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12章 胖哥哥您嗦了蒜

第512章 胖哥哥您嗦了蒜

    ();        黑暗沼澤的物理隔絕效果無與倫比。

    奪取斯通納德,取得道路通行權,依然解決不了運輸的困難。

    萬幸,雨季已過。

    調集精銳中的精銳,抽調悍卒中的悍卒,此刻的黑暗之門德拉諾這一側,部落面對的是聯盟中的聯盟,是洛丹倫八百萬生靈中的佼佼者。

    卡洛斯直接打散了原本小隊—中隊—聯隊—軍團的編制,將部隊拆分成了超過兩百個特編作戰小隊,每個小隊人數在三十到五十不等,多的超過兩百人。

    同時,高等精靈游俠以及塔斯丁苟的巨魔甚至白銀之手騎士團也被拆分,每個小隊必須有叢林作戰專家,有法師保持通訊聯絡,有聖騎士或者戰地牧師負責治療救護,有矮人或者侏儒的爆破專家負責boom。

    天上每六個小時需要有矮人直升機巡邏一次,獅鷲騎士小隊放棄戰錘改扔炸藥包,任何的小隊呼叫空中火力偵查後,空中力量必須在一個小時內抵達。

    每個作戰小隊的指揮官擁有獨立通訊權,可以直接向駐扎黑暗之門的最高統帥部匯報。

    在卡德加以及銀月城的魔導師主持下,一個耗能巨大的奧術通訊矩陣建立起來。

    對于靡費巨大的通訊矩陣,高等精靈們頗有不滿,但是卡洛斯直接以強權鎮壓。

    懶得多做解釋。

    形式已經倒轉,與戰爭初期相比,反而是黑暗之門這一邊這支精干的聯盟軍隊擁有戰斗力上的優勢。

    法師多扔百八十個火球有什麼用,消滅千八百個敵人頂天了。

    但是兩百多支通訊順暢的特戰小隊,足以創造奇跡。

    雖然也考慮過萬一獸人殘存的術士利用邪惡的法術反過來利用聯盟的通訊網絡設置陷阱。

    但是密電碼和定期通訊頻譜還是值得相信的。

    這個險值得冒。

    所以,梅茜見證了一場充滿異域風格的殺戮。

    先期抵達的食人魔奴隸在血窟獸人的指揮下,開始拓展營地,伐木燒荒,為後續部隊的到來做準備。

    梅茜站在高坡大樹上,使用水晶鏡片組裝的觀測儀器評估著獸人的實力,最後得出結論————數量太多,不值得冒險。

    兩百多獸人加上六百多食人魔,那處營地不是她能夠去探查的,(身sh n)懷秘密使命的她不應該冒這樣的險。

    原本準備離開,沿著山脈走勢繼續東進的梅茜,意外的發現了一個奇特的生物。

    巨魔。

    那是一種擁有綠色皮膚的怪物。

    隱藏在樹林間極難察覺,但是梅茜的位置非常好,那個巨魔(身sh n)上極其細微的金屬閃光正好被高處的梅茜察覺。

    這就有意思了。

    所以梅茜決定再觀察一會,看看是否會發生什麼意外之喜。

    沒有令她失望。

    戰斗發生在她察覺巨魔存在的大約半個小時之後。

    天空中,六只梅茜從未見過的怪鳥呼嘯而過,扔下數個發煙的容器。

    獸人與食人魔的營地很快起了(騷s o)動。

    軍官們立刻出來叱喝手下的獸人與食人魔奴隸。

    投矛、火槍、魔法箭,復數的狙殺武器同時瞄準著獸人的軍官。

    在軍官應聲而倒後,襲擊者在上風口點燃了火油,配合著之前投擲的發煙筒,似乎意圖燻死獸人和食人魔。

    失去指揮者的部落,快速的沖著風向的左右兩側突圍。

    這時,此起彼伏的爆炸聲以及砍殺聲,哪怕隔著數公里的距離,梅茜依然微微可聞。

    戰斗沒有持續很長時間,梅茜就觀察到有鳥類返回自己的巢(穴xu )。

    看來可以去探查一番了。

    順著樹木以及岩石的(陰y n)影,梅茜小心謹慎的前進。

    但是一路上,似乎什麼潛在的威脅都沒有。

    直到靠近獸人建設中的營地時,梅茜思慮再三,選擇了樹上行走。

    相比其他的德萊尼人而言,梅茜的腿部繼承了母親的獸人特征,對于擁有腳趾的她來說,上樹不是什麼困難。

    這個選擇是正確的,離開了危險的地面,梅茜觀察到了一場精彩的演出,一次(陰y n)險的伏擊。

    襲擊者在突襲之後並未選擇離開,而是再次潛伏起來。

    這次襲擊的目標非常明確,獸人。

    襲擊者放過了大多數的食人魔,卻刻意的殺死了絕大部分獸人。

    幸存的獸人似乎想要驅使食人魔去清理營地,卻遭受到食人魔的攻擊。

    殘存的獸人落荒而逃,而饑餓的食人魔哪怕將營地繼續的食物搜刮個精光也填不飽自己的肚子。

    于是,它們將目光集中到了戰死獸人的尸體上。

    一出野蠻的篝火晚會開始了。

    太陽落山前,大部分食人魔已經打起了瞌睡。

    但是獸人的報復來得比夜色更早。

    一支超過三百人的獸人隊伍趕到對食人魔進行了鎮壓,超過一百個食人魔被切成了碎塊被風干起來當做干糧。

    之後,獸人大約留下一百個獸人指揮剩下的食人魔,而其他獸人則趁著夜色消失在了叢林交錯的光影中。

    看著篝火通亮的獸人營地,以及慘遭獸人毒打的食人魔,梅茜忍不住無聲的冷笑著。

    低劣的表演。

    但是,那些襲擊者似乎並沒有發現這是獸人的陷阱。

    一支小隊悄悄的摸到了獸人營地的邊緣,似乎想要做些什麼。

    卻意外的觸發了獸人布置的陷阱。

    炸鍋了。

    佯裝離開的獸人折返回來,還有另一支一直未路面的獸人部隊也包抄過來。

    獸人的兵力實際上超過了五百。

    梅茜心中一緊,本著敵人的朋友就是朋友這個原則,她猶豫著要不要幫那些奇怪的襲擊者一些小忙。

    但是還沒等她下定決心,接下來的發展大大地出乎她的預料之外。

    論(陰y n)險卑鄙,獸人還是差了一截。

    那些襲擊者在隱蔽等候的時間里,埋設了爆炸物。

    爆炸的火焰點燃了伏倒的樹木,在火光與濃煙中,梅茜發現,襲擊者的數量根本不比獸人少。

    並且,襲擊者的裝備明顯比獸人好。

    敷滿的淤泥在漫長的等待時間里已經干枯硬化,隨著刀劍的劈砍從盔甲表面落下,之前見過的那種怪物任由獸人的長矛穿過自己的(胸xi ng)膛卻沒有一點招架閃避的意思,反而接機靠近敵人一刀斬首,好大的臂力。

    而那支充當(誘y u)餌的小分隊,在獸人與食人魔的夾擊下,毫不畏戰,那熟悉的光芒閃耀著,是聖光的味道。

    還是熟悉的(套t o)路,先殺指揮官。

    明明佔據人數優勢,襲擊者根本不和獸人拼正面。

    突如其來的戰斗突如其來的結束,襲擊者根本不關心食人魔,在擊潰獸人之後,連追殺的流程都沒有,襲擊者收斂陣亡的戰友後消失在塔納利安叢林的夜色中。

    莫名的親切,梅茜驚覺這不正是自己的黎明之刃熟悉的戰術嗎。

    他們應該就是先知口中聖光的盟友。

    驀然,梅茜發現了一個落單獸人的(身sh n)影。

    摸了摸腰側的刀,梅茜覺得自己在去見那個“卡洛斯”之前,應該準備一些見面禮。

    比如獸人的頭顱。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