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04章 當我入夢,整個世界都將充滿歡笑

第504章 當我入夢,整個世界都將充滿歡笑

    一個合格的聖騎士,必然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哪怕頂不住上古之神的**叨,也能抗住加持了七大姑八大姨BUFF的母親在你耳邊嘶吼卻面不改色甚至保持微笑。

    “啥時候結婚啊。”

    “升職加薪的消息靠不靠譜啊。”

    “村長家的阿花那麼賢惠,你給個準話啊。”

    “別那麼死心眼了,聖騎士了不起,聖騎士還不是人咯,不送禮長官憑什麼看重你。”

    “洛丹倫城西區的海景房現在八五折,你的戰利品賣一點支援支援家里啊。”

    “老娘跟你明說了,你和兒子必須留一個在家里。”

    “什麼?沒有兒子,你不會生一個啊!”

    作為聖騎士中的聖騎士,卡洛斯對于精神類法術的抗(性x ng)更是高的令人發指。

    克羅米的“神棍大計”終結在了起步階段。

    既然【神人夢中贈吾黃金】的把戲完不成,那就光明正大的搶吧。

    黑暗之門這檔子事對于守護巨龍來說也算是不大不小缺必須注意的一檔子事。

    用了整整兩天時間,把周圍把風的黑紅藍綠小家伙定位之後,克羅米一個一個找上門談心。

    在克羅米阿姨(愛 i)的感悟下,小家伙們都明白了做龍的道理(物理)。

    再然後,變化原型的克羅米大搖大擺的飛入聯盟營地,指名道姓要見卡洛斯。

    “龍啊!”

    “龍耶~~~”

    “好肥啊,夠一個聯隊吃上一個月了。”

    “它還會說人話!”

    克羅米發現老一輩總結出的裝【嗶】守則果然還是有道理,收斂了龍威是我的錯,丟了青銅龍的臉對不起。

    到底是我克羅米提不動刀,還是你們聯盟軍士有點飄?

    明知道我會說通用語,還當著我的面誹謗我?

    到底是誰智商有問題!

    “它生氣了。”

    “沒有吧。”

    “生氣了哦。”

    “看不出來啊。”

    “你看,都炸鱗了。”

    “大老遠飛過來,可能累了吧。”

    留守黑暗之門的都是聯盟優中選優的精兵強將,都是一幫粗神經的殺才。克羅米降落前的友善雖然避免了不必要的沖突,卻也令這些大頭兵失去了對它的敬畏。

    龍嘛,誰還沒殺過一樣……

    還好法師們知道這些龐然大物的可怕,更明白青銅龍是何等稀有的存在。

    一棒子**師大魔導師爭先恐後的涌出來向克羅米獻上最崇高的敬意,小心的應承著詢問巨龍的來意。

    對嘛,這才是巨龍應有的待遇嘛。

    克羅米想了想,倨傲的回答︰“吾乃時間的守護者,秩序的維護者,偉大的永恆者諾茲多姆~~~~~~欽定之接班人,克羅諾姆是也。為拯救黎明蒼生而來。”

    哦!!!

    好厲害好厲害!

    不是每個**師都精通龍族知識,雖然絕大部分人都听不懂克羅米在顯擺些啥,但是听起來就好厲害,先拍手手準沒錯。

    一通盛氣凌人的大忽悠之後,法師們基本明白了,這頭巨龍是偉大的時砂之王.背鍋俠陛下諾滋多姆派來解決麻煩的使者。

    但是,黑暗之門的麻煩被你解決了,我們怎麼吃公款?

    法爺們各懷鬼胎的算計著利益得失的時候,卡洛斯.巴羅夫領著一票聖騎士小弟姍姍來遲。

    和其他人的認知不同,在卡洛斯眼中,巨龍等于大麻煩,哪怕求到巨龍頭上,那些大家伙也不過是好用的大麻煩。

    而且現在青銅龍不是沉迷于“爸爸去哪了”的游戲無法自拔嗎?

    怎麼有閑工夫來管黑暗之門這檔子破事。

    哪怕是紅龍女王阿萊克絲塔薩親臨,卡洛斯都不會這麼意外,但是青銅龍?

    怕不是奈法利安派來的間隙偽裝的喲!

    卡洛斯第一時間召集了白銀之手的成員,叫上所有能打的家伙,全副武裝之後才匆忙趕往事發地點。

    結果……

    “凡人的王者,你來遲了。”

    映入卡洛斯眼簾的,是一個侏儒女(性x ng)被諸多**師眾星拱月一般的擁簇下,正在大快朵頤的場景。

    “閣下……是?”

    卡洛斯感覺自己的腦門有種炸裂感,一種不祥的預感在(胸xi ng)腔中洶涌澎湃。

    “抱歉啊,從海那邊飛過來,有點餓了,先讓我吃兩口。”

    克羅米以不符合侏儒體型的豪邁吃法三兩口把烤(肉r u)排吞咽下肚,用旁邊鬼知道叫什麼名字的精靈法師的衣擺擦了擦嘴,然後接著說道。

    “你可以叫我克羅米,是……”

    卡洛斯听到這里,二話不說,拔刀就是一記星爆棄療斬,澎湃的聖光之力噴涌而出,形成的風壓推開了圍觀群眾,與法師們應激啟動的法力護盾交相輝映,將白晝閃耀得如同夜空的煙火。

    “習作吃俺老卡一劍!”

    克羅米一臉懵((逼b )b ),這悲憤中帶著懷念,壓抑中仿佛殉道者的堅定虔誠是什麼鬼?!

    說好的友善聲望呢?

    說好的戰友神(情q ng)呢?

    巴羅夫家族沒有什麼好東西,自己不可能去挖他家祖墳啊,這上來就開打是什麼(情q ng)況?

    一記時光回溯,克羅米躲開了卡洛斯的殺招。

    然後和一群法師們對臉懵((逼b )b )。

    “你們的元帥瘋了?”

    克羅米攤了攤手,示意自己不想和聯盟對立。

    “卡洛斯陛下,她是……”

    “住口!”

    卡洛斯大聲叱喝了想要上前解釋的眾人。

    “克羅米是一根高尚的人,一坨純粹的龍,一條有道德的救贖者,一頭脫離了低級趣味的先行者,一個有益于人民的殉道者。我曾與她並肩奮戰,斬殺過古神的爪牙,也見證了她為了拯救世界奉獻犧牲。說!你是什麼東西,為什麼要冒充克羅米!褻瀆英靈你的良心不會痛嗎!”

    “我……這麼**的嗎?”

    卡洛斯一通嘴炮,別說周圍不明真相的圍觀群眾了,克羅米自己都懵((逼b )b )了!

    這說的是我嗎?

    嘻嘻,我哪里有這麼厲害啦。

    拋開量詞毀滅者那部分,克羅米飛快的整理著(情q ng)報。

    看來回收的記憶碎片殘缺了很多重要的部分。

    克羅米從回收的記憶中完全找不到與卡洛斯描述相匹配的戰斗場景。

    現在看來,【我們】不是玩脫了集體自殺,而是策劃了什麼“大計劃”失敗了啊。

    見鬼,被自己給坑了這種感覺真是酸爽啊,【克羅米】在卡洛斯那里的聲望那里是友善,這恐怕已經崇敬了吧!

    但是這種需要證明我是我爸的兒我媽是我媽我是我自己的難題,要命啊!

    之前我到底干了什麼?

    一會怎麼忽悠啊~!

    在短短的一又四分之一秒後,克羅米看著卡洛斯的劍尖,露出自認為邪魅一笑的表(情q ng),決定撒下一個彌天大謊。

    “我不是說過,我會回來的嗎?”

    “你沒有說過!”

    卡洛斯斬釘截鐵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