力。當薩格拉斯真的將注意力匯聚到他們(身sh n)上的時候,死亡已經成為一種奢侈。

    卡洛斯吹著晚風哼著歌,想著這些有的沒的,終于等來了自己想等的人。

    “大表哥……”

    瓦里安不安的從門洞處站出來,有些糾結的看著卡洛斯,最終還是選擇了拉近乎。

    “不要怪我,疏遠你是對你好,在我稱王之後,再與你(套t o)近乎才是害了你。”

    卡洛斯並沒有回頭,依然享受著只屬于自己的愜意時光。

    “我明白……”

    瓦里安的話語直接被卡洛斯打斷。

    “你不明白,你的王位,你的王國,是洛薩爵士用(性x ng)命換回來的。所以,昂起頭,裝得像一個國王,等你裝到自己都信了,你就是一個真正的國王了。”

    卡洛斯毫不介意的灌著毒雞湯。

    “我……”

    “我叫你來不是為了看你裝可憐,我的小表弟。我叫你來,主要是為了給你兩個忠告。”

    瓦里安有些不安的看著卡洛斯。

    “您請說。”

    “第一,離你手下那些蠢貨遠一點,能保護你的只有泰瑞納斯,我那個老岳父泰瑞納斯.米奈希爾二世。暴風王國還沒有復國,那些蠢貨已經開始為了虛無縹緲的利益鬧起來,會害了你。”

    “這個我明白。”

    卡洛斯扭頭用余光看了瓦里安一眼,又把頭轉回來,繼續看著燈火夜景。

    “第二,不要看我說了什麼,要看我做了什麼。哪怕是因為洛薩爵士,我也不會害你。”

    卡洛斯說完,轉過(身sh n)拍了拍瓦里安的肩膀,便順著旋轉石階向下走去。

    裝((逼b )b )的感覺真好,哪怕是未來的至高王,是狼之子,是擁有五個字稱號的角斗士,瓦里安.烏瑞恩現在依然是一個缺乏安全感的孩子。

    不管他是否將這些話告訴泰瑞納斯都沒有關系。

    因為卡洛斯已經準備好踏上人生中最關鍵的戰場。

    成功了,永垂不朽,失敗了,享樂數十年。

    怎麼都不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