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16章 聖子聖靈聖光棍

第516章 聖子聖靈聖光棍

    萬事萬物都有其發展的軌跡,追尋過往,查探未知,便能定位現在。

    魔法也是如此。

    卡德加在克羅米的啟發下,很快想明白了該怎麼個((操c o)c o)作法。

    利用之前加設的魔法通訊信號塔改裝成偵測裝置,法師們很快就繪制出了塔納利安叢林的魔法流動具象圖。

    按照卡德加的說法,德拉諾的陸地面積也不是無限的,除非獸人把召喚儀式放在海底,否則五到六個這樣的偵測裝置,就能探明德拉諾的異常魔法節點,那些節點所在的位置中一定有獸人的儀祭場。

    德拉諾那麼大,我怎麼去看看啊。

    卡洛斯都已經有些希望破滅的感覺,開始思考炸門的相關事宜了,卡德加卻傳來了好消息。

    “就在塔納利安叢林,就在黑暗之門的東北偏北方向,有個巨大的異常節點。大量的魔力被聚集在那里,然後如同憑空消失了一樣,沒有激起半點震((蕩d ng)d ng)余波。如果不是假設起這種王國級別的魔法偵測裝置,哪怕是**師也發現不了異常。”

    卡德加興奮的說道。

    男人至死都是孩子,男(性x ng)法師更是如此。

    看起來簡簡單單一個魔法偵測裝置,外觀也就十多米高一個鐵架子。就這麼個鐵架子,每(日r )消耗的資源價值在兩萬金幣以上,這還是洛丹倫的市場價格。

    法師們興奮的做著記錄,擺弄著昂貴的玩具,卡洛斯卻在思索這條消息背後隱藏的信息。

    一種強烈的感覺,那里就是召喚阿克蒙德的儀祭場。

    沒有道理的強烈錯覺。

    但是卡洛斯內心深處一種莫名的沖動告訴他,污染者阿克蒙德就是這麼看不起凡人,燃燒軍團也從未把獸人以及人類放在眼里。

    就在距離黑暗之門不過兩晝夜路程的地方,阿克蒙德正在準備著親手毀滅這個世界。

    值得一探究竟。

    圖拉揚某種意義上比卡洛斯更像個馳騁戰場的將軍。

    卡洛斯(身sh n)為一國之主,哪怕長期將政務扔給自己的老爹,也是個貨真價實的國王。

    所以卡洛斯指揮打仗,總是會去思考利弊得失,除了戰術上的,更多的是戰略層面,還有財政收支。

    所以卡洛斯才會做出僅僅依靠一萬多戰斗力與戰斗意志都飽滿的精銳應對獸人組織的食人魔大軍。

    因為這樣最省錢,傷亡也更小。

    圖拉揚不一樣,現在的圖拉揚,與其說是一位元帥,不如說是一位將軍。

    在他眼里,勝利高于一切。

    所以他毫不猶豫的將在艾爾文休整的剩下三萬人統統拉了過來。

    然後將精銳留給了卡洛斯。

    圖拉揚擺明了就是要以多欺少,正面擊潰獸人部落的野心。

    不能說誰的戰術思想更高明,但是卡洛斯肯定比圖拉揚省錢……

    但也正是如此,此刻的卡洛斯才能在前線打的(熱r )火朝天時,手里握著四千精銳的指揮權。

    真正的精銳,就如同他處理拉格納羅斯引發的熔火之心事件時那般的精銳,每一個都是能手撕獸人的猛男,每一個都是聯盟培養出來的骨干,每一個都是下放到基層連隊可以作為指揮官的將軍苗子。

    可以說聯盟與部落打了這麼久,真正的收獲就是這些人。

    但是在阿克蒙德的威脅面前,卡洛斯根本顧忌不了這麼多了,沒有了現在,談什麼未來。

    老子都死球了,英特納雄納爾實現那天也看不到了啊!

    上輩子看小說的時候,那些穿越文重生文,豬腳總有那麼些金手指。

    作為讀者看的時候,這是件很爽的事(情q ng)。

    但是所謂的“外掛”長在自己(身sh n)上,那就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實。

    設(身sh n)處地的想一想,這世上哪有平白無故的(愛 i),哪有無緣無故的恨。

    你的一切來自于一個未知的“存在”,你的驕傲與倔強不過是某個家伙無聊的消遣,你存在的意義……

    你存在的意義只是因為某個“存在”希望你存在。

    往深了想,“外掛”為什麼選中你,為什麼把獲取力量的途徑給你。

    卡洛斯對于“系統”的恐懼,正是來源于此。

    如果“系統”發布必死的任務,卡洛斯都不會這樣避之如蛇蠍。但是孤高傲(嬌ji o)的“系統君”從來不介意卡洛斯是否“听話”,甚至連【主線任務】是否完成都不關心。

    沒錯,某種意義上,討伐炎魔之王的任務,卡洛斯是失敗了。

    因為超時了。

    卡洛斯沒有能夠在系統規定的時間到來前阻止熔火之心鏈接艾澤拉斯物質世界。

    但是後果呢?

    沒有懲罰,雖然系統一直很傲(嬌ji o),說什麼任務失敗就是最大的懲罰。

    但是仔細深究,真的如此嗎?

    卡洛斯不認為自己的“系統”是銀樣槍頭的樣子貨,哪怕是少年時期兌換的光環類技能還是《艾澤拉斯大百科》,都是非常iba的玩意兒。

    如此牛((逼b )b )的外掛居然對自己無(欲y )無求?

    【它】想干什麼!

    成為聖騎士,並逐步擺脫對系統的依賴,依靠自己的努力提升力量,是卡洛斯無聲的抗議。

    哪怕自己如此叛逆,隨時想弄死“系統君”好繼承它的遺產,都不會被抹殺。

    【它】到底要什麼?

    轉了一大圈,卡洛斯發現自己回到了原點。

    為了掌握真正的“力量”,自己冒險來到德拉諾,但是燃燒軍團技高一籌,除非自己放棄在聯盟內部的一切榮耀與地位,一意孤行的去找維綸,否則根本無法接觸到納魯。

    德拉諾星球比艾澤拉斯小點也不多,根據梅茜的說法,她繞近路走直線星夜兼程都走了一個半月,卡洛斯不會擁有比當地土著更快的速度。

    返回艾澤拉斯,炸了黑門,按照必然發生的“劇(情q ng)”,利用先知先覺的優勢撰取更大的權力與利益。

    那麼就炸了黑暗之門,大家當無事發生。

    阻止阿克蒙德降臨德拉諾,等待卡洛斯的可能是成千上萬的獸人以及燃燒軍團的正式工,哪怕作戰成功了,卡洛斯也不過爭取到一小段時間而已。

    那麼,借助系統的力量就成為了必然的選項。

    僅僅是阿克蒙德這個名字,便把卡洛斯((逼b )b )入了兩難的境地。

    ((逼b )b )迫卡洛斯正視長久以來回避的問題。

    軍團大佬,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