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09章 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

第509章 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

    <content>

    一場戰爭正在迫近。

    食人魔來了。

    而在這場危機背後,卡洛斯看到的是更加可怕的事實。

    耐奧祖已經徹底向基爾加丹,甚至是阿克蒙德屈服了。

    簡單的推理題。

    要知道,德拉諾也是泰坦曾經降臨的世界。

    作為德拉諾第一代的霸主,是戈隆德。

    獸人與食人魔都是戈隆德的後裔退化的產物。

    但是德拉諾的第二代霸主,卻不是戈隆德的直系後裔,那麼如同山岳一般的格隆,而是埃匹希斯帝國。

    長達一萬年的時間里,埃匹希斯帝國的鴉人們以君臨者的姿態矗立于大地之巔,食人魔只能在鴉人的勢力範圍邊緣苟且,獸人甚至被趕入了地洞求生。

    然而一場名為埃匹希斯之厄的大災難發生了,曾經煌煌不可一世的埃匹希斯帝國轟然倒塌,食人魔與獸人終于熬到了出頭之日。

    起初,因為食人魔的生存環境比起在地穴中苦熬的獸人好一些,人口基數也多一些,在埃匹希斯帝國崩潰的現在,食人魔理所當然的佔據了更多更好的生存空間。

    但是在最開始的那段日子里,食人魔與獸人也有過相安無事的日子。

    後來,幸存下來的鴉人緩過勁來,那些沉迷于上古帝國輝煌的家伙不甘心就此沉寂,開始探尋古代埃匹希斯帝國毀滅的真相,希望重新獲取那些失傳的帝國技藝。

    然而當年的埃匹希斯帝國重鎮,現在大多成為食人魔的領地。

    于是鴉人們找到了食人魔,以法術的奧秘為誘餌,驅使食人魔為自己服務。

    那時候,食人魔正處于與戈隆爭奪生存空間的關鍵時刻,食人魔接受了鴉人的奴役。

    但是每個種族都擁有自己的領袖偉人,一個名叫高戈的食人魔展現出了高超的魔法天賦。

    依靠鴉人傳授的知識,食人魔們很快驅逐了領地內的戈隆。

    而高戈很快率領食人魔將矛頭直指曾經的老師————鴉人。

    在將那些試圖奴役食人魔的鴉人斬殺殆盡後,以高戈為旗幟核心,食人魔們很快建立起城邦,而在納格蘭,一座名為高里亞的城市成為了食人魔們的首都。

    食人魔們的黃金時代到來了。

    這就是高里亞帝國。

    于是,代表了德拉諾最先進文明的食人魔,理所當然的走上了曾經的老師們想走的道路,挖掘埃匹希斯帝國的遺產。

    而這個過程中,獸人成為了受害者。

    因為食人魔需要大量的奴隸當苦役。

    風水輪流轉,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

    四處開枝散葉的獸人一邊躲避著食人魔的捕奴隊,一邊與戈隆、虎人、鴉人等德拉諾強力種族爭奪生存空間。

    其中一支獸人就這樣晃晃悠悠的在納格蘭找到了戈隆德的頭骨。

    于是睡夢中,這些獸人依靠戈隆德殘存的力量,聯系到了德拉諾的元素之靈。

    o**k,薩滿誕生了。

    同樣擁有了施法者的獸人,獲得了與食人魔搶地盤的資格。

    在德拉諾的叢林守則下,獸人與食人魔為了生存權展開了曠日持久的斗爭。

    但是總體而言,獸人都是被摁著揍的那一邊。

    沒辦法,食人魔底子太厚。

    但是需要指出一點,那就是食人魔,或者說進入城邦時代的食人魔,並不以獸人為主要食物。食人魔掠奪獸人人口更多是為了苦役。

    這一點本質的區別,造就的結果就是食人魔與獸人並未結成死仇。

    所以在古爾丹勸說獸人飲下惡魔之血後,神功大成的嗑藥種族一路勢如破竹,卻沒有把食人魔全部切碎了喂狗,而是選擇了敵人曾經的做法。

    奴役。

    在霜火嶺,在戈爾隆德,食人魔的城邦被獸人攻破,大量食人魔選擇避開獸人的鋒芒。但是有兩支食人魔氏族非常特殊,甚至可以說幫了艾澤拉斯的大忙。

    那就是懸槌食人魔與刀塔食人魔。

    前者作為高里亞帝國的正統繼承者,在納格蘭西部的懸錘堡硬撼戰歌氏族,踐行了食人魔一寸山河一寸血的誓言,打得獸人只能用圍困的方法企圖困死他們。

    因為懸槌堡的存在,超過二十萬獸人戰士常駐納格蘭,完全沒有功夫去艾澤拉斯搞事。

    而另一支食人魔,刀塔食人魔,則報上了半神格魯爾的大腿。

    依靠格魯爾的庇護(奴役),刀塔食人魔兵強馬壯體大腰圓,端是厲害。

    因為這一支食人魔氏族,獸人部落在整個戈爾隆德的攻略幾乎化為泡影,只要刀塔氏族不滅,獸人再怎麼攻陷其他的食人魔城市也沒有用,那些逃走的食人魔在獲得刀塔氏族的幫助後,總能卷土重來。

    于是,獸人的兵力又被永久性的分割了一部分用來防備刀塔氏族。

    已知條件明確後,做情報歸納就簡單了。

    古代名將莫過于此。

    卡洛斯很想做一把羽毛扇子裝裝逼,但是一個裝逼的寂寞不符合自己的人設,所以最終還是忍住了。

    實事求是的一說,獸人的應變真的超出的卡洛斯的預期。

    首先去tmd鋼鐵部落,在真正的德拉諾,地獄火堡壘現在還是沒影兒的事兒。

    听名字也知道,地獄火堡壘,肯定是德拉諾炸了之後的事兒。

    現在這地兒還叫塔納利安叢林。

    沒有這座戰爭要塞,獸人靠什麼抵御聯盟的反攻?

    卡洛斯曾經換位思考過。

    如果他是部落大酋長,在奧格瑞姆以及他的艾澤拉斯分部失敗後,德拉諾的獸人應該怎麼做?

    卡洛斯根據已有的情報,最後做出一份作戰計劃。

    核心就八個字。

    “誘敵深入,斷其後路。”

    放聯盟進來,拉長聯盟軍隊的交通線,最後利用本土作戰的優勢在有利地形圍困聯盟主力,接著圍點打援,以殲滅聯盟有生力量為目的展開殲滅戰。

    如此,反攻艾澤拉斯將輕而易舉。

    主場作戰的優勢大如天,人生地不熟的分分鐘被敵人包了個圓。

    這也是卡洛斯穩扎穩打不敢冒進的原因。

    天知道德拉諾還有多少獸人,要知道影月氏族和戰歌氏族還沒有動彈呀。

    做完計劃書後,卡洛斯第一時間毀掉了自己的杰作。

    所以以己度人,卡洛斯認為獸人應該會收縮兵力,利用本土作戰的優勢以逸待勞。

    沒想到啊沒想到,濃眉大眼的耐奧祖居然也會用驅虎吞狼的戰術。

    基爾加丹的代言人是古爾丹,典型的教會徒弟餓死師父。

    古爾丹在得到基爾加丹的信任後,第一時間架空了耐奧祖,甚至分裂了影月氏族。

    耐奧祖畏懼基爾加丹的強大,處處忍讓。

    古爾丹死後,耐奧祖重掌部落大權,卻也處處防備著基爾加丹。

    在被基爾加丹逼瘋之前,耐奧祖是當得起獸人精神領袖這個稱謂的。

    惡魔之血的效用不是無限期,奧格瑞姆在艾澤拉斯戰敗的一個重要背後誘因就是惡魔之血的失效。

    古爾丹那一場說走就走的履行,令部落軍隊失去了幾乎所有的術士,施法者的缺位還能依靠獸人強悍的戰斗力彌補,但是惡魔之血失效帶來的精神萎靡,拖垮了獸人的希望。

    這也是在退出希爾布萊德之後,部落明明依然強大,卻被安度因.洛薩平著推過去的背後原因。

    同樣的道理,前去艾澤拉斯的獸人,惡魔之血療效會衰退,拼什麼德拉諾的獸人就不會,難道德拉諾的水土比艾澤拉斯養人嗎。

    必然不是,耐奧祖肯定和燃燒軍團達成了新的協議,從而獲取了新的惡魔之血來源。

    想到這里,卡洛斯不禁回憶起了一起傳聞。

    德拉諾這個破球,不僅基爾加丹來過,阿克蒙德也曾經來過。

    當年的艾瑞達三巨頭,大哥維綸太拉仇恨了,所以基爾加丹在宇宙中追殺了自稱“流放者”的德萊尼人幾千年。

    在維綸降落德拉諾後,基爾加丹明明可以星艦騎臉,卻選擇了離間德萊尼人與獸人的兄弟感情,讓耐奧祖親手捅了維綸一刀。

    按理說,基爾加丹的算計應該是一波接一波,永無止境的,直到維綸打出gg。

    但是期間,基爾加丹的計謀卻中斷了,給了維綸以及他的德萊尼喘息的機會。

    為什麼呢?

    因為阿克蒙德插手了。

    不願意與“污染者”阿克蒙德肛正面,“欺詐者”基爾加丹選擇了退讓。

    想到這里,卡洛斯不禁有些頭大。

    食人魔大軍固然可怕,但是現在的聯盟,可是武力值巔峰的聯盟,只要做好準備,積極應對,食人魔什麼的還是能夠實錘的。

    但是這背後真的有基爾加丹甚至阿克蒙德的陰影,問題就大條了。

    越是強大的人類,越是能明白半神的強大,只有對力量一無所知的家伙才會叫囂著自己有多麼牛逼。

    卡洛斯對自己的實力還是有著明確認知的,不依靠軍隊去消耗,不依靠及其針對的法術去限制,自己根本不是任何半神的對手。

    凡人與超凡生物的差距就是那麼大。

    再強大,卡洛斯到現在依然只是個凡人。

    而基爾加丹,又或者阿克蒙德,那是手撕無數半神,毀滅無數世界的軍團大佬。

    惹不起,真的惹不起。

    這時候,卡洛斯突然想起了克羅米。</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