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89章 小點心和小脆餅賣得最好了要來點嗎

第489章 小點心和小脆餅賣得最好了要來點嗎

    工(欲y )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幾乎所有擁有語言文字的智慧種族都有類似的諺語傳世。

    比如矮人一族,就流傳著傻瓜伊諾克的傳說。

    據說高山之王安威瑪爾時代,有個年輕的矮人仗著自己(身sh n)強力壯勇武過人,想要去討伐一只為禍鄉里的巨大野獸。

    安威瑪爾問他,你的裝備夠用嗎,我支援你點吧。

    伊諾克露出閃光的牙齒,回答高山之王︰大丈夫,萌大(奶n i)。

    伊諾克出發了,伊諾克沖……釋放了尸體。

    回到鐵爐堡,伊諾克老老實實的換了一(身sh n)青銅鎧甲。

    再次出發前,安威瑪爾問他,你的裝備夠用嗎,要不我給你更好的吧。

    鼻青臉腫的伊諾克回答高山之王︰大丈夫,就是要萌大(奶n i)!

    一番苦戰,伊諾克再次撲街。

    被路過的好心人救回的伊諾克痛定思痛,跪倒在安威瑪爾面前,大聲呼喊著,偉大的高山之王,請給我最好的裝備吧。

    安威瑪爾回答他,最好的我穿著呢,我給你一(套t o)加九追十三的卓越龍王吧。

    于是,再次出發的伊諾克一刀兒就秒了小怪獸。

    內心一陣空虛的伊諾克返回鐵爐堡,看著微笑迎接他的安威瑪爾,終于領悟了,成為了最初的強力黨。

    這個故事教育了一代又一代的矮人,裝備也是實力的一部分,不服你也氪金啊。

    卡洛斯此刻就對這個故事深有體會。

    圖拉揚的放火燒山計劃確實有魄力,大手筆,但是處處透露出農業社會小農經濟的狹隘局限(性x ng)。

    黑暗沼澤是人類的(禁j n)區,是恐怖的活煉獄。但是改造自然是所有文明共同的話題,鐵爐堡這邊二十多噸重的攻城坦克都已經流水線生產了,你還想著放火燒山……

    思維的盲區,真是可怕啊。

    每個男人內心深處都有一顆駕駛剛大木的心。

    卡洛斯如此,麥克尼如此,侏儒大工匠格爾賓.梅卡托克更是如此。

    在參觀侏儒工匠的生產工場時,卡洛斯就這個問題提出疑問,鐵爐堡的兩位種族領袖呆若木雞。

    原來攻城坦克還可以改造成拖拉機啊!

    放棄厚重的防護外殼,改用全履帶行進,加裝切割鋸攀和動力機械臂,再配上鏟斗和粉碎滾筒。

    侏儒和矮人們僅僅用了兩天時間就完成了實驗原型機的改裝。

    傻大黑粗是它的座右銘,解釋耐((操c o)c o)是它的墓志銘。

    雖然原型機在丹莫羅的雪山凍土上只堅持了十二個小時的試車就引擎爆炸壽終正寢,但是這次實驗事故非但沒有引起工作人員的沮喪,反而得到了一致的好評。

    “引擎爆缸說明動力不足,部件太多可以分開部署,這是一個天才的設想,放棄厚重的防護層,這些攻城坦克完全可以安裝更多的專用機械部件。卡洛斯陛下,我們將命名權贈送給您,就由您來決定這些大家伙的名字吧。”

    死神3000?

    東風200?

    59下山?

    卡洛斯突然覺得好為難。

    最後,一個閃耀著人(性x ng)光輝的名字浮現于卡洛斯心頭。

    那是多鉚蒸剛的最高杰作,那是純爺們的究極浪漫。

    “叫他【鋼坦克】好了。”

    調兵遣將物資調配都需要時間,隨著氣溫的升高,沉寂了一個冬季的巴拉丁海灣又被船只填滿,卡洛斯已經在鐵爐堡做客了半個月,洛丹倫還有三萬士兵等待著坐船前往米奈希爾港。

    急不得,急也沒用,經驗豐富的將軍們自然會處理好匯聚士兵的問題,而空降指揮最忌諱的就是盲目自大想當然。

    在沒有與圖拉揚會面之前,卡洛斯根本不想去過多思考黑暗之門的戰事,想的越多心理暗示越多,到時候錯漏和偏執就越多。

    所以這一段時間,除了巡查宿營地敦促士兵適應環境之外,卡洛斯根本沒有下達任務的作戰指令。

    原本,卡洛斯還向麥格尼提過,需不需要投入更多的兵力圍剿逃入深山的獸人。

    然而,麥格尼非常干脆的拒絕了卡洛斯的好意。

    不需要,因為不劃算,讓丹莫羅的嚴寒凍死那些獸人才是最佳的方案,保持軍事壓力((逼b )b )迫那些獸人慌忙逃竄居無定所就可以了,投入更多的人力物力,效果未必有現在好。

    明白自己有些想當然的卡洛斯果斷的糾正了心態,開始吃喝玩樂,與梅克托爾研究起侏儒工程學。期間,麥格尼.銅須經常以陪同奧特蘭克國王的名義曠工。

    三個不同種族的老爺們就這樣愉快的度過了一段純爺們從不回頭看爆炸的快樂時光。

    那些工程器械成為了三個魔獸老男孩的大玩具。

    直到白銀之手騎士團的到來。

    對于術士的清剿,基本上已經告一段落,真正跳的歡的家伙,已經倒在了正義的鐵錘之下,惡魔的入侵,明面上被鎮壓了下去,少數逃脫的術士也全部偃旗息鼓大隱于市。

    聖騎士與法師聯手鎮壓暴亂術士的工作取得顯著的階段(性x ng)成果,剩下的防微杜漸的宣傳工作,就交給了各國政府以及達拉然,阿隆索斯.法奧一聲令下,聖騎士們裁判異端的工作中解脫出來,準備再次全(身sh n)心的投入錘爆獸人腦袋的正義事業當中。

    刻骨銘心的仇恨,令這一批聖騎士對獸人的態度非常的堅決,那就是只有死掉的獸人才是真正的好獸人,越是強力的聖騎士對獸人的仇恨也越加深刻。

    這不正常。

    說好的人類道德標桿呢?

    說好的聯盟良心呢?

    克羅米混跡于鐵爐堡美食一條街,對自己的發現產生了疑惑,陷入了我騎怎定體問的思維深淵。

    白銀之手騎士團的南下,還帶來了一個感人的小故事,那就是銅須三兄弟的再次重逢。

    在接受了大半年聖騎士轉化訓練後,穆拉丁.銅須愉快的宣布自己感受不到所謂的聖光之源,放棄了轉職聖騎士的打算。但是這半年的時間穆拉丁並沒有白過,在于諸多歸國的強力聖騎士的切磋中,山丘之王的風暴之錘終于修煉出了名堂,一手飛錘走你練了個百發百中,凶狠異常。這一次,穆拉丁歸鄉,布萊恩正好完成一個考察項目,在鐵爐堡休整,已經好幾十年沒有湊一堆的三兄弟又有借口繞開(禁j n)酒令Happy一番了。

    就在人類矮人一家親的時候,克羅米卻在思考要不要去見見圖拉揚。

    因為克羅米不確定圖拉揚是否會做出“正確”的選擇。

    “小點心和小脆餅賣得最好了,你要來點嗎?”

    變形成侏儒的克羅米遇到了另一個活力四(射sh )的小侏儒,這個賣零食的小家伙瞪著一雙圓溜溜的大眼楮沖克羅米傻笑,掛在(身sh n)前的攤架上,新鮮出爐的小食品散發著(誘y u)人的香氣。

    算了,反正現在自己只是個觀察者,費那麼多心力干嘛。

    “我要這個這個,還有這個,再加一份草莓汁。”

    “謝謝惠顧,六銀十二枚銅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