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07章 想留不能留才最寂寞

第507章 想留不能留才最寂寞

    星界法師,一個傳奇的稱謂,一個只屬于麥迪文的光輝。

    誠然,若是單純的評價誰是艾澤拉斯世界有史以來最強的法師,【光中之光】時期的卡多雷女王艾薩拉與【守護者】艾格文麥迪娜是唯二的候選者。

    在艾薩拉墮入深海後的今天,卸任守護者之前的艾格文是當之無愧的最強者。

    哪怕麥迪文從母親那里繼承了自初代守護者阿洛迪時代就流傳下來的遠古法力,接受了提瑞斯法議會上千年的魔法傳承,最後的守護者依然不得不承認。

    你媽永遠是你媽。

    論對于魔法的理解領悟,論戰斗力的強弱高下,麥迪文是憋屈的,擁有這樣一位平砍順劈帶暴擊的母親,麥迪文那引以自豪的法術造詣是那樣的……尷尬,猶如海邊的沙雕城堡。

    生你一次復活你一次,艾格文完成了人類世界史無前例的一項壯舉︰你親媽是你再生父母。

    然而隨著麥迪文的重生,一件尷尬的事情出現了。

    最後的守護者麥迪文,也將成為有史以來最弱的守護者。

    要解釋這個問題,首先得講個故事,讓大家知道什麼是守護者。

    在人類帝國阿拉索與遠渡重洋而來的高等精靈締結盟約之後,雙方聯手擊敗了巨魔阿曼尼帝國。

    作為盟約的一部分,高等精靈幫助人類培訓了一百位魔法學徒。

    多年之後,人類擁有了自己的法師體系。

    當魔法之都達拉然創立的時候,法師遇到一個嚴重的問題————頻繁的使用魔法所引起的魔力激蕩會使得空間結構變得脆弱,使虛空惡魔能夠突破屏障進入艾澤拉斯世界。

    因此,初生的達拉然在無力獨自解決問題的情況聯系了自己的老師,高等精靈。

    遠渡重洋而來的高等精靈沒有忘記一萬年前的大戰,深知燃燒軍團可怕的高等精靈回應了達拉然的請求。

    于是,提瑞斯法議會這個由人類與高等精靈法師共同發起的組織得以創立創立。

    提瑞斯法議會的職責只有一個————抓捕或者抹殺所有入侵的惡魔,維護世界的穩定。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干,提瑞斯法議會組建沒多久,法師們便遇到了一個強大而狡猾的敵人。

    恐懼魔王卡薩納提爾。

    恐懼魔王是納斯雷茲姆的通用語音譯,正是人如其名,每一名恐懼魔王都是玩弄人心制造恐懼的高手。

    連續數批討伐隊失去蹤跡,引起了提瑞斯法議會的高度警覺。

    在付出了巨大的犧牲與代價後,提瑞斯法議會被卡薩納提爾玩弄于手掌之間。

    實力上的絕對差距令卡薩納提爾肆意的玩弄著法師們脆弱的心靈,並從其中汲取力量。

    甚至依靠潛伏于心靈間隙中的暗影魔,卡薩納提爾找到了提瑞斯法議會的秘密總部。

    強敵還有三十秒抵達戰場,法師們束手無策……

    于是,一個大膽的想法被提了出來。

    如果……我是說如果,我們集中所有人的法力灌注到一個人身上,是否……能夠擊敗那個惡魔。

    在大廈將傾的危難時刻,提瑞斯法議會的師們采納了這個想法,並且付諸實際。

    接受灌注的這名法師,名叫阿洛迪,是一個半人半精靈。

    法力對于法師來說猶如平民之于生命力。

    技術的不成熟與時間的緊迫,參與灌注行動的法師統統在極端的痛苦中殞命。

    而且這種灌注對于阿洛迪來說也是痛苦而非恩賜。

    超過一半的法力散溢在灌輸環節。

    但是哪怕如此,阿洛迪在獲取力量之後如同天神下凡一般的摧毀了恐懼魔王卡薩納提爾的軀體。

    至此,守護者誕生了。

    一代又一代的守護者不斷的完善了灌注儀式,無數提瑞斯法守護者依靠這種儀式在臨死前將法力當做遺產贈予守護者。

    這就是守護者強大的原因。

    非凡的學識以及強大的法力。

    依靠著這兩者,守護者們I衛者艾澤拉斯的安寧。

    然而麥迪文還沒出生就被親媽坑了一次。

    作為最強大的守護者,艾格文麥格娜守護了世界整整八百年。

    八百年如一日的戰斗,艾格文的容顏不曾老去,法力反而日益精進。

    這位守護者已經強大到了令提瑞斯法議會猜疑畏懼的程度。

    所以,提瑞斯法議會要求艾格文將力量傳給下一位守護者。

    艾格文不滿,卻不憤怒。

    她不滿提瑞斯法議會這種猶如過河拆橋的行為,所以狠狠地羞辱了提瑞斯法議會提供的候選人。

    但是守護者的指責令她服從了提瑞斯法議會的決定。

    所以艾格文找到了當時暴風王國的首席皇家法師聶拉斯埃蘭。

    在有計劃的勾漢子之後,麥迪文誕生了。

    艾格文帶著初生的麥迪文返回了提瑞斯法議會,完成了守護者的傳承儀式,將自身一半的法力轉移到了麥迪文身上。

    鐺鐺鐺鐺~~~~

    新一代的守護者誕生了。

    是的,麥迪文只繼承了他媽一半的法力。

    守護者對提瑞斯法一會來說就像是一次風險投資,他們將力量傳入守護者者的體內,一但守護者沒有在死亡前將力量轉移給候補者,那麼這份力量將會丟失。

    而後,被薩格拉斯的靈魂碎片控制的麥迪文被好哥們洛薩與學徒卡德加捅死了。

    母愛或許會遲到,但是從來不會缺席。

    當年自私的行為,卻成為了復活兒子的最大資本。

    艾格文在卡拉贊的逆塔復活了兒子,而代價則是她私藏的原本屬于麥迪文的那部分法力。

    重獲新生的麥迪文終于獲得了靈魂與身體的雙重自由,他終于能夠履行自己守護者的職責。

    然而尷尬的事情是,此刻的麥迪文,所擁有的力量,甚至不及他媽艾格文巔峰時期的五分之一。

    沒有力量,怎麼斬妖除魔,怎麼懲奸除惡?

    此刻的麥迪文依然是凡人需要仰視的師,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已經失去了正面對抗燃燒軍團的實力。

    索性,艾露恩為你關上一扇窗,還會補一發月神之箭。

    被薩格拉斯的靈魂碎片侵蝕,並非是一件毫無益處的事情。

    守護者是陰影中的英雄,他的職責就是發現並獵殺每一個惡魔。

    所以每一個守護者必不可少的技能就是預示以及傳送。

    這令守護者在整個艾澤拉斯乃至另一個位面穿梭。

    但是光是如此,還不足以說明麥迪文的特殊。

    不是每一個守護者都被稱為星界法師,薩格拉斯的靈魂碎片在腐蝕麥迪文的同時,也令他窺探到了扭曲虛空的奧秘。

    穿越群星,對于麥迪文來說猶如本能般的輕易。

    位面壁壘對于麥迪文來說,就如同沒有上鎖的大門。

    因為這一段特別的經歷,所有世界的大門都已經為復活的麥迪文敞開。

    前往群星間獲取足以拯救世界的力量,成為了麥迪文的當務之急。

    守護者的預示能力如同滴滴作響的紅色警報催促著麥迪文,再不動作這個世界將在劫難逃。

    所以麥迪文必須離開了。

    卡拉贊的高塔上,麥迪文最後一次呼吸故鄉的空氣。

    不同的世界線,有無數的麥迪文。

    然而當重獲新生的守護者踏入群星後,所有的世界線都將收束,至此多元宇宙間將只存在一個麥迪文。

    留下數個分身在卡拉贊關注著艾澤拉斯的發展與演化,麥迪文開始施法,打開群星之門。

    黑暗之門的事情已經不必多費心思,只要克羅米不干涉,世界的發展自有定數。

    心念如此,麥迪文有所感悟,發現了遠山之巔,正在偷窺的克羅米。

    星界法師又好氣又好笑,一發不帶殺傷力的奧術飛彈跨越空間的阻隔砸在克羅米的額頭,把小侏儒砸了個屁股著地。

    當克羅米揉揉額頭站起來,卡拉贊的高塔上哪里還有麥迪文的身影。

    “這麼記仇,活該沒有女朋友。”

    克羅米罵罵咧咧的離開了。

    心中卻是有些感慨。

    這世間,又少了一位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