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85章 烏鴉坐飛雞

第485章 烏鴉坐飛雞

    前有藍星卡巴拉生命樹,現有艾澤拉斯半神團。

    在這個魔法的世界,位階這東西是真實存在的。

    就人類而言,最好的例子就是麥迪文母子二人。

    卡洛斯覺得自己摸著邊了,但是還差得遠。

    天國的系統君,你好。

    天國的系統君,再見。

    出于對未知的恐懼與不信任,卡洛斯.巴羅夫同學有意刻意以及故意的減少自己對完全不知道什麼原理的系統的依賴。

    真是氣死不少穿越同行,什麼卯月昂,什麼佐藤和真。

    雖然這麼做心理上得到了不小的安慰,但是現實(情q ng)況就是不依賴外掛,進化之路舉步維艱。

    別傻了,南方迷霧海域有個潘達利亞卡洛斯會不知道?

    潘達利亞有個魔古族千古一帝卡洛斯會不知道?

    那個龜孫子有顆雷電之心卡洛斯會不知道?

    沒有大表哥破壞熊貓人皇帝少昊的迷霧結界,你去得了找得到打得過嗎?

    就算你去得了找得到打得過,你會用嗎?

    雷電之心本來就是泰坦守護者萊登制造魔古族的動力之源,說白了就是泰坦創造的動力核心,魔古族用得,你確定人族也用得?

    再拿麥迪文母子說話,別人守護者也是有一整(套t o)訓練流程的,灌頂也是講基本法的,你以為隨便搞一件神器往PY里一插,你就超神了?

    太天真了。

    那些使用神器的人,本(身sh n)都是實力超凡的家伙,你把雷電之心給一個普通人,最大的可能就是觸踫的瞬間被燒成焦炭。

    卡洛斯現在就面臨著這樣的窘境。

    在他的記憶中,最少有十多座墳可以挖,兩位數的強力法器可以拿。

    但是適合他的,一樣都沒有。

    力量不分高下,合適的才是最好的。

    靠政治手腕同和人類,早晚崩盤,卡洛斯明白,自己不是天生的政治家,雖然這些年學的還不錯,但是和那些天才比,還是差了些。

    所以真正靠譜的辦法,是超凡入聖,脫離凡人物種的低級趣味,獲得相對無限的生命和力量,與半神們談笑風生。

    你爺爺我當年揍過。

    你父親我當年揍過。

    你現在想我的挨揍?

    真混成薇薇安.安塞斯塔那樣,說不定燃燒軍團就對你求才若渴咯。

    思前想後,納魯成為了卡洛斯目前最好的出路。

    玩聖光,納魯慫過誰。

    唯一的問題,就是派系問題。

    納魯們雖然團結,但是也有著明顯的派系分別,獨立個體間的強弱更是天差地別。

    實際上,從納魯的名字就可以看出他們的出(身sh n)和成分。

    O'ros(沃洛斯)

    D'ore(德歐里)

    A'dal(阿達爾)

    G'eras(基厄拉斯)

    K'ure(克烏雷)

    M'uru(穆魯)

    Xi'ri(克希利)

    K'iru(基魯)

    R'ura(魯拉)

    從卡洛斯已知的這些個納魯的名字中就看出一二。

    那就是聖光之母澤拉並沒有她自己吹的那麼強,而納魯內部也有著不同的聲音。

    沃洛斯是澤拉的直系後代,現在應該在埃索達號上當蓄電池導航儀,是維綸比較信任的納魯。

    克烏雷因為沃舒古的墜落,現在成為了薛定諤的納魯,出于死透與未死透的夾縫之間。

    阿達爾,何等樣納魯,猛得飛起,不虧是A大頭的大佬。而且從它對待伊利達雷的態度就可以知道,克希利和他明顯不對路。

    而魯拉為了拯救從阿古斯逃亡的艾瑞達人,已經黑了。

    目前能夠確定(身sh n)處德拉諾的納魯只有三位。

    沃洛斯,德歐里,克烏雷。

    然而德歐里的尸體已經涼了,克烏雷出于薛定諤的折磨下,真正能對話的只有沃洛斯。

    這不是卡洛斯想要的。

    卡洛斯內心深處渴望的是阿達爾,是那個平和睿智的沙塔斯扛把子,而不是聖光之母一系的傻孩子。

    唯一的問題,阿達爾以及追隨阿達爾的其他納魯是乘坐空間要塞—泰匹斯特,也就是風暴要塞前往的德拉諾。

    這里面就有一個時間問題。

    沒有人知道阿達爾降臨的準確時間。

    阿達爾拯救了廢墟中的沙塔斯,但是沙塔斯現在已經是一片廢墟了。

    這就很迷了。

    實在不行,沃洛斯也湊活吧。

    卡洛斯恬不知恥的安慰著自己,一邊應付著聯盟內部的整合矛盾,配合著老岳父處理諸國間的糾紛摩擦,一方面籌備著自己的晉升之路。

    雖然這樣的大公無私使得卡洛斯以及奧特蘭克的實際利益受到損傷,但是卻將騎士王的聲望抬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卡洛斯是一個無私的聖騎士。”

    百姓口中傳頌的這句話卡洛斯知道另一個版本。

    “奧特蘭克的國王是個傻子,巴羅夫家的大凱子。”

    但是沒有關系了,夏蟲不可語冰。

    為了更遠大的目標,卡洛斯願意做凡人眼中的傻子。

    因為戴林的復仇之心,卡洛斯的主動退讓,以及凱爾薩斯的表態,再次南征的準備工作順暢了不少。

    但是一家擔負下四成錢糧物資的洛丹倫依然用雄厚的實力震懾了他的盟友。

    真TMD的富啊。

    用了將近兩個月的時間,聯盟再次集結七萬八千人,對外宣稱十萬大軍。

    這七萬八千人里面,有大約一半是渴望戰斗的百戰老兵,有七成對于獸人有著刻骨銘心的恨,哪怕新補充的士兵,也是經歷了最少半年訓練的征召兵,而非農兵。

    雖然數量不如之前,但是戰斗力絲毫沒有半點問題。

    加上扼守黑暗沼澤的圖拉揚手里的人,以及鐵爐堡的矮人軍隊。

    再一次,聯盟準備向獸人展示什麼是真正的強大。

    而這支大軍的主帥人選,毫無疑問屬于卡洛斯。

    十一月的風,已經不適合大規模的艦隊集群,所以這只大軍選擇了南下阿拉希走陸路趕赴前線。

    雖然損耗大一點,但是當先鋒部隊抵達濕地的時候,應該已經是明年的一月,那時候後續部隊以及糧草運輸又可以過巴拉丁海灣了。

    趕點路,大概可以搶出二十多天的時間。

    沿著阿拉索帝國的古道,聯盟軍隊拉出了長長的行軍線,復活完兒子的麥迪娜.艾格文回到了自己位于阿拉希的藏(身sh n)所,位于群山之上看著螞蟻一般大小的士兵流過眼前。而同一時間,出于虛弱復活狀態的麥迪文也站在卡拉贊之巔,遙望著黑暗之門的方向,陷入無聲的觀望。

    東部王國,起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