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94章 天災的最後一位冰凍之心

第494章 天災的最後一位冰凍之心

    ();        決定戰爭勝負的永遠是人,而不是一兩件武器。

    鋼坦克是實際運用中出現了許多意想不到的狀況,比如地底盤太低,比如履帶還是過窄,比如發動機的(性x ng)能問題。

    哪怕造價高昂的大玩具在戰場上有著優異的表現,聯盟內部的質疑聲依然此起彼伏。

    畢竟,聯盟的駕駛員都是怪物。

    很好,相當好,非常的好。

    這樣的質疑對于一個團結的,向上的,充滿活力的團體來說,是非常有必要的。

    卡洛斯欣慰的同時,內心的mmp之力也是抑制不住的沸騰滾動著。

    就算是寫小說,這種破事絮絮叨叨的這麼多章,讀者也看膩味了吧,你們這些當官的就不能忘記rmv-1的造價問題嗎?

    答案是不能。

    恰恰是因為rx-75以及rtx-440的表現過于出色,使得rmv-1這台“末(日r )決戰”兵器受到了質疑。

    之前的試探(性x ng)一戰,聯盟詐敗,依靠新武器的新特(性x ng)打了斯通納德要塞的獸人一個措手不及。但是無論是當時駕駛室里的卡洛斯圖拉揚,還是一旁的白銀之手騎士團成員以及輕裝步兵的指揮官們都知道,攻破斯通納德是不可能的了。

    所以說是詐敗,不如說是一場尷尬的大勝。

    是聯盟自己的炮彈封死了聯盟對軍所有的進軍路線,把斯通納德要塞外圍面向聯盟的那一半變成了嶄新的冒著臭氣的淤泥沼澤。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

    第一次有了和朋友一起開高達的體驗。有了大敗獸人的喜悅。

    兩件快樂事(情q ng)重合在一起。

    而這兩份快樂,又給我帶來更多的快樂。

    得到的,本該是像夢境一般幸福的時間……

    但是,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

    老子挪用軍費的事(情q ng)要東窗事發了啊!

    號外號外!洛丹倫屠宰場,東部王國最大的屠宰場倒閉了,廠長卡洛斯吃喝((嫖pi o)pi o)賭欠下一百七十六萬金幣跑路啦,帶著小姨子跑路啦!我們沒有辦法,沒有辦法,只好用高達低工資。

    原價一百萬兩百萬三百萬的鋼坦克,通通只要二十塊,統統只要二十塊!二十塊,只要二十塊,你買不來吃虧,買不來上當!二十塊,二十塊,真的只要二十塊!王八蛋老板卡洛斯,你不是人,你還我們血汗錢,還我們血汗錢!

    這樣的場景哪怕只是想一想就可怕。

    圖拉揚都不說話了,麥格尼和梅克托爾作為共犯也是守口如瓶,知(情q ng)人士都擺平了,現在需要的只是口碑,是風評。

    卡洛斯仔細的分析後,得出了結論————戰術欺詐太成功了,把自己人都給騙了。

    對于斯通納德圍而不攻,是既定的戰略戰術。但是要欺騙敵人首先得騙過自己人。所以整個計劃的知(情q ng)人數雖然有一百多快兩百號,但是與聯盟此時接近十萬的數量相比,保密工作大成功啊!

    之前一戰,因為預設陣地被破壞,rmv-1除了割草雜兵,根本沒有起到什麼作用,士兵們對于這個大家伙完全沒有什麼直觀感受,低層軍官也覺得有rx-75和rtx-440就夠了,什麼隊長機,怕不是將軍們吃回扣用的大玩具吧。

    所以當卡洛斯最終下定決心時,才明白了什麼叫(屁p )股決定腦袋。

    那就是再次出擊。

    推翻之前計劃的理由是現成的,獸人表現的太差了。

    所以卡洛斯利用五天時間動員了超過兩萬名士兵,肩挑手扛背簍裝,生生的趕工出一條石子路,甚至在第六天還有富余的時間讓rtx-440換上滾筒臨時充當壓路機。

    不,臨時充當這個詞是少數敵對分子的污蔑,rtx-440本(身sh n)就考慮了工程營造的能力,這種功能自古以來就是鋼坦克系列所具有的,偉大的領袖卡洛斯怎麼會連這些都想不到。

    大量的土工作業,聯盟將陣線向前推進了二十公里。

    雖然比不得圖拉揚步步為營耗時一年時間修建的那條防線,但是人多就是可以為所(欲y )為。

    將兩萬戰兵當工程兵用,當民夫使,無非就是多一輪輪換而已,聯盟始終在黑暗沼澤之外保持著高壓態勢。

    圖拉揚雖然在軍費一事上耿耿于懷,但是在維護卡洛斯的核心權威上,從沒有犯糊涂。

    有將領私下找圖拉揚抱怨過,說什麼我們是戰士不是苦工之類的怪話,話里話外就是對卡洛斯大搞土工作業的做法有意見。

    對于這些人,圖拉揚就一個回應。

    “哦?你有比卡洛斯元帥更好的方法?”

    無話可說的,圖拉揚拍拍肩膀就算過了。

    真**一通給我三千猛男,吾可踏平部落的傻【嗶】,圖拉揚直接就動用職權送他去修路。

    因為高層將領都看的真切,比起那些弄險的戰術,卡洛斯現在干的事(情q ng)是在絕部落的生路。

    一但將道路修通,部落所有的個體戰力優勢都將((蕩d ng)d ng)然無存。

    只要有了這條可以過人走馬的硬化道路,聯盟大軍在人數和物資準備上的優勢就將無限大。

    而圖拉揚甚至腦補出了卡洛斯眼前的計劃是在為後續的突襲黑暗之門做實驗準備。

    天地良心,艾澤拉斯的頭號卡吹沒有發現,艾澤拉斯的二號圖吹現在滿腦子都是錢與野蠻人。

    什麼?你們問艾澤拉斯的頭號圖吹是誰?

    當然是二號圖吹的老岳父泰瑞納斯啊。

    吾有上將軍圖拉揚,可斬獸人。

    即使出發點不正,卡洛斯也干不出送自己人枉死的腌事。

    周密的計劃部署後,一場三萬人規模戰役進入倒計時。

    大量的岩石被粉碎成拳頭大小的碎塊,rtx-440再次顯示了通用型機體強大的多用途功能。

    真正六個方向,聯盟士兵們用碎石和干土築造了一個超大型的堤壩,準備抽干這一部分沼澤的水,重新奠基。

    計劃到這里就夠了。

    前方,斯通納德方向,圖拉揚和莫格萊尼將繼續擔任rmv-1的駕駛員,率領之前那一批弓弩手進行壓制作戰。

    而卡洛斯則在後方坐鎮。

    如果獸人放任聯盟搞基建,卡洛斯準備真的在黑暗沼澤的邊緣地帶修建一座大型的要塞。

    如果獸人分兵來搞破壞,那麼卡洛斯就帶人圍殲這股敵人。

    至于圖拉揚可能戰敗這個選項,從來不在卡洛斯的認知里。

    開玩笑,艾澤拉斯二號圖吹的名號豈是虛假的。

    就在聯盟這邊嗨到不行的時候,奧格瑞姆卻在斯通納德一間破舊不堪的木板房里握著一個老獸人的手。

    “大酋長,黑暗從我眼前散去,我又感受到了元素之靈的召喚,咳咳。背棄薩滿之道,是我一生最大的難過,咳咳咳咳咳。”

    劇烈的咳嗽聲令老獸人痛苦不堪,但是奧格瑞姆對此毫無辦法,他是個戰士,不是醫師。

    一陣劇烈的咳嗽之後,老獸人看起來稍微好了點,他蒼白的面容有了一絲紅潤。

    “這是我應得的懲罰,是我先背棄了元素之靈的信任,投入了暗影的懷抱,現在又奢求元素之靈的幫助。這是我罪有應得。”

    老獸人制止了奧格瑞姆,讓他不要打斷自己說話。

    “我在土元素的幫助下,以斯通納德後山的一處裂口喂入口,打通了一條繞過群山隧道。有些地方可能還不能通人,但是我確定我打穿了。”

    老獸人將一張不知道什麼動物制成的皮紙卷交到了奧格瑞姆手上。

    “我只能為部落做這麼多了,大酋長,帶領族人們活下去,原諒我之前的過錯,讓我以一個薩滿的(身sh n)份回歸大地。求你了,求你了……”

    老獸人的精力隨著(身sh n)軀的腐朽而流逝,最終,他癱倒下去,再也沒有醒過來。

    奧格瑞姆攤開手里的皮紙卷,看著三歲小獸人級別的涂鴉,長嘆了一聲。

    “帶人去後山找一條地縫,也可能是山洞,深不見底那種。要保密,去吧。”

    像個薩滿一樣……

    奧格瑞姆強迫自己不要回憶往昔,聯盟就要來了,現在部落需要的是鋼鐵一般的意志,而不是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