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95章 四月間葡萄架喲上開

第495章 四月間葡萄架喲上開

    卡洛斯不經意間,又改變了艾澤拉斯的戰爭。

    過往幾萬年,算上泰坦揍元素揍古神那幾場約架,發生在艾澤拉斯星球上的戰爭,基本(套t o)路還是運營,暴兵,f2a那一(套t o),說白了就是左鍵框選右鍵rua~~~~~

    泰坦和守護巨龍這麼玩,是看不起對手,憑本事爆的兵,為什麼要和敵人講。

    而暗夜精靈和巨魔,那是憑本事下的崽兒,我們就是人多,我們就是比你強。

    到了高等精靈和人類這一塊,雖然沒有前面那幾位的豪氣,戰爭的勝負依然是由戰斗力、士氣等傳統因素決定。

    所謂的戰術也無非是用各種方法手段找一個rua~~~~一波的機會。

    所以在人類世界,士兵就是士兵,農夫就是農夫,士兵負責砍人,農夫負責砍樹。

    卡洛斯在黑暗沼澤的攻略過程中,打破了這一約定俗成的傳統。

    第一次,聯盟的士兵們接受了正規的土工作業培訓。

    每一個矮人都是天生的土工作業大師,掘地求生是他們刻在骨子里烙在靈魂上的種族天賦。但是矮人的數量不夠,趕不上卡洛斯戰爭時刻表,所以人類士兵只能一邊掄著劍,一邊揮舞鋤頭。

    黑暗沼澤的範圍實在太大了,哪怕是十萬猛男,在面對浩瀚無垠的黑暗沼澤時,也顯得那麼的渺小無力。

    沒錯,原本用來形容星空與大海的浩瀚無垠用來表述黑暗沼澤也沒錯。

    是真的大。

    兩個月的時間,卡洛斯帶著聯盟向前推進了五十公里,改造擴建道路超過三百公里,將前線陣地挖到了斯通納德外圍不足五公里的地方。

    獸人的應對也沒有超出聯盟的預計,大量的兵力囤積斯通納德,戰爭的態勢進一步的升級。但是奧格瑞姆的耐心超出了卡洛斯的預計,獸人的戰爭智慧更是超出了人類的估算。

    在面對人類炮火的狂吼亂炸時,在面對前所未見的鋼坦克時,獸人做出了最正確或者說最無力的應對。

    比爛。

    獸人的苦工主動外出松土,將斯通納德面向聯盟陣地的方向全部變成了爛泥沼。

    我出不去,你也別想過來。

    大片大片的沼澤植物被燒毀,地下**多年的殘骸被翻出,在聯盟與部落的對抗前線,惡臭成為了支配所有生命的味道。

    士兵們叫苦不迭,將軍們卻松了口氣。

    計劃還算順利。

    侏儒飛行員們經過一個多月的努力,終于測定了黑暗之門的方位坐標,工程部隊已經在另外的方向開始了施工作業,根據矮人和侏儒的工程大師們的預案評估,在沒有獸人干擾的(情q ng)況下,只用四個月就能開闢一條突襲黑暗之門的通道。

    這很好。

    沒有將領對卡洛斯的異想天開提出質疑。

    四個月的時間,聯盟等得起。

    因為換誰來,都沒有自信說一定能夠在黑暗沼澤戰勝獸人,更別提給出期限。

    所以當卡洛斯提出這麼個看起來還像回事的戰爭方案後,大家都覺得還不錯。

    哪怕圖拉揚也是如此。

    圖拉揚的火油計劃,囤了一年多的油料,也沒有絕對的信心燒掉斯通納德,與之相比,卡洛斯的計劃看起來靠譜的多。

    那麼就干吧。

    搏一搏,單車變摩托。

    底層士兵挖挖挖,上級軍官喊喊喊,高級將領算算算。

    卡洛斯成功的將一場血腥的戰爭變成了一場說干就干的搬磚。

    為了應對聯盟殺人不見血的刀……鏟,部落只能緊跟步伐加入舞鏟階級。

    但是失去了大片的有效控制區域後,部落獸人在物資上的匱乏就顯得更加致命。

    人類可以從艾爾文森林獲取數之不盡的木柴,可以從群山與溪谷中獲得河沙與石料,可以從整個東部王國籌集物資。

    反觀獸人,要什麼沒什麼,甚至連大小合適的石料都難搞到,更別提適用的木柴。

    在這場靠腦補推演發展的軍備競賽中,奧格瑞姆一個頭兩個大。

    聯盟為什麼不大局進攻,成為了部落大酋長最疑惑的問題。

    如果自己是聯盟統帥,斯通納德已經是一片焦土了。

    產生疑問,就要去發現並解決問題。

    獸人用無數偵察兵的犧牲換來了重要的(情q ng)報。

    那些不要臉的人類布置了口袋陣,準備(陰y n)我們。

    這一條信息帶給了奧格瑞姆一個大膽的想法。

    或許能夠堅持下去。

    聯盟覺得他們優勢很大,想要用最小的傷亡換取最大的勝利,明明a上去就贏了,偏偏要把我們包個圓。

    這就可以((操c o)c o)作了。

    夜以繼(日r )的,聯盟逢山開路遇河搭橋,向著黑暗之門修建道路。

    (日r )以繼夜的,部落不斷派遣苦工修繕老薩滿用(性x ng)命溝通的隧道。

    在命運的戲謔下,聯盟和部落選擇了同樣的手段。

    但是在克羅米眼中,這場鬧劇一般的戰爭卻比之前獸人與人類的所有戰爭都更加慘烈。

    奧格瑞姆依靠那條隧道,不斷的將駐守黑暗之門的兵力向前線輸送,卡洛斯距離鑿通群山深入沼澤的距離也不遠了。

    當雙方都覺得優勢足夠大的時候。

    卡洛斯會用一次聲勢浩大的進攻掩飾自己對黑暗之門的突襲。

    而奧格瑞姆會用遠比聯盟預計中多得多的兵力進行一場絕地反擊。

    不管勝負如何,這都是一場慘烈的廝殺。

    不管聯盟是否拿下黑暗之門,斯通納德都將變成一處絞(肉r u)機。

    頂住了,獸人歸路斷絕,只能束手就縛或者逃亡荒野。

    頂不住,沖破了封鎖的獸人將把剛剛開始恢復元氣的艾爾文再次變成一片焦土。

    被榮耀、使命、責任,或者說**說束縛的戰爭雙方,眼中已經沒有後果,只有敵人。

    但是站在旁觀者的立場,克羅米的內心只有一聲嘆息。

    歸根結底還是在爭奪生存的權利。

    以技術員的(身sh n)份混入聯盟內部,克羅米用最近的距離觀察著卡洛斯的所作所為,對于是否要提點他獸人擁有伏筆產生了疑慮。

    雖然守護巨龍的態度是中立的,但是巨龍本(身sh n)是具有傾向(性x ng)的。

    紅龍目空一切,綠龍偏(愛 i)暗夜精靈,克羅米對侏儒(情q ng)有獨鐘。

    一但卡洛斯的戰略出現偏差,最壞的結果就是聯盟奪取了黑暗之門,而部落沖出斯通納德一路向北,那些人類為了運送物資而修建的道路將成為獸人的生命通道,局勢將糜爛到不可估量的地步。

    那些被切斷了後路的獸人為了生存什麼都干得出來。

    但是長久以來的職業((操c o)c o)守和專業素養令克羅米選擇了中立。

    什麼都不做。

    觀察者就要有觀察者的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