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03章 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叨逼

第503章 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叨逼

    我抽煙燙頭紋(身sh n)打架交了十幾二十個男朋友,但是我知道我是個好女孩。

    誰信啊。

    我剛愎自用任人唯親殺人放火不顧形象聲譽,但是我知道我是個大英雄。

    你以為你是伊利丹啊。

    雖然聯盟內部推諉扯皮的事(情q ng)不少,卡洛斯還是耐著(性x ng)子按規矩辦事。

    這個時代孤高的救世主只有在死後才被人懷念,卡洛斯想要拯救世界,更想要享受生活。

    所以只有自己守規矩,才好大耳刮子糊在不守規矩的人臉上。

    這就是規矩律法的本質。

    聯盟那麼大,奧特蘭克那麼小,卡洛斯不可能一有事(情q ng)就動員奧特蘭克一家單干,更不能總是虧損巴羅夫家族的積蓄以壯軍威。

    黑暗之門的威脅不管你看不看得見,它都擺在那里,不能損我一個幸福大家啊。

    所以回去撕((逼b )b )成為了當務之急。

    但是在回去開大會之前,怎麼也得造成點既成事實,沒有壓力也得制造點壓力才好找聯盟的老爺們要軍費兵員啊。

    于是,破解黑暗之門的封鎖成為了當務之急。

    眼前,艾爾文地區,暴風王國的廢墟上,恢復生產建設的工作距離完成遙遙無期,戰後難民現在連養活自己都困難,更別提為聯盟軍隊提供物資給養了。

    木材石料到處都有,自己挖。

    鐵礦銅料都在地里,自己挖。

    什麼?糧食!

    人(肉r u)你們吃不吃啊,老娘一百多公斤就交代在這了,聯盟士兵殺人啦!!!

    被獸人攆進山里還活了這麼些年熬到**光復中原的,哪有什麼良善之輩,全td刁民。

    曾經左凶悍右忠誠,義字紋腦門,猛字秀(胸xi ng)口的鐵馬兄貴會,在不到一年的時間里,已經被這些暴風城遺民((逼b )b )成了鐵馬居委會。

    好多心心念念要光復暴風城重新當貴族老爺的兄弟會成員,此刻終于想起了聯盟的好,開始懷念洛丹倫的雪。

    比如加文拉德。

    暴風王國出生的他,曾經作為暴風騎士團的一員參與了第一次獸人戰爭,跟隨安度因洛薩打完了全場,是被譽為集忠誠與信諾于一(身sh n)的男人。

    你們說,這種要出(身sh n)有出(身sh n),要功績有功績的家伙,暴風城復國了怎麼也該混個大公爵當當吧?

    別想了,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加文拉德已經快被支離破碎的政務((逼b )b )瘋了。

    要錢要糧要補給,劃地搶水吹牛((逼b )b ),已經有幾百個自稱某某前暴風城貴族合法繼承人的家伙向鐵馬兄弟會宣稱自己是xxx的領主咯,甚至加文拉德自己都多了七八個看起來比他還老的佷兒子。

    現在的暴風城舊地,根本就是一個爛泥潭。

    失去了獸人的壓迫後,【老子又活過來了】的難民們紛紛開始打聯盟的主意。

    沉迷于復國榮光的鐵馬兄貴會成員們,這個時候終于清醒過來,已經有一大波人找上卡洛斯,想要重新回到聯盟大家庭的懷抱。

    暴風城的山大王,誰(愛 i)當誰當去,老子不玩了。

    他們不玩了,卡洛斯也不敢玩啊。

    首先,名不正言不順,卡洛斯拿什麼去總領暴風城的政務。

    其次,吃力不討好,說好听了叫百廢待興,說難听點要什麼沒什麼,現在的艾爾文森林,連奧特蘭克城的荒郊都比不上。不對,拿奧特蘭克城比那是欺負人,連重建中的希爾布萊德都比不上。

    最後,為他人作嫁衣裳的事(情q ng),哪怕是他騎士典範卡洛斯,也不樂意做啊。

    救急不救貧,還盡是刁民,開金手指調作弊器也沒法玩,暴風城遺址這一關,死檔了。

    湖畔鎮在所羅門鎮長的彈壓下,還有著基本的社會秩序,暴風城的廢墟上,艾爾文森林曾經最肥美的土地,現在根本就是蛇鼠牛神的天堂。

    突然間,卡洛斯開始明白了舊貴族的作用。

    估計只有等洛丹倫那批舊貴族到來後,才能真正的鎮壓刁民重塑秩序吧。

    千言萬語匯成一句話︰這一屆的暴風城人民不行。

    安撫了滿肚子怨氣的加文拉德,同意了他隨隊返回洛丹倫,卡洛斯不得不抽出精力處理這一攤麻煩事,誰叫他現在是當地聯盟的最高指揮官呢。

    圖拉揚那一票人是指望不上了,聰明的都在裝傻,真傻的都在出餿主意,躍躍(欲y )試者諸如索拉碎星者一流的,卡洛斯只能請她們哪涼快哪歇著去。

    現在的卡洛斯,面臨的實際問題又回到了後勤給養這個老大難問題。

    駐守黑暗沼澤外圍沒有一點問題,恢復生產的洛丹倫支撐得起這樣一支軍隊的補給。但是想要去黑暗之門那一邊,去獸人的世界要事(情q ng),從洛丹倫調集物資能夠拖垮所有人。

    唯一切實可行的方案就是恢復艾爾文地區的生產生活,就地籌集物資,那麼反攻德拉諾才會變得有利可圖。

    于是問題繞了一圈又回去了,現在的艾爾文地區,暴風王國的廢墟上,是近百萬的刁民。

    就好比四個上鎖的抽屜甲乙丙丁,每個抽屜里分別鎖著一把能夠開其他抽屜鎖的鑰匙abcd。

    題面很明確,我解你b。

    卡洛斯沒有落櫻神斧,做不了這道題,只能把問題留給老岳父,留給未來的“至高王”瓦里安。

    所以維持明面上的穩定,夠了。

    用和稀泥的方式誰也不得罪,卡洛斯將工作重心放在了聯盟軍隊的裁撤上。

    久戰無雄師,黑暗沼澤這場戰爭,聯盟贏的並不輕松,快三萬人的傷亡數字只是表面的損失,幾個月的高強度勞作,聯盟軍隊整體已經疲憊不堪。

    有功的獎勵授勛,陣亡的魂歸故里,還要保持黑暗之門周邊擁有足夠的兵力防備獸人可能有可能沒有的反攻。

    卡洛斯並不輕松。

    法爺們破解黑暗之門的效率實在有點低,對于未知的神秘,這些學者法師一肚子的破毛病,給出的解決方案一個比一個((操c o)c o)蛋。

    在卡洛斯眼中,方磚提出的百萬火球計劃都比那些達拉然銀月城的**師大魔導師靠譜。

    假公濟私,破解黑暗之門封鎖需要的原材料需要十年窖藏的紅酒和兩年生的鵝肝?

    在各種((操c o)c o)蛋中,最((操c o)c o)蛋的是關于獸人俘虜的問題。

    矛盾開始激化了。

    洛丹倫那邊,之前打成的脆弱的妥協平衡,各國自行關押各國的獸人俘虜。

    現在抗戰整體勝利了,巴拉丁海灣以南,還有超過二十萬的獸人俘虜等待處理。

    怎麼玩?

    洛丹倫新一屆的撕((逼b )b )大會即將開始。

    在這些狗屎問題中,一封家書讓卡洛斯越發的心力交瘁。

    嘉麗雅懷上了。

    這原本是好事(情q ng)。

    卡洛斯(又)要當爹了!

    但是自己的兩個弟弟,似乎受到某些臨時工的挑撥,有了什麼不該有的想法。

    老爹阿歷克斯左右為難,想要卡洛斯自己處理,老岳父泰瑞納斯已經準備攪風攪雨。

    打跑了獸人,戰勝了部落,卡洛斯覺得(日r )子更難過了。

    遠征黑暗之門勢在必行!

    只有戰爭能讓自己遠離這些齷蹉事兒。

    卡洛斯在望眼(欲y )穿的等待中,昏昏沉沉的睡去,一個聲音在夢境中呼喚︰“你想要明白生命的意義嗎?”

    “不想,滾。”

    說著夢話,卡洛斯翻轉(身sh n)體,讓自己睡得更舒服些。

    “……”

    夢中那個聲音似乎卡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