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06章 注意劃重點︰你對力量一無所知!

第506章 注意劃重點︰你對力量一無所知!

    從獸人俘虜口中,聯盟依靠著【烏璐璐璐璐璐】以及【哇啦啦啦啦啦】的描述,腦補著德拉諾的風土人情和地形地貌。

    到不了的都叫做遠方,回不去的都稱為家鄉。

    獸人口中的納格蘭平原,那叫個棒打 子瓢舀魚,揣一把土捏出蜜。

    獸人記憶里的霜火嶺,那是個圍著火爐吃冷飲的仙境,是個冰雪與火焰交匯出的人間夢境。

    獸人的家鄉,那是物產豐饒民風淳樸的好地方。

    所以你們腦殘了跑艾澤拉斯來找抽?

    卡洛斯一把將審訊人員匯總的情報砸在桌子上。

    氣死偶 !

    軍情部門的都是渣渣渣渣!

    一個個的都該挨個biu!!!

    有用的情報一點沒有,獸人吹逼的言論記載了個滿紙荒唐。

    什麼會跑路的植物,如同山巒一般高達的獨眼怪獸,會吃人的大個昆蟲,天上飛的火焰怪鳥……

    這些真正有用的情報卻被那幫飯桶當做怪談一笑而過。

    塔納利安叢林,塔納利安叢林,塔納利安叢林!

    重要的話說三遍,卡洛斯需要塔納利安叢林的情報,結果那幫搞情報的匯總了個什麼東西?

    不毛之地,綠色地獄,據獸人說叢林沼澤里有種致幻性的水果,很好吃,吃了會很嗨……

    嗨你b啊,聯盟是怎麼打贏這場戰爭的?

    卡洛斯不禁深深的陷入了我盟怎定體問的思維怪圈。

    克羅米輕飄飄的來,正如她呼啦啦的去,卷走了一大票物資,留下句有空再來。

    雖然不明白那頭神經龍到底干了些什麼,但是黑暗之門的封印確實被解除了,聯盟的前哨穿越跨越億萬光年的星空之門來到德拉諾世界,映入眼簾的是遮天蔽日的叢林沼澤。

    比黑暗沼澤強點,也強不到哪里去。

    沒有標識物,原本的道路也被獸人破壞,黑暗之門周圍除了草就是樹。

    收集了一些當地動植物標本送回來,法師們是高興了,可是卡洛斯已經快要陷入狂暴的邊緣。

    “方磚。”

    “大少爺您吩咐。”

    “我時間不多了,再不返回洛丹倫,就趕不上分贓大會了。”

    “看起來是這樣。”

    “所以我需要知道,掉塔斯丁苟過來,需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

    “如果您說的是正常的調動……別這麼盯著我,好吧,好吧。走傳送門過來的話,大概二十萬金幣就夠了。但是……有必要嗎?戰爭已經結束了。而且,您身邊是好幾萬聯盟士兵啊?”

    “去,聯系國內,把巨魔給我調過來。另外……算了,去吧。”

    “嗯……我這就去辦。”

    卡洛斯沒有說出口的話,是斯巴達克斯,那個被聖光灌頂的獸人劍聖,現在奧特蘭克聖騎士培訓基地的劍術教練鐵面人閣下是也。

    不能動聯盟軍隊。

    就當前的情勢,人類是一等公民,高等精靈是特等公民,矮人侏儒算作次一等公民,其他的統統是渣渣是牲口,獸人連牲口都不如。

    卡洛斯如果強行命令軍隊大規模穿越黑暗之門入侵德拉諾,不是不可以,但是……

    哪怕以卡洛斯的威望,這種事情又能做幾次?

    不能威之以懼,那就誘之以利。

    卡洛斯將那份蹩腳如三流冒險的情報匯總重新拿起來,又仔細的看了起來。

    一個大膽的想法逐漸在他的腦海中清晰起來。

    三天的時間,在神奇的魔法之下,擴編到八百人的塔斯丁苟巨魔佣兵團跨越上萬里路途抵達了黑暗沼澤。

    從斯坦索姆以北到艾爾文森林之南,巨魔們感受著季候差異下的不同生態環境,等待著苟塔金與“征服王”卡洛斯的會面。

    “嘿,哥們兒,別用這種眼神看著我,我可是聯盟的巨魔。嘗嘗嗎?達隆郡上好的煙葉,絕對夠味兒。”

    “天吶,那個綠皮怪物會說人話!”

    “喲!兄弟,又見面了!還記得我嗎?在希爾布萊德的時候。”

    “你是?啊!你啊,好久不見。”

    妨礙兩個種族交流的從來不是膚色外貌,而是語言。

    這群滿口奧特蘭克口音通用語的巨魔很快就和周圍的聯盟士兵打成了一片。

    對此感到詫異的只是新入團的巨魔以及少見多怪的新兵。

    大部分老兵哪怕沒見過也都听說過,奧特蘭克王卡洛斯豢養一批大個的“狗”。

    銀月城幾百年如一日的清剿,洛丹倫北部的巨魔們過的都很苦。物質的匱乏和精神的空虛,不是喊上幾句先祖的榮光就能填飽的。

    祖瑪沙爾抱上了聯盟的大腿,在巨魔中已經不是什麼稀罕消息。罵他們是走狗的有,是叛徒的有,數典忘祖蠅營苟且又如何,惡苔巨魔靠著卡洛斯,翻身了。

    雖然聯盟從來沒有真正信任過這些曾經吃人的怪物,但是貿易的利潤,促使奧特蘭克國內的商人以及斯坦索姆的銀行家暫時放下偏見,與祖瑪沙爾進行貨物交易。

    哪怕物價非常的不合理,哪怕巨魔知道自己在吃虧。

    但是重新回到文明社會的邊緣,這兩年的生活變化,足夠打動這些巨魔。

    這…才是真正的活著。

    所以卡洛斯一聲召喚,塔斯丁苟佣兵團義無反顧的來了。

    要知道,從集結到出發,再到趕赴前線,只用了三天。

    哪怕是白銀之手騎士團,也是做不到的。

    卡洛斯對這些巨魔的服從很滿意。

    “獨牙首相托我向您獻上最誠摯的問候,巨魔們听從您的號令。”

    苟塔金用最卑微的姿態跪倒在卡洛斯面前。

    “哦?獨牙那家伙還沒有稱王?你們的女王還活著?”

    卡洛斯說完就有些後悔,有些大意了,巨魔的臣服不是他肆意踐踏的理由,這個問題有些尖銳了。

    “女王是您指定的女王,沒有您的旨意,女王永遠都將是女王。獨牙首相是您指定的首相,哪怕他做的再好,沒有您的旨意,首相永遠只能是首相。”

    苟塔金低著頭說出了這一席話語。

    “哈哈。”

    卡洛斯忍不住笑了出來。

    “馬屁功夫見長啊,好的不學,倒是把人類的阿諛奉承學會了。”

    “句句真心實意。”

    苟塔金的額頭已經貼到了地面。

    “站起來吧,我不需要你們的甜言蜜語。巨魔想要好好活著,想要獲得更好的生活條件,靠著這些甜言蜜語可是辦不到的。”

    卡洛斯說完,苟塔金便听話的站了起來。

    “偉大的王啊,您說吧,敵人在哪,塔斯丁苟就是您的刀。”

    站直了的苟塔金,身高超過二米四,在這樣的龐大身軀威懾下,卡洛斯的親衛們緊張起來。

    然後,卡洛斯同樣站了起來,苟塔金知趣的彎了彎腰,令自己看起來比卡洛斯矮上那麼點。

    “你們是我的刀,但不是唯一的刀。看看外面,十萬聯盟猛士听我號令。”

    卡洛斯大手一揮,盡顯聯盟元帥的霸氣。

    “但是,我是聯盟的大元帥,聯盟卻不是我的私產。”

    卡洛斯的話語過于晦澀,苟塔金有些不知道怎麼應答,僵住了。

    “大門那邊,是獸人的世界。聯盟從來沒有挨打後不還手的習慣。我要你,你們,我要你們去幫我做一件事情。”

    苟塔金退後一步,右手握拳錘在胸甲上,發出 的一聲。

    “您的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