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01章 亡者歸來

第501章 亡者歸來

    奇跡之所以稱之為奇跡,就是因為絕大多數人都听說過卻沒有見過。

    如果奧格瑞姆在這種(情q ng)況下都能帶領部落翻盤,那麼這本(身sh n)就不能稱之為奇跡。

    那叫什麼?

    不鎖血不會玩!

    歡迎加入墳頭樞紐,大酋長初代目。

    咳咳……

    獸人的榮耀與尊嚴,來自種族的認同感驅使奧格瑞姆做出了分兵回援黑暗之門的決定,甚至搭上了火刃氏族,搭上了幾乎所有忠誠于自己的的劍聖。

    奧格瑞姆做出了部落大酋長應該做的事(情q ng)。

    剩下的,只有一件事————活下去。

    放在兩年前,八萬聯盟軍隊不過土雞瓦狗而已,部落的大軍只需要壓上去,那些人類都得完蛋,一個別想跑。

    然而時過境遷,是部落,是獸人,親手栽培出了聯盟這個怪物。

    當奧格瑞姆率領著心存死志的獸人一路反攻的時候,聯盟並沒有如同設想中的那樣層層抵抗拖延阻敵。

    誠然,部落獸人現在依靠的只是一股子憤慨和斗志,拖的時間越久,對聯盟越有利。

    但是圖拉揚如同糞坑里最硬的那塊石頭,選擇了最強硬的應對方式。

    你要戰,那便戰!

    不準出黑暗沼澤,滾回去!

    戰況最激烈的時候,獸人七次沖破了聯盟最後的防御工事,然而都被人類頂了回去。在要塞失守時,圖拉揚甚至引爆了軍火倉庫也要拉上獸人墊背。

    沒有試探進攻,沒有調兵遣將,沒有輪休替換。

    在【最後的戰役】這樣具有煽動(性x ng)的台詞下,所有的聯盟將士都知道了一件事︰敵人死完了,自己就能活下去。

    艾澤拉斯存在以少勝多,缺從來沒有什麼以弱勝強。

    當恐懼無法蔓延,當人類抑制住對于熟人部落的畏懼,哪怕奧格瑞姆奮戰在最前線,也無法改變可以預見到的命運。

    既定天命!

    獸人,要撐不住了。

    對于悲慘命運的恐懼驅使獸人爆發出最後的潛力,這股戰斗的狂(熱r )驅使著獸人悍不畏死,驅使著部落勢如破竹。

    但是世界是物質的,獸人的生命也是鮮活的,渴了要喝水,餓了要吃(肉r u),在聯盟漫長的封鎖中,獸人已經不是當初的獸人了。

    高昂的斗志可以讓獸人暫時忽略(身sh n)體的疲憊,獻血的刺激可以讓戰士們遺忘傷病的痛苦。

    可是悍不畏死的獸人,面對的是同樣舍生忘死的敵人。

    就如同斯通納德背後的山口封鎖住前往黑暗之門的道路,聯盟布防的關隘也鎖住了獸人的求生之路。

    寬度不足三千米的山口,是密密麻麻的聯盟旌旗,沖破山口,奧格瑞姆有把握代領獸人將剛剛恢復元氣的艾爾文地區變成一片赤地。

    但是,此時此刻的部落,就如同玻璃罐里的蒼蠅————前途一片光明,就是沒有出路。

    奧格瑞姆面對是人類近千年以來最強大的一支軍隊,是以消滅獸人為目的的一支復仇大軍。

    部落的大酋長以他豐富的經驗在第一時間判斷出,獸人唯一的活路就是力戰,血戰,死戰。

    只有不計傷亡的沖破聯盟的封鎖,部落才有轉圜的余地。

    可惜,奧格瑞姆的對手是圖拉揚,是聯盟最閃耀的新星,用一般人能听得懂的話來描述就是聯盟頭最鐵的將領。

    沒有哪個將領會把幾萬人的部隊摞磚頭一樣的擠在一起,一但前軍崩潰,後方一無所知的士兵會在懵((逼b )b )中被沖垮,也就是所謂的兵敗如山倒。

    但是圖拉揚就這麼做了。

    不僅這麼做了,還把事(情q ng)做絕了。

    用最強硬的姿態應對獸人的反撲,圖拉揚將奧格瑞姆的努力視為部落垂死的掙扎。

    當獸人的第一次攻勢被遏制住後,其實雙方的將領都明白,這場漫長的戰爭,結束了。

    奧格瑞姆沒有放棄對勝利的渴望,圖拉揚也不(允y n)許聯盟再次動((蕩d ng)d ng)。

    一場長達三天的鏖戰,從白(日r )到黑夜,從黑夜到黃昏,從(陰y n)雨天打到艷陽高照,從和風細雨打到雷霆咆哮。

    圖拉揚一直戰斗在第一線,一直戰斗到獸人開始崩潰。

    這一刻,他終于明白了什麼叫做人多就是可以為所(欲y )為。

    卡洛斯派去偷襲斯通納德的軍隊沒有成為壓垮奧格瑞姆的最後一根稻草,這些聯盟的戰士在大決戰發生後的五天才抵達斯通納德。

    獸人早已經放棄了自己的要塞。

    傷亡慘重的獸人為了躲避聯盟的追殺,放棄了現成的道路,深入到沼澤深處,分散成小股人馬,遁入群山深處。

    已經夠了。

    缺衣少食的獸人,失去組織的獸人……

    部落完了。

    粗略估計,奧格瑞姆引兵北上的獸人超過四萬,戰死兩萬多人,投降一萬多人,就算加上斯通納德那些老弱病殘孕,逃亡的獸人不會超過五千。

    已經夠了,大自然會替代聯盟制裁那些獸人的。

    這一次,戰爭真的結束了。

    不計後果的死戰,聯盟一方也稱得上傷筋動骨。

    但是圖拉揚還是第一時間將援兵和補給送到了黑暗之門。

    巍峨的黑暗之門,就那樣安靜的矗立在那里,既不渺小,也不卑微。

    卡德加風塵僕僕的趕來,感受著黑暗之門散發出的澎湃魔力,忍不住稱贊了卡洛斯。

    “你做的很對,貿然穿越黑暗之門是一件危險的事(情q ng),讓我研究研究。”

    沒有人懷疑聯盟會輸掉戰爭。

    但是當勝利真的降臨,許多人都有了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贏了?真的贏啦!

    在這宏偉壯觀的黑暗之門面前,在這幽邃深奧的魔法偉力之下,誰又敢自稱是勝利者。

    聯盟的捷報傳回洛丹倫,百姓歡呼雀躍,達拉然與銀月城欣喜若狂。

    但是在黑暗之門下,卡洛斯凝視著世界另一端的深淵,黑暗之門上,克羅米對峙著麥迪文。

    “你不應該出現在這里,守護者。”

    “但是我來了。”

    “你不該來。”

    “我必須來。”

    “離開吧,這個世界已經不需要你守護了。”

    “克羅米,我听說過你,你過于自負了。”

    “自負?不,這是所有世界線必然的選擇,星界法師,你沒有听到群星的召喚嗎?”

    “听到了,當我復活後,當我真正的做回我自己,我就明白了自己的使命。青銅龍,((操c o)c o)弄命運不再是你們的特權,現在的我也可以。”

    “如果你也能看到命運的軌跡,就更不應該出現在這里。”

    “必須關閉黑暗之門,否則當這扇大門抽干德拉諾的元氣後,下一個毀滅的就將是我們的世界。我是它的締造者之一,我知道它是個什麼樣的怪物。”

    “……”

    眼看克羅米陷入了沉思,麥迪文也退讓了一步。

    “還有時間,讓我們大家都想想吧。但是青銅龍,時間並不多了,凡人的戰爭已經結束,屬于怪物們的戰爭一直沒有停歇。我尊重諾滋多姆,尊重你們青銅龍軍團所做的一切努力。但是不要讓我等待太久。”

    黑夜中,麥迪文化作渡鴉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