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00章 Dog Day’s

第500章 Dog Day’s

    機緣,也被稱之為孽緣。

    機緣巧合之下,是宿命的孽債糾纏。

    卡洛斯在短暫的休息後,挑選了一個半軍團大約四千四百名體力與意志力尚佳的士兵,沿著獸人故有的交通路線,準備跨越山口偷襲斯通納德,而剩下的疲兵大隊,一邊防備著黑暗之門,一邊做整修。

    在卡德加或者說達拉然的法師們對黑暗之門進行研究之前,卡洛斯不想玩蛇,搞什麼德拉諾一(日r )游,萬一兩個世界空氣成分不同,一口氣吸死自己,怕不是要成為青史留名的千古帝王喲。

    所以,奇襲黑暗之門後,留下防守的,是一萬多名戰斗力如同山體滑坡一般的老戰之師。

    而奧格瑞姆派去奪回黑暗之門的獸人,沒有選擇故有的道路。

    因為太遠了。

    在火刃氏族的帶領下,獸人發揚了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大無畏精神,穿過了黑暗((逼b )b )仄的地下通道,提前了兩天時間抵達了黑暗之門外圍。

    兩只戰力尚存的部隊完美的錯開了行進路線。

    換家樂,樂換家。

    卡洛斯在成功偷襲了獸人駐守的黑暗之門後,終于知道了什麼叫出來混遲早是要還的。

    可惜,這一次,天命在聯盟這邊。

    之前的奇襲作戰,堪稱人類戰爭史上的壯舉,士兵們跨越了意志與體能的雙重考驗,接受了饑餓與寒冷的交疊磨難,才換來了黑暗之門的掌控權。

    這是意志力的勝利,是精神的勝利。

    但是不管是意志力還是精神,不會總是勝利,在戰後,超過三成的聯盟士兵脫力病倒,哪怕有聖騎士們實戰聖光法術幫助治愈,大規模非戰斗減員已經是不可避免的事實。

    不是如此,卡洛斯根本不會留下這麼多人守衛黑暗之門。

    火刃劍聖們的行動已經足夠迅速了。

    但是斯通納德與黑暗之門間的距離就是有那麼遠,當獸人做好準備的時候,聯盟軍隊也已經開始恢復元氣。

    更何況,戰後總結是聯盟的優良傳統,在侏儒工匠們的巧手下,黑暗之門外圍已經布置了一圈簡易地雷,這些劣質地雷殺傷力是個笑話,唯一的優點就是聲響夠大。

    在失去了隱蔽(性x ng)後,獸人只能選擇強攻。

    于是卡洛斯終于有機會說出那句經典台詞。

    “是什麼給了你勇氣直面我的怒火!”

    在這個雨夜,同樣被饑餓和寒冷折磨著的獸人向著黑暗之門發起了死亡沖鋒。

    在這個雨夜,恐懼與憤怒並存的聯盟士兵架好盾牌高舉利刃等待著獸人上前。

    在這個雨夜,火刃氏族最後的劍聖們燃燒著生命上演著一場風暴與劍刃的舞蹈演出。

    在這個雨夜,聖騎士們用聖光點亮了漆黑的夜晚與雷霆一起編制出震懾人心的璀璨。

    卡洛斯站在通往黑暗之門的最後一級平台上,看著腳下征戰不休的場景,眼眸平靜如水。

    簡單的算術題。

    如果部落真的放棄了正面戰場,全線撤退,那麼此刻圍攻黑暗之門的就不止這麼點人,遠處的黑暗沼澤也不會如此平靜。

    如果獸人沒有放棄對勝利的渴望,那麼眼下這些獸人不過是以及之道還施彼(身sh n)的小股部隊。

    起了這次奇襲,我準備了三個月有余,你們獸人何德何能,想把我拉到你們的檔次?

    論經驗,我卡洛斯.巴羅夫比你們豐富不知道哪里去了!

    當奇襲失去了一個奇字,獸人就已經輸了一半。

    只不過回家的路就在前方,黑暗之門所散發的幽邃熒光如同黑夜中的火把吸引著獸人飛蛾撲火罷了。

    聯盟士兵在休整之余,修復的鹿角拒馬一類的防御工事,此刻起到了大用處。

    雖然人類士兵不在狀態,獸人的戰士也好不到哪里去。

    聯盟與部落在近四年的戰爭當中,雙方都不斷的在學習成長,磨礪各自的戰爭技藝。

    唯獨今天的這場戰斗,仿佛將時代倒撥了幾百年。

    大隊的獸人被更大隊的人類拖住,被黑暗沼澤折磨的疲憊不堪的兩家士兵都仿佛失去了一招斃敵的能力,黑暗中,昏暗的火把映照下,喊殺聲震天,卻不見尸橫遍野。

    火刃氏族的劍聖們一馬當先,用手中的利刃破開聯盟軍士們的陣列,朝著黑暗之門突進,而卡洛斯手下最後的精銳,他的近衛兵團,以及加上他自己,總計一百零一名聖騎士,則站在通往黑暗之門的必經之路上等待著敵人的到來。

    戰爭的輸贏,仿佛已經和普通士兵無關,不管聯盟還是部落,雙方的士氣都低迷到一個夸張的地步,支撐他們戰斗下去的理由,不過是期待著“英雄”們創造奇跡。

    哪怕有了預警,從黑暗中沖出的獸人依然刺激著聯盟士兵(身sh n)心俱疲的軀體。

    而奇襲的失敗,在這場強攻作戰中,面對數量遠超己方的人類,獸人們同樣感到絕望。

    一場萬人規模的大戰,勝負僅僅掌握在不到一千人手里。

    到底是劍聖們能夠殺破敵陣,還是卡洛斯能夠守住黑暗之門。

    最後的戰斗,開始了。

    能夠追隨劍聖沖殺到黑暗之門前的獸人,數量並不多,甚至還沒有火刃氏族的劍聖數量多,但是就這兩百來號獸人,卻擁有著千軍萬馬一般的威勢,每個人都仿佛擁有著我一個人就是一支軍隊的氣概。

    可是他們面對的是卡洛斯,是聖騎士,是一位以武力見長的國王的親衛隊,是四百一十七名從漫長戰爭中活下來的老兵。

    曾經,卡洛斯的親衛隊人數多達千人,但是如同血(肉r u)磨坊一樣的戰場消磨了這些士兵的生命,到現在為止,這支隸屬于近衛軍團的親衛隊,名額只剩下三百一十八人。

    聖騎士不怕死,作為國王的親衛,這些士兵的職責就是替國王去死。

    當聯盟與部落最強硬的兩股力量踫撞到一起,剩下的只有火花飛濺。

    明明退一步,就能活命,侍衛們寧願被擊穿盔甲也要用(胸xi ng)膛卡組獸人的武器,讓戰友一刀了斷了眼前面目可憎的獸人。

    明明拋開隊友就能逃命,劍聖們用生命捍衛者這個屬于獸人的最高榮耀,用行動證明了什麼叫不勝利毋寧死。

    一場不足千人的戰斗,慘烈程度更甚不遠處的萬人大混((操c o)c o)。

    劍風起旋,是死亡之舞,聖光閃耀,是榮耀之處。

    卡洛斯的雙眼已經充盈著力量,洞破黑暗感受著戰斗的(熱r )忱。

    “你們守在此處,不要讓宵小進出。”

    卡洛斯對護衛在自己四周的侍衛下達了命令之後,離開黑暗之門,一步一步的走下台階。

    每一個戰死的侍衛,他都能叫出名字,每一個出現在眼前的獸人劍聖,都覺得眼熟。

    卡洛斯突然不羨慕遠方的圖拉揚了。

    今夜這一戰,注定會是一場傳奇的落幕。

    而新的傳奇,注定會在這一(日r )被世人銘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