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10章 雨後小故事

第510章 雨後小故事

    塔拉多,德拉諾大陸的形勝之地,座落于大陸的十字帶中心,被連接海洋的河川分割成兩半,天然的河流提供了海上貿易與東西來往的水上運輸通道。

    這里西接納格蘭,南部比鄰阿蘭卡峰林,北部有道路通向戈爾隆德和塔納安叢林,是名副其實的四通八達之地。

    沙塔斯城坐落于塔拉多的北部,背靠贊加海,一條被稱為朝聖之路的道路連接著沙塔斯和影月谷的卡拉波神廟。

    而德萊尼人的神聖廟宇陵墓奧金頓則位于南部。

    明白了這些,就不難理解德萊尼人為什麼挨打了。

    你當著部落的道兒了。

    聯盟那幫情報官根據獸人的描述,把德萊尼人想象成被獸人摁在地上摩擦的可憐蟲。

    真是na?ve啊,簡直滑天下之大稽,圖樣圖森破。

    如果沒有足夠的武力,德萊尼人如何佔據北塔拉多,佔據這麼個兵家必爭之地?

    要知道南塔拉多被大湖分割,沿湖邊緣從鴉人、虎人、獸人、食人魔到各種巨型魔獸,什麼要命的玩意兒沒有。

    唯獨德萊尼人穩穩的佔據北塔拉多,憑什麼?

    當然是因為維綸大佬足夠叼啊!

    啊,有的小盆宇要說啦,維綸那麼,德萊尼人還被獸人膃禿bq,吹【逼】要講基本法的口牙。

    好嘛好嘛,我們來講講道理。

    德萊尼人敗的不冤枉。

    因為維綸與耐奧祖的私人友誼,以及薩滿崛起之後獸人開始和食人魔五五開的原因,沙塔斯的外部環境非常的好。

    這給了德萊尼這幫星際難民喘息生養的機會。

    但是成也友誼敗也友誼。

    當耐奧祖屈服于基爾加丹後,薩滿導師的指證,令所有的獸人都相信了德萊尼人妄圖奴役甚至消滅獸人。

    獸人擁有了先發優勢,當部落正軍備戰完成時,德萊尼人甚至不知道曾經的盟友已經反水了。

    其次,德萊尼人的兵力,太分散了。

    對德萊尼人來說,核心領地有三塊。

    塔拉多北部的沙塔斯城,塔拉多中部偏南的奧金頓,以及影月谷海角的卡拉波神廟。

    本來,德萊尼人的常備武裝,守備官們,常年駐守在沙塔斯以及奧金頓,維持著核心統治區域的秩序。

    而影月谷是耐奧祖領導下影月氏族的大本營,因為德萊尼人與獸人的傳統友誼,根本沒有駐扎多少軍隊。

    然而耐奧祖的背叛,是有套路的背叛。

    首先,耐奧祖警告維綸,鴉人對影月谷圖謀不軌,德萊尼最好兵防守。

    對于老友的告誡,維綸欣然接受。

    沙塔斯駐防部隊-1

    然後,耐奧祖煽動其他種族對奧金頓進行試探性騷擾。

    沙塔斯的駐防部隊再次-1

    最後,耐奧祖集結了所有獸人展開對德萊尼人的戰爭,依靠術士的力量,把整個奧金頓給炸了,德萊尼人的常備武裝直接團滅了一半。

    當獸人包圍沙塔斯的時候,維綸才明白,事情大條了。

    然而哪怕這樣,獸人也沒有能夠滅亡德萊尼人。

    這不是從側面說明了德萊尼人的實力嗎?

    能被薩格拉斯看中的種族,哪里會是什麼易于之輩。

    哪怕沙塔斯被攻破的六周年紀念日,獸人依然沒有放棄對德萊尼人的圍剿。

    但是已經從懵逼狀態回過味來的維綸,率領著幸存的德萊尼人,再次在德拉諾站穩了腳跟。

    這不得不感謝古爾丹。

    因為古爾丹的奪權行為,耐奧祖直接在影月谷放水,這給了維綸寶貴的喘息機會。

    卡拉波神廟內,維綸正在聆听著聖光的啟示,守備官瑪爾拉德在禱告室外耐心的等待著先知的召喚。

    “進來吧。”

    “尊敬的先知,我有重要的情報向您匯報。”

    “是什麼消息令你如此激動?”

    “獸人戰敗了。”

    “嗯?!”

    維綸的臉上出現一絲詫異的神色。

    “是獸人哪個氏族戰敗了,對手是誰?”

    “是整個獸人,是他們的部落,獸人遠征異世界的企圖失敗了,慘敗。”

    瑪爾拉德的臉上流露出憎恨的笑容。

    雖然情報落後于實況近乎半年,但是瑪爾拉德依然感覺到自己被怒火憎恨灼燒的心靈河床得到了一絲慰藉與滋潤。

    “情報可靠嗎?”

    維綸有些憂心的問道,自從古爾丹上台後,獸人對于陰謀詭計運用的愈發熟練,先知擔心這又是獸人一出新的陰謀序幕。

    “可靠。是我們的同胞傳回的消息。那些保守苦難的同胞被獸人當做苦力押運到異世界,在繁重的勞役中慘死,但是依然有少部分堅強的勇士活了下來。而這些人當中,有些回來了。我們布置在沙塔斯廢墟外圍的守備隊發現了這些同胞,所以我立刻趕來向先知您匯報。”

    瑪爾拉德盡量壓抑著自己的個人情感進行匯報,他不想自己的情緒影響到先知的思考。

    “具體一點。”

    先知維綸向前邁出一步,做出聆听的姿態。

    “是聯盟,打敗獸人的是聯盟。獸人入侵了他們的世界,數個種族聯合起來組成一個聯盟應對獸人的部落。戰爭進行了差不多四年,最後聯盟戰勝了部落,那些侵略的獸人活著返回德拉諾的十不存一。”

    瑪爾拉德的話語中愜意的心緒沒有一絲一毫的隱藏。

    “那些同胞……”

    維綸皺著眉頭提問。

    “他們太過疲憊了,不適合長途旅行。”

    “嗯……”

    維綸的雙眼有些失神,不知道在想什麼。

    “先知,我們是否和那些聯盟進行接觸?根據那些獲救同胞的說法,他們現在佔據了黑暗之門。”

    瑪爾拉德充滿了期待和干勁。

    “暫時不要接觸。我們還不能確定你所說的聯盟的真實意圖。”

    維綸思索片刻之後,否決了瑪爾拉德的提議。

    “可是,他們釋放了我們的族人,這足以顯示聯盟的友善!”

    瑪爾拉德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是的,這是友善的證明。但是我的孩子,德萊尼人已經承受不起更多的傷害了。”

    先知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能夠擊敗猛虎的,絕對不會是綿羊。你覺得聯盟戰勝獸人前往德拉諾是為了什麼?單純的復仇嗎?你覺得我們德萊尼人現在對于那個聯盟意味著什麼?”

    先知的幾個問題,令瑪爾拉德陷入沉思。

    “但是你是對的,聯盟首先釋放了善意,我們也不能當做沒有看見。你去叫梅茜過來。”

    在瑪爾拉德領命離開後,維綸取出執政團之眼。

    “納魯啊,將力量借與聖光的信徒吧,執政團的英靈們,撥開眼前的迷霧,將真相展現在我面前。”

    因為消息過于重大,先知維綸冒險使用了來自阿古斯的神器。

    在察覺這德萊尼人所有的苦難來自曾經的兄弟基爾加丹後,維綸便非常謹慎的使用自己的力量。

    但是聯盟的到來,維綸的內心並不像他表現的那樣平靜。

    有些風險,是值得冒的。

    當梅茜趕到維綸的祈禱室外時,正好听到重物倒地的聲音,這個混血德萊尼人趕緊打開門走進祈禱室,只見先知單膝跪倒在地。

    “先知!”

    梅茜趕忙上前去攙扶維綸。

    “沒事,我至是有些疲憊。”

    維綸勉強站了起來。

    “我需要你去黑暗之門一趟,把這個交給聖光的盟友,他的名字叫卡洛斯。”

    維綸掏出一塊啟示水晶,放在了梅茜的手上。

    “孩子,對不起。”

    維綸的道歉令梅茜摸不著頭腦。

    但是很快,她就明白了為什麼。

    “這個任務必須成功,而且要快,這是比生命更重要的事情。”

    維綸的眼中有著不忍和愧疚。

    而梅茜愣了片刻,接過啟示水晶,俏皮的比了個剪刀手。

    “您以為我是誰?保證完成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