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13章 全世界都在說普通話

第513章 全世界都在說普通話

    戰略戰術這玩意兒從來沒有萬能的,拖延了獸人的食人魔戰術大半個月,已經是極限了。

    當越來越多的(情q ng)報顯示獸人已經基本完成了驅趕食人魔的計劃,當特戰小隊的傷亡報告越疊越高。

    卡洛斯重新收攏部隊,恢復建制,準備進行大兵團作戰。

    這時,一個意外之客的到訪,引起了卡洛斯的高度警惕。

    “克羅米?”

    “嗯,是我。有吃的嗎?快餓死了。”

    “你不會自己打獵嗎?”

    “優雅,打獵什麼與我的(身sh n)份不符。”

    “……”

    “……”

    “你不想說點什麼嗎?”

    “你不想問點什麼嗎?”

    “不想……”

    “好吧,什麼時候想了,我會回答你的,幫我弄點吃的。”

    卡洛斯能夠看出克羅米的疲憊,那是一種精氣神虧損的疲憊。

    天知道聯盟掌控黑暗之門控制權的這些(日r )子里,這頭奇葩的青銅龍在德拉諾大陸都干了些什麼。

    但是,很明顯,卡洛斯不想和克羅米扯上太多關系,尤其是那種被青銅龍利用之後還要記它們人(情q ng)那種關系。

    無法忘記在凱爾達隆郊外,被黑白抹去色彩的那頭巨龍,那慈悲的眼神。

    眼前歡脫的小侏儒,卡洛斯本能的拒絕她和它是一頭龍。

    畫風不對。

    派手下人帶克羅米去食堂搞吃的,卡洛斯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整理(情q ng)報。

    黑暗之門的(情q ng)況在惡化,大約五天之前,(肉r u)眼可見的紫色魔力漩渦開始在黑暗之門兩側出現。

    雖然法師們告訴士兵,這是正常的現象,但是卡德加私底下向卡洛斯露了底————這是能量失衡的表現,黑暗之門的穩定(性x ng)在下降,緩慢,卻不可逆轉。

    至少現在的卡德加對于穩定黑暗之門沒有什麼太好的方法。

    新出現的危機,暫時平復了洛丹倫的爭執,幾乎所有國家的將領都向自己的國王遞交了私密的戰況報告,剛剛從獸人威脅中平復心(情q ng)的大佬們再次緊張起來,統一抗戰的主張壓倒了一切,聯盟的戰爭機器展現出了超高的效率,後續物資不斷轉運中,援軍也在征集。

    但是短期內,卡洛斯手里的底牌依然只有那麼多。

    夠看,卻沒有明牌的資格。

    獸人那邊,依然是基爾羅格的血窟氏族保持著與卡洛斯的摩擦,他們的獨眼特征非常容易辨認,其他氏族似乎沒有和聯盟正面沖突的打算,耐奧祖的(情q ng)報是零。

    這位神秘的部落領袖除了驅使食人魔之外,似乎完全沒有和聯盟硬踫硬的打算。

    (情q ng)報不足,卡洛斯無法判斷部落的整體動向。

    根據解救的德萊尼奴隸所言,獸人入侵艾澤拉斯時,至少驅趕了超過五萬的德萊尼人充當苦工。等到聯盟戰勝部落後,解救的德萊尼人不到一百人,其他的德萊尼人全部在沉重的勞役中死亡。

    與其冒險去找維綸,不如等著維綸來找自己。這正是卡洛斯施放了這些德萊尼幸存者的原因。

    雖然說破了很殘酷,但是聯盟士兵的命比那些德萊尼奴隸值錢,在沒有掌握戰場主動權之前貿然派遣人手去接觸德萊尼人,很蠢。

    可惜快兩個月過去了,音訊全無。

    不過卡洛斯並不介懷,那些德萊尼人是否能找到自己的同胞,是他們的命,君不見某德萊尼珠寶匠扎根奧特蘭特靠手藝掙錢,已經老婆孩子(熱r )炕頭咯。

    獸人沒有集結主力和卡洛斯對戰的想法,卡洛斯也不會腦子一(熱r )要和格羅姆什.地獄咆哮來一場巔峰之戰。

    德拉諾的秘密太多了,不是一時半會就能挖掘完的,卡洛斯最終的目的依然是納魯。

    媒介是維綸。

    所以在穩定了塔納利安叢林的局勢後,不管是西進塔拉多還是走海陸探索影月谷,都是極好的選擇。

    聯盟沒有必要在準備不充分的(情q ng)況下與部落在陌生的土地上打一場勝負天知道的大決戰。

    所以卡洛斯一邊閱讀著錯綜復雜的(情q ng)報,一邊思索著怎麼在即將到來的戰斗中最大限度的保存實力。

    沒錯,卡洛斯從來沒有把食人魔當做可怕威脅。

    尤其是被獸人驅使的食人魔。

    若是高里亞帝國的懸槌食人魔,卡洛斯還要緊張一下,那些要人命的百夫長千夫長都是單挑獸人劍聖的狠角色,那些食人魔巫師花樣百出的魔法,更是防不勝防。

    但是就前線傳回的(情q ng)報,被獸人驅趕南下的食人魔大軍,軍容渙散,只有少數擁有盔甲盾牌之類的防具。

    一個食人魔可以輕易的碾死一個聯盟士兵,十個食人魔可以戰勝十個聯盟騎士,一百個食人魔如果其中沒有巫師只能和一百個聖騎士五五開,一千個食人魔……他們會自己打起來。

    獸人驅趕食人魔容易,但是想要食人魔攻打黑暗之門,這本(身sh n)就存在一個極大的破綻。

    那就是督軍問題。

    還是老生常談,戰場的選擇。

    食人魔普遍三米高四米開外的體格,真的能排開了讓食人魔集結列陣的地方,也就那麼幾個。

    提前設置障礙,布置陷阱,還能延緩食人魔大軍好幾天,層層布防,收縮防御,又能拖延好多天。

    期間排除暗殺小隊專門搞獸人督戰隊,狙殺食人魔頭領,還能爭取時間。

    要不是塔納利安叢林水網縱橫,一條大河奔騰入海,卡洛斯連下毒填井的爛招都準備用。

    獸人的算計不可謂不歹毒。

    但是夫士氣者,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

    看起來勢不可擋的食人魔大軍,只要應對得當,並不比殺豬困難。

    用一個穿越時空的比喻來形容,就好比別人家十四分鐘超神的狂戰輝耀龍心的大哥流五號位雙頭食人魔法師,和你家出魂戒草鞋芒果鎖子甲帶個藥膏TP的六神裝藍胖子。

    卡洛斯可以自豪的說,自己充分利用了信息的不對等,在戰略上藐視了部落,在戰術上重視了食人魔,沒有給諸多穿越者前輩丟人現眼。

    一邊思考著這些繁雜軍務,一邊還要算計洛丹倫那邊的政治考量,卡洛斯沒有注意到時光的流逝,不知不覺天就黑了。

    等回過頭覺得餓了,才發現克羅米不知道什麼時候居然辦了個袖珍迷你型的搖搖椅坐在一旁正在看書,腿上還蓋著一張小毯子,圖案是黑白熊……

    “……”

    千言萬語不知道從何說起,卡洛斯詞窮了。

    “給你個建議,出去走走逛逛吧,久坐必痔。”

    克羅米露出老祖母般慈祥的微笑建議道。

    “啊哈?”

    卡洛斯懷疑自己出現了幻听。

    “再給你個有用的消息吧,官僚主義害死人啊。”

    克羅米啟動神棍模式。

    “請您說人話。”

    卡洛斯覺得頭有點暈,神棍什麼的最討厭了。

    “那你要問我來找你干什麼。”

    克羅米開出了條件。

    卡洛斯直接站了起來走出自己的辦公室。

    “再見。”

    塔納利安叢林的夕陽景色壯觀美麗,站在高坡,遠方是延綿的樹海,樹海的盡頭是大海的壯闊。

    (身sh n)下是聯盟軍隊延綿的營地,背後是黑暗之門詭異的深邃,卡洛斯在沉醉之余,內心突然起了波瀾。

    有事(情q ng)要發生。

    強烈的第六感告訴卡洛斯,有事(情q ng)即將發生。

    “出來!”

    卡洛斯突然一聲叱喝。

    (身sh n)邊的兩個侍衛立刻拔出武器位于卡洛斯後方一左一右警戒起來。

    “你很警覺,出乎我預料之外。”

    獸人語的響起,令侍衛想要大聲呼喊,卻被卡洛斯制止了。

    因為一條修長的(身sh n)影撤去偽裝,憑空出現在原本空無一物的地方。

    “德萊尼人?”

    淡藍偏紫的皮膚,頭頂的兩只小犄角,以及(屁p )股後面的小尾巴……(胸xi ng)還那麼大。

    如果沒有猜錯,眼前這個怎麼看都是個蹄妹,啊呸,都是個女(性x ng)德萊尼人。

    雖然對于對方使用獸人語感到奇怪,但是卡洛斯的好奇心全部被眼前女(性x ng)的高筒靴吸引了。

    賊尼瑪棒啊,維綸不愧是老神棍,居然發明了這種道具克服了德萊尼盜賊的先天缺陷。一定不能讓海那邊的牛頭人得到!!!

    發現自己走神的卡洛斯很快正經起來,用德萊尼語向對面問好。

    “願聖光庇佑你,先知維綸安好?”

    “額……你會使用我們的語言?”

    “我精通精靈語、矮人語、獸人語、巨魔語、德萊尼語,能夠使用魚人語、狗頭人語甚至一部分薩拉斯語與外族交流,如果你無法理解,可以認為我只會兩種語言,通用語和外語。”

    默默的裝了一((逼b )b ),卡洛斯示意手下人別丟人了,刃甲姑娘根本沒有拔劍。

    “太好了,事出突然,我沒有來得及專門學習你們的語言就被先知派來進行交流任務。結果語言不通,我的兩個同伴被你們的人扣住了,我趕時間,只好冒昧的潛行進來,真是抱歉。我想著,你們打贏了獸人,總有听得懂獸人語言的人吧。結果我一說獸人語一個個就要用刀子戳我,真是不好意思。但是你放心,我沒有下重手,他們只是暈過去了。對了我找一個叫卡魯斯的家伙,翻譯先生,您能帶我認認路嗎?”

    “等會,姑娘,等會,你語速太快口音太重信息量太大,容我捋捋……”

    “要不……我們還是用獸人語交流吧。”

    “你這是看不起我的職業素養?”

    “沒有,沒有的事兒,翻譯先生,您先捋捋。”

    “嗯,姑娘怎麼稱呼。”

    “我叫梅茜。翻譯先生您呢?”

    “我叫卡洛斯。”

    “好巧啊,跟我要找的人名字發音差不多。”

    “是啊,我們人類的名字發音都差不多,翻來覆去就那麼幾個字母。”

    兩個侍衛算是看明白了,自家的王對這個異族女(性x ng)有好感,正在口胡(套t o)(情q ng)報呢。

    得了,看戲吧。

    同樣這樣想的,還是正在草叢里種蘑菇的克羅米。

    憋著笑的克羅米用小樹枝在地上劃了一段龍語教材中的雛龍學前課程例題。

    大概意思就是︰(奶n i)死兔米醋,煩,三克油,俺的油,案犯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