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86章 克羅米摧毀停車場

第486章 克羅米摧毀停車場

    時間流是什麼?

    是一個謊言。

    克羅米從不認為自己在力量上比其他青銅龍更強大,括弧,物理。

    相比暗夜精靈,巨魔或者牛頭人,巨龍確實是強大的。

    但是作為參加過三千年前流沙之戰的青銅龍,克羅米知道筋(肉r u)之路永無極限,與各種非龍的造物相比,比拼蠻力總有落敗那一天。

    作為艾澤拉斯的守護者,巨龍軍團的落敗意味著世界的毀滅。

    所以克羅米能夠接受挫折,卻不能接受失敗。

    如何才能不敗?

    擁有比敵人更強大的力量。

    那些又要如何才能獲得這樣的力量呢?

    學習。知識就是力量,學習令我快樂。

    克羅米與其他青銅龍不同的一點,就是它已經發現了關于時間流的謊言。

    不是時空之(穴xu )流沙之鱗忽悠不同世界線時間線的勇者為青銅龍擦(屁p )股那種謊言,而是連青銅龍本(身sh n)都相信的謊言----時間不可改變。

    艾澤拉斯大結界是真實存在的。

    這個依托翡翠夢境而存在的巨大魔法立場將艾澤拉斯區別于其他泰坦改造過的星球。

    克羅米不知道這個結界的真實作用是什麼,但是有一點很明確,那就是所謂的多元宇宙,所謂的打破次元壁,只對艾澤拉斯有效。

    這就意味著一但離開艾澤拉斯,或者說能夠離開艾澤拉斯的克羅米,有且只有一個。

    原本以為是毫無意義的分支世界,想著修正不了干脆湮滅算了。

    但是每當克羅米試圖預知這個世界線的未來,在毀滅的終末時,總有那麼一絲的不協調。

    變數……

    一次兩次可以當做自己手藝回潮,三次四次可以認為時之沙過期,五次六次可以理解為自己沒有睡醒,次次如此,那就有說法了。

    果然自己從不做無用功,無法從死亡記憶中得到最關鍵的碎片,克羅米青銅龍的天賦失效了,她不知道是什麼造成了這條世界線的特殊,也不知道這份特殊有什麼價值,可以令二百多個自己集體自殺。

    血祭出橙裝嗎?

    但是作為業務熟練的青銅龍,理(性x ng)思維是最基本的((操c o)c o)作,克羅米捋了捋思緒,不難用排除法得出答案︰卡洛斯.巴羅夫。

    變數就在這個人類(身sh n)上。

    而這個人類現在正在籌劃一次針對獸人的戰爭。

    說實話,克羅米很欣賞凡人種族為了生存而奮斗的意志。

    但是短生種就是短生種,慷慨激昂的背後,是爽一把就走的不負責任,是一種自我滿足的陶醉。

    放獸人進艾澤拉斯,已經是最不壞的選擇了。

    這里存在一個時間悖論,克羅米也無法解釋,那就是先有了布洛克斯.薩魯法爾在上古之戰的大放異彩,最終以凡人之(身sh n)觸踫了薩格拉斯的事跡,才有了燃燒軍團對于獸人這個種族的關注,最後才有了基爾加丹布局德拉諾,引到了獸人入侵這個事實。

    因果的錯亂,克羅米曾經詢問過諾滋多姆,而偉大的青銅龍之王只是讓克羅米多想多看。

    好吧,大佬都不擔心,自己擔心個什麼勁,克羅米不是鑽牛角尖的死腦經,工作那麼繁忙,世界上未解之謎那麼多,何必為難自己。

    對凡人說的話就跟放P沒有區別,什麼每一條時間流的終結都意味著世界的毀滅,青銅龍主王動終結的時間流多了去了,當一條世界線危急整個艾澤拉斯的穩定時,毀滅它是最好的辦法。

    因為艾澤拉斯大結界的存在,生活對于青銅龍來說變得像個游戲,擁有讀檔重來的機會,唯一的問題就是這個游戲只有一條命,死了就真的死了。

    如果你沒有我克羅米這樣分(身sh n)無數的能力。

    嗯,和貼切的形容,這個游戲的名字應該叫《一條命︰後悔藥》。

    反復的調查,反復的驗證,一年的時間,克羅米預演了這個世界的走向。

    少數的獸人被洗腦奴役,加入了聯盟,更多戰敗的獸人慘遭屠殺,格羅姆.地獄咆哮率領剩余的族人大殺特殺,部落在麥迪文的禍禍下依然成立。

    更多的仇恨,更大的爭端,卡洛斯.巴羅夫成功阻止了燃燒軍團在未來五十年內入侵艾澤拉斯的計劃,但是失去了亡靈天災,上古之神卷土重來之時,整個艾澤拉斯的傷亡更加慘痛。然後,傷痕累累的艾澤拉斯再也無力阻擋燃燒軍團永無止境的滲透,為了對抗燃燒軍團,苟延殘喘的上古之神引爆了艾澤拉斯的星核。

    GG!

    一波((操c o)c o)作猛如狗,奈何全是豬隊友。

    毫無亮點的世界線,還不如吉安娜當污妖王苟的久。

    青銅龍的預言法術,那是有天賦加成的專家級預言法術。

    如果沒有外力干涉,是必然發生的未來。

    理應如此。

    但是克羅米在對這條世界線進行預言觀察時,總會有一種違和感,本能的感覺到預言結果有錯誤,有紕漏。

    思來想去,只可能是這個卡洛斯.巴羅夫在穿越黑暗之門時發生了什麼事(情q ng),並且這孫子特別能忍,一直沒有啟動這個伏筆。

    那麼事(情q ng)就簡單了。

    要麼阻撓干涉卡洛斯.巴羅夫穿越黑暗之門前往德拉諾。要麼跟著去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

    一個輕松愉快,毫無難度。另一個要冒著死亡的風險。

    嗯,該怎麼選呢怎麼選。

    克羅米糾結了不到三秒鐘就做出了決定。

    還用想嗎?

    搞事!搞事!搞事!

    我克羅米是怕死的人,不對,龍嗎!!!

    說干就干,先去武力威嚇奧妮克希亞,延緩她滲透人類社會的計劃,再去給奈法利安遞個小紙條,讓小哥知道紅龍阿姨注視著你,接著去考達拉搞下破壞,令瑪里苟斯沒空分心。處理完有可能壞事的巨龍軍團之後,屏蔽掉時沙之鱗對這個異常時間流的關注。

    克羅米悄悄混進南下的遠征軍,準備好了瓜子小板凳,打算做個安靜的美少女好好看戲。

    這時候,已經是(春ch n)天。

    洛丹倫最後也是最激烈的爭論————關于瓦里安是否隨軍返回艾爾文的爭論,也已經塵埃落定。

    泰瑞納斯終究還是把瓦里安留在了(身sh n)邊。

    這讓一眾有想法的貴族有些失望,卻也讓另一些有想法的領主滿意。

    而已經動(身sh n)的卡洛斯,對于這些齷蹉骯髒的斗爭不感興趣。

    他將全部的心思放在了怎麼阻止奧格瑞姆炸毀黑暗之門上。

    戰爭什麼時候開始,獸人說了算。

    戰爭什麼時候結束,我說了算。

    卡洛斯.巴羅夫時隔一年多,再次進入戰爭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