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198章 靈車漂移二缺一

第198章 靈車漂移二缺一

    天才壹秒住,檳 ┘ 市 f。

    “嘿,雷斯林,你做出決定了嗎?”

    女性奎爾多雷精靈索拉在一處僻靜的街角堵住了黑袍法師。☆→☆→,

    “什麼決定?”

    黑袍法師對于女精靈並無好感,只是出于法師的修養而停下了腳步,眉角還是忍不住抖了抖。

    “奧特蘭克國王卡洛斯的招攬啊!”

    索拉雙手抱胸,將自己雄偉的胸部襯托的更加的醒目。

    “很抱歉,我並沒有收到任何關于卡洛斯陛下的會面邀請,更無從招攬一說。”

    雷斯林點了點頭,示意自己還有事,就準備離開。

    結果被索拉擋住了去路。

    “得了吧,有心人誰不知道那個一身盜賊痞氣的大光頭落雁就是卡洛斯巴羅夫的代言人。你確定沒有受到過那光頭的招攬?”

    女精靈嘴角帶著嘲弄的笑容。

    “好吧,這不是什麼秘密。是的,落雁爵士是和我談過話。然而,這和你有什麼關系?”

    黑袍法師的耐心在逐漸流失著,他不知道自己還能忍受眼前這個女精靈多久。

    “當然有,因為我們兩個是一類人啊。”

    索拉突然顯得很開心的樣子。

    “很抱歉,我是純種的人類,和你們奎爾多雷精靈可不是一個品種。”

    雷斯林忍不住露出了嘲諷的神色,然後發現自己失態了,很快又恢復了面無表情的狀態。

    “你不懂,我不怪你,畢竟你還只是個孩子。”

    索拉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一點沒有顧忌黑袍法師額疼暴露的青筋。

    “如果沒有其他事,我先離開了,女士。”

    黑袍法師摸不清這個女精靈的深淺,也沒有在斯坦索姆鬧事的打算,最後決定避開麻煩。

    然而雷斯林不想惹麻煩,麻煩卻找上了他。

    女精靈一個躥步,又擋在了轉身準備離開的黑袍法師身前。

    “好吧。我不和你猜謎語了。明說吧,我們兩個都是有求于阿隆索斯法奧大主教的異類,並且都是被更大的異類卡洛斯巴羅夫看上的人。所以,我想要听一听你的意見。”

    索拉收起了一臉的戲謔。露出了認真的神色。

    “……”

    黑袍法師在思索著什麼,沒有搭話。

    “我啊,曾經是當過牧師的,然而後來發現就算混成主祭,也改變不了什麼。就轉職當游俠去了,反正我們精靈命長,什麼東西只要肯花時間去學,總能學出點成績。結果我發現及時混成了游俠領主,對于實現我的理想也無濟于事,所以我迷茫了,放縱了,莫名其妙被按上個無政府主義者的名頭。在被銀月城放逐之後,我到斯坦索姆來散心,結果見證了聖騎士的組建和發展。我突然發現這職業特別適合我啊。本來我死乞白賴的把阿隆索斯法奧煩的不行,終于混到個旁听見習的資格,結果後悔死了。雖然聖騎士這職業是阿隆索斯法奧開發出來的,但是幾乎所有的聖騎士都承認,當世最強者是卡洛斯巴羅夫,就連白銀之手騎士團的聖光教典,都大段大段的照抄奧特蘭特國王去年寫的那本《聖光照耀著誰》。所以啊,我很心動啊,跟著那個返祖的家伙,似乎不是什麼壞事情喲。”

    听著索拉說了一大堆。雷斯林不為所動,因為女精靈通篇都在扯淡,根本沒有一點實質內容,完全就是用語氣和聲調在煽情。

    除了撇清自己順便黑了一把卡洛斯陛下。女精靈幾乎沒有任何話柄落下。

    但是法師的學者之心作怪,雷斯林有些走神了。

    雖然在人類起源上,眾說紛紜,但是所有研究者基本都同意,洛丹倫不是人類最早的故鄉。所以遷徙說作為主流學說,分為兩大猜想。一是人類先祖是從卡利姆多遷徙過來的;另一說法則是人類祖先來自諾森德。

    隨著研究的深入和發展,越來越多的證據指向了第二種,也就是人類先祖來自諾森德。而奎爾多雷精靈的旁證也是否認了卡利姆多遷徙說他們就是那邊來的。

    所以說卡洛斯陛下返祖似乎不為過,畢竟只有諾森德的維庫人才有那麼高大的體格,現在的人類在體格上可要小的多。

    但是不行啊,誰敢說人類的祖先是那些野蠻的維庫人,不被綁廣場上點天燈才見鬼了,為這種事情送命,雷斯林完全沒有興趣。

    就在黑袍法師雷斯林走神的時候,女精靈索拉繼續說話了。

    “而你,小男孩,你也有求于大主教,原因嘛,讓姐姐看看你的左手好不好。”

    一瞬間,雷斯林感覺到一陣電流從尾椎骨直沖天靈蓋。

    “你想……”

    話還沒有說完,只來得及擺出個防御的姿態,黑袍法師纏滿符文繃帶的左手手腕就被曾經的精靈游俠領主握住了。

    “放松點,在這個距離上,我用指甲戳都能戳死你,你沒有死就是我最大的誠意。”

    索拉握了半分鐘左右,松開了雷斯林的手,黑袍法師立刻退開三步,身上閃過魔法靈光,在一次呼吸的時間里為自己施加了三層魔法防御術,顯示出了超凡的實力。

    但是讓雷斯林感到困惑的是,自己的反擊似乎沒有生效。

    “你是在奇怪為什麼虛弱詛咒沒有生效是嗎?當然是因為我的魔法抗性比你想象中要高得多啊。”

    索拉愉快的笑了起來。

    “梅里冬風的徒子徒孫啊,難怪你要一身黑袍,哈哈哈哈。”

    笑了一陣之後,索拉補充了一句。

    “順便告訴你喲,在當牧師之前,我也是個不那麼差勁的魔導師。”

    黑袍法師擺出如臨大敵的神色,抽出了魔杖。

    “淡定,小男孩,你的左手應該是自己玩脫了,對吧?所以你需要聖光的力量制止枯萎的蔓延。梅里冬風當初是生命走到了盡頭才研究那個的,你年紀輕輕的,有什麼想不開的?”

    索拉有些疑惑的問道。

    “力量,是需要代價的。”

    對方實在讓他摸不出深淺,所以雷斯林沒有下定決心動手。何況自己的底細阿隆索斯法奧是知道的,只要這個女精靈索拉不是達拉然的執法者,自己就不需要當場暴走。

    在現在的斯坦索姆殺人,代價是在太大,雷斯林不想在目的未達成之前就被攆的東躲西藏。

    “所以啊,當我小弟吧。”

    索拉張開了懷抱,臉上露出聖潔的微笑,就如同虔誠的聖母一般。

    “哈!?”

    黑袍法師愣住了,這是唱的哪一出?

    “要換個社團混,自然需要拉幫結派咯,本來只是來詢問下你的意見,結果說著說著我自己把自己說服了。跟我一起去那個墳頭蹦迪的家伙那一起混吧,大姐姐罩著你喲。”

    索拉一臉正經的說出了粗鄙之言。

    而幾乎同一時間,卡洛斯听著禿兄的報告,簡直三尸神跳。

    “吶,禿兄,作為個王者,有個響亮的名號沒錯吧?”

    卡洛斯問道。

    “是的,陛下,理所應當。”

    卡洛斯的情報頭子恭敬的回答道。

    “那麼屹立群山之巔的雪色憤怒,這個名號怎麼樣?”

    卡洛斯繼續問道,聲音有些顫抖。

    “非常好,陛下,很適合您。”

    禿兄的回答非常真誠。

    “那麼,你能告訴我,這個墳頭蹦迪的稱號是怎麼回事?”

    卡洛斯顫顫巍巍的將手中的鉛筆扔到了擺放在桌子正中央的地圖上。

    “您是指在敵人墳頭飛舞的白焰?這是圖拉揚閣下根據屹立群山之巔的雪色憤怒篡改的。”

    禿兄如實回答。

    “呵呵呵,哈哈哈,啊哈哈哈哈。所以我的正版無人提及,圖拉揚的盜版已經廣為人知人?”

    卡洛斯發出了聲嘶力竭的低沉咆哮。

    “陛下,恕我直言,在取綽號這方面,您和圖拉揚閣下之間存在著巨大的差距。”

    禿兄在成為卡洛斯的私人情報主管後,始終提醒自己,要在這個位置干好,誠實和忠心是關鍵。(未完待續。)

    ps︰解釋下吧,不是作者君打臉,剛說要爆發還債就斷更。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啊。

    本來奶奶住院,說好我家和我姑媽家一周照顧一星期。結果剛休息兩天,我媽哮喘復發了。

    我表姐膽結石需要動手術。于是我姑媽需要照顧我表姐,被辦法輪換了。我和我爸分開照顧我奶奶和我媽。

    但是我爸身體也不好,而我奶奶和我媽住的醫院又不是同一家。

    直到今天,我姨媽接了我的班,我終于回家了。

    因為我媽怕拖累家庭,總想出院,沒人看著就辦手續去了。

    雖然這本書在眾多書友的支持下成績不錯,作者君也怕斷更敗人品掉成績。

    但是和家庭比,和母親比,錢財什麼的都是浮雲。

    容作者君緩一緩,還債什麼的不敢再提了,只能保證絕不太監。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