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15章 逗智逗勇逗教軍

第515章 逗智逗勇逗教軍

    論不學習游泳技巧的十大理由當中,前三條出奇的相似。

    第一條當之無愧的的屬于避免被提及你媽和你老婆掉水里救誰的道德陷阱。

    第二條則是圓滿的解決了兄弟掉糞坑里你拉不拉他一把的內心糾結。

    第三條技術(性x ng)的規避了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的邏輯悖論,極其適合口胡過程中作為例據用來旁征博引。

    然而不管卡洛斯會不會游泳,都無法解決他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心里疼痛感。

    青銅龍都是黑澀會啊,惹不起,惹不起。

    只有真正逆天改命的時候,才能察覺到諾滋多姆的水平有多高,簡直和他的褲腰帶一樣高。

    小說里都是騙人的,什麼戰勝了獸人就可以打過黑暗之門殖民德拉諾,絞豪玻 桶倫媯br />
    阿克蒙德這麼個災星還有三十秒就要抵達戰場了,連十五投的機會都不給你啊。

    人貴有自知之明。

    卡洛斯在追求力量的道路上從未停歇過,一直以最高的要求最嚴的標準約束自己。

    隨意他在三十歲之前便站在了聯盟物理側戰力的巔峰。

    這是他的天賦與汗水澆灌出的成果。

    甚至隱約中,卡洛斯已經觸踫到超凡的門檻,只要跨過去,他也有資格張嘴閉嘴把“凡人”掛在嘴邊。

    但是,but,西卡西,未來再美好,現在的卡洛斯依然是個凡人,連直視阿克蒙德的資格都沒有。

    時間的印記,是無法靠天資抹去的。

    那些天賦比你好的人還比你努力,你怎麼贏?

    那些天賦和你一樣好的家伙比你多活了幾萬年,你拿什麼贏?

    那些天賦不如你的家伙如果比你努力,輸一次都是一輩子的馳瑞。

    那些天賦不如你還好吃懶做的廢物,贏他們不是應該的嗎!

    不經意間,卡洛斯回憶起了鋼鐵之王的一句話。

    “不要輕視燃燒軍團,哪怕是一只小鬼。艾澤拉斯是特殊的,在群星間戰斗過,你才能體會到軍團的可怕。千萬不要自以為是。”

    對方留下的影響很深,卡洛斯發現自己經常不自覺的去品味鋼鐵之王說過的話語。

    最後的那場戰斗,鋼鐵之王根本沒有好好戰斗的打算,把自己拉出來,美其名曰是單挑,實際上就是打了一通嘴炮,說了一堆亂七八糟的話語,跟交代遺言似的。

    然而再怎麼不以為然,卡洛斯發現自己還是受到了鋼鐵之王的影響。

    比如對阿克蒙德的恐懼。

    換做十年前,卡洛斯在得知阿克蒙德試圖降臨德拉諾,恐怕還會算計一番試圖坑害污染者一把。

    換現在……江湖越老,膽子越小。

    敢笑艾星無男兒的猛人,躲開就好,躲不開趕緊跑。

    毀滅無數世界的軍團大佬,絕不是凡人能夠對敵的。

    想明白這一切,卡洛斯無奈的只能使用大召喚術︰圖拉揚。

    當初是嫌棄圖拉揚礙事,好說歹說的把圖拉揚忽悠去構築位于黑暗沼澤的第二道防線。結果現在有了更大的危機,就(屁p )顛(屁p )顛的把基友叫過來。

    說實話,不厚道。

    但是卡洛斯就是這麼干了。

    簡單的敘述了基本(情q ng)況,圖拉揚一點不含糊,直接接過了聯盟軍隊的指揮權,二話不說就讓自己的副官穿越黑暗之門通知後邊的人,休整結束了,準備開片。

    “這個?!”

    卡洛斯被圖拉揚的霸氣震的一愣一愣的。

    “如果是一般(情q ng)況,你根本不會叫我過來。既然你如此急迫的召喚我,必然是有大事件發生。這樣的話,就別考慮什麼後勤補給戰爭消耗的問題了。先解決燃眉之急吧。”

    圖拉揚的理由充分到令人無法辯駁。

    卡洛斯只能拍拍他的肩膀,瀟灑離去。

    “嗯,嗯,哦,這樣啊,再見,祝君武運昌隆。”

    听完卡洛斯的闡述,克羅米收拾行囊就準備返回艾澤拉斯。

    “松手,松手,尊老(愛 i)幼懂不懂!”

    被卡洛斯一手一個抓住雙馬尾,克羅米炸毛了。

    “偉大的時間守護者,該干正事的時候你跑什麼?”

    卡洛斯忍不住“切”了一聲。

    “不跑?不跑就涼了啊。塞納留斯听說過沒有,他爹瑪洛恩听說過沒有?猛的一匹,橫行卡利姆多無敵手,旅者之神,白鹿瑪洛恩,神耶! 嚓一聲,被阿克蒙德一下子擰斷了脖子。神耶,近戰系的大佬耶,被阿克蒙德一個法爺平a死了,我克羅米小胳膊小腿的,拿什麼和軍團大佬比。放手,快放手!”

    克羅米一邊嘲諷,一邊解釋,倒也把事(情q ng)說清楚了。

    只是卡洛斯並不滿意。

    “阿克蒙德不是還沒來嘛,你慌什麼?”

    “怎麼不慌,你以為大不了一死?太天真了,死亡才是悲劇的開始。你被阿克蒙德抓住了,無非遭受苦難的折磨,聖光還給了你自殺的選擇。要是我被抓住,事(情q ng)就大條了,研究我的(身sh n)體,軍團很可能找到破開艾澤拉斯壁壘的鑰匙。而我,想自殺都辦不到,想死都死不了。你說我跑不跑!”

    話已經說到這個份上,卡洛斯只有松手了,理由太充分,充分且必要,必要到根本無法反駁。

    某種程度上來說,克羅米確實比他卡洛斯重要。

    “那麼,你有什麼建議嗎?在離開之前。”

    卡洛斯無可奈何的嘆了口氣。

    “建議……嗯,還真有。”

    克羅米托著下巴想了想,然後點點頭。

    “您請說。”

    卡洛斯突然畢恭畢敬。

    “第一,做好炸毀黑暗之門的準備。別听你手下那幫法師胡咧咧,只要當量夠,黑火藥都能毀了黑暗之門,何況魔法炸彈。”

    “嗯,嗯,我也是這麼認為的。”

    “第二,強大到阿克蒙德那種程度的家伙,召喚他的傳送門動靜肯定小不了。不是我看不起獸人,就他們那水平,召喚阿克蒙德少不了血祭,獻祭靈魂這種手段。如果從魔能流向上面探查不出什麼,就從獸人的動向方面查一查吧。”

    “原來是這樣!”

    卡洛斯听完克羅米的分析,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難怪獸人的兵力不對,血祭!!!

    “最後,給你個最終的建議。”

    克羅米在說話時參雜了龍威,卡洛斯明白了對方的意思,非常正式切認真的立正了,準備聆听長者的教誨。

    “不要強出頭,事不可為直接撤退,炸了黑暗之門,回老家去。如果我覺得(情q ng)況不對,會替你們動手的,哪怕你們覺得一切還可以挽回。和阿克蒙德比起來,你們聯盟,這幾萬人,什麼都不是。我是認真的,這是巨龍的警告、威脅,以及最真誠的建議。”

    說完,克羅米的(身sh n)影如同加速的電視畫面一般在卡洛斯眼中留下殘影,然後消失不見。

    “卡德加,你听到了嗎?”

    卡洛斯看了看克羅米這帳篷里的小號桌椅板凳,最後一(屁p )股坐在了(床chu ng)上。

    片刻之後,卡德加走了進來。

    “當然,那個小矮子很大一部分話其實是說給我听的。”

    “那你準備怎麼辦?”

    卡洛斯問道。

    “當然是嗅出並消滅敵人。”

    卡德加斗志高昂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