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01章 棋盤上的隻果

第201章 棋盤上的隻果

    天才壹秒住,檳 ┘ 市 f。敦霍爾德城堡,除了泰瑞納斯米奈希爾二世因為路途遙遠而缺席,聯盟內部所有的實權者幾乎齊聚一堂。

    即便如此,洛丹倫王國的國王依然傳來了文書,安度因洛薩的決定代表著洛丹倫的意志。

    而索拉斯貝爾托恩也將決定權交給了聯盟的最高指揮官。

    戴林普羅德摩爾態度不明。

    吉恩格雷邁恩在五天的爭論中一言不語。

    蠻錘矮人忙于清剿深入辛特蘭的獸人,抵御巨魔的反撲,表示不參與人類內部的爭執。

    而奧特蘭克的特使,只會說一句話︰“奧特蘭克的意志由卡洛斯陛下決定。”

    原本很簡單的一件事,原本應該授勛的一個人,因為權力的游戲,現在被關在囚籠里。

    這讓洛薩非常的不滿,卻無可奈何。

    洛薩見過吳平,那是個擁有清澈目光的小伙子,結實勻稱的肌肉不經過長期鍛煉是不可能擁有的,良好的禮儀談吐也顯示出家學不俗。

    雖然沒有證據,但是洛薩不相信這樣一個人會投靠部落。

    可惜洛薩不能這樣說,也不敢這樣說。

    戰爭已經進行了一年多,雖然勝利的曙光已經露出了端倪,但是維持這個聯盟,也讓洛薩感覺到心力交瘁,原本的地中海發型,現在都快全禿了。

    因為獸人部落的壓力,將洛丹倫諸國必須緊密聯合在一起,才有希望取得勝利。

    然而戰場上,每時每刻都在死人。

    國王、貴族、平民百姓,每一分每一秒都在蒙受損失。

    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條件的信任。

    洛薩不僅僅指揮著聯盟接近二十萬的軍隊,同時也平衡著聯盟內部大大小小的各種勢力。

    為了反攻艾爾文,洛薩確實偏袒著阿拉希的子民。

    不僅僅因為阿拉希高地是阿拉索帝國的發源地,更因為作為索拉丁最後的血裔,洛薩對于激流堡,對于阿拉希高地的居民有著天然的號召力和影響力。

    換句話說。除了暴風城的難民,除了鐵馬兄弟會,激流堡的應招兵對于洛薩而言也可以算作半個子弟兵。

    仗打到這個份上,戴林普羅德摩爾手里的艦隊已經損失了三分之一以上;吉爾尼斯為了堵死部落北上的通路。荒廢了銀松森林南部幾乎所有的農田;奧特蘭克更不用說,全面戰爭動員,意味著無論戰爭勝負,這個國家接下來幾年都不會好過。

    雖然泰瑞納斯從來沒有在書信中向洛薩抱怨過什麼,但是洛薩明白。泰瑞納斯要壓服洛丹倫的內部反對聲音,也不會過的很愜意。

    洛薩不是聖人,他也有私心,他的當前目標是打敗部落獸人,而根本目的是光復暴風王國。

    所以他確實偏袒了激流堡。

    和其他王國的損失比起來,阿拉希的居民們生活在天堂里。

    所以這次激流堡,貝爾托恩家族內部出問題,各個王國的代表們態度曖昧不清,甚至小題大做也就不難理解。

    不患貧而患不均。

    洛薩敏銳的洞察到了這一點。

    這不是件小事情,一但處理不好。聯盟甚至可能分崩離析。

    所以洛薩感覺自己陷入了深深的泥潭。

    明明獸人已經顯露出了頹勢,明明士兵們經過血與火的歷練,戰斗力越來越強,更多的苦難都堅持過來了,現在這莫名其妙的突發狀況算什麼?

    洛薩內心是煩躁的,然而臉色卻異常輕松,顯得胸有成竹。

    雖然只是自己騙自己。

    案件其實很簡單。

    過程也不重要。

    經過層層的政治綁架,現在已經是二選一的局面。

    吳平有罪,則比格拉斯貝爾托恩無罪,激流堡政權是沒有過錯的。

    吳平無罪。則比格拉斯貝爾托恩通敵,激流堡必須為家族成員的過錯付出代價。

    很荒謬,很沒有邏輯,甚至可以說是匪夷所思的邏輯。

    卻得到了所有人的默認。

    因為對于大人物們來說。吳平有罪與否,根本無足輕重,他們要的是洛薩的態度。

    而索拉斯貝爾托恩,則是真正的陷入了兩難。一邊是自己最信任的弟弟比格拉斯背負污名,一邊是貝爾托恩家族內部的權力斗爭。

    已經有個貝爾托恩生死不明,難道還要搭上更多人嗎?

    索拉斯雖然身體還強健。卻終歸是個步入暮年的老人,這艱難的抉擇讓他根本無暇顧及那個叫吳平的士兵。

    到底是要為了聯盟的平穩而犧牲一個可能無辜的人,還是為了自己的道德、操守、良知而將事情擴大化,洛薩陷入了深深的糾結中。

    而奧特蘭克的拖延,給了洛薩思考的時間。

    于是在敦霍爾德,這個僻陋的城堡,各種明面的爭吵和背地里的交易從未停息。

    直到傳令兵通知洛薩,說奧特蘭克的國王到了。

    出于禮節,所有貴族都離開了圍城的保護,前去迎接卡洛斯。

    不管你願不願意承認,至少聯盟內部所有說話算數的大佬們都承認了,所以沒有人敢當面質疑卡洛斯的王冠是否合法。

    王權既是律法。

    然而當卡洛斯出現在這些貴族面前時,所有人都被震撼了。

    天吶,你可真高!

    換上了傳統的藍底白邊的禮服,二十二名侍衛簇擁著一聲華服的卡洛斯走入迎接的人群當中。

    可惜華美的服飾,掩蓋不住那刺鼻的血腥味。

    “感覺你又長高了,卡洛斯。”

    洛薩若無其事的擁抱了卡洛斯,如同後輩一般的拍打著他的後背。

    “戰爭總是使人成長。”

    卡洛斯等了三五秒的樣子,松開了洛薩,意味深長的說著。

    “來的路上不怎麼太平,所以身上血氣重了些,這些就當做見面禮吧,希望大家不要覺得寒磣。”

    卡洛斯說完,兩名侍衛解下披風下掩蓋住的兩只大口袋,將里面的東西倒在了地上。

    “天吶。至少三百只獸人耳朵,全是左耳。”

    在眾人的驚呼中,洛薩問道︰“你帶了多少軍隊來?”

    “就這些。”

    卡洛斯裂開嘴笑了起來,然後海軍上將戴林也笑了起來。

    “非常的好。卡洛斯小子,晚上來找我,我那有好酒。”

    “當然好咯,戴林大叔。”

    卡洛斯回應了普羅德摩爾家族的好意,然後側開一個身位。將奧蕾莉亞風行者迎了出來。

    依然是一身游俠的裝束,奧蕾莉亞完全沒有打扮自己的打算。

    然而即便是素顏,女精靈的美貌依然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

    “奧蕾莉亞,大家都認識,但是我覺得有必要重新介紹一下。”

    卡洛斯說完,奧蕾莉亞點了點頭,站了出來。

    “諸位,由于卡洛斯巴羅夫陛下以及圖拉揚將軍的無私幫助,還有奧特蘭克士兵們的無私幫助。我代表太陽王阿納斯塔里安陛下,前來商談奎爾薩拉斯加入聯盟共同對抗部落的事宜。”

    這樣的外交辭令其實是非常不合適的。但是奧蕾莉亞完全不在意,反正要不了多久,會有專業的外交官來和人類扯皮,自己現在狐假虎威的幫朋友一把,問題也不大,讓銀月城的議員們頭痛去吧。

    如果說卡洛斯的到來,大家只是禮節性的迎接,在奧蕾莉亞的發言之後,所有人已經無法忽視這位從將軍到國王的高大男人了。

    他帶來了奎爾薩拉斯的盟約。

    雖然人類不知道奎爾薩拉斯到底多強大,但是所有人都知道這個精靈王國很強大。

    這一紙輕飄飄的盟約。卻沉重到能夠壓制住聯盟內部的所有紛爭。

    洛薩簡直喜出望外,卡洛斯帶來了破局的希望,也許事情的發展有了第三種可能。

    “這真是太好了,卡洛斯……”

    洛薩還沒有說完。就被卡洛斯有些不禮貌的打斷了。

    “達納斯,我听說有人污蔑比格拉斯大叔背叛聯盟,有這回事嗎?”

    卡洛斯遠遠的看見的一臉陰郁的達納斯站在人群中,主動出聲。

    “這是污蔑。”

    達納斯看起來這段日子過得很不好,眼圈深黑,臉色蒼白。

    雖然他給卡洛斯去了書信。但是時過境遷,達納斯並不確定成為國王後,卡洛斯的態度是否會發生變化。

    “恩,我也這麼覺得,向大叔那樣的男人,怎麼會投靠獸人。”

    卡洛斯的表態讓達納斯臉上重新煥發出光彩。

    “所以是誰說的,站出來,我要和他單挑。”

    卡洛斯解開肩上的掛扣,取下披風,松開風領扣,活動了下脖子。

    “如果害怕,我可以讓你只手,左手或者右手,都行。”

    面對卡洛斯的狂傲,戴林發出了愉悅的笑聲,吉恩皺起了眉頭,索拉斯看不出表情,而洛薩則在腦海中飛快的思量著。

    “卡洛斯,我越看你越順眼,要不要當我女婿啊?”

    普羅德摩爾的家主仿佛開玩笑一般的問道。

    “這個事後再說吧,戴林大叔。”

    卡洛斯莫名其妙的打了個冷顫。

    “听說有個倒霉蛋叫吳平,不知道您準備如何處置他,洛薩元帥?”

    見周圍無人應話,卡洛斯轉變話題問道。

    “一場審判,有罪,絞刑。無罪,勛章。”

    趁著卡洛斯的突然發難,洛薩最終還是松了口氣。

    世間安得兩全法,不得罪人不昧心。

    洛薩可以在戰爭中派士兵去斷後送死,終究無法忍受怨殺一個無辜者帶來的內心譴責。

    趁此機會,趕忙將這件事定性。

    “三百四十七只獸人耳朵,我買吳平無罪。”

    卡洛斯用其他人暫時拿不出的籌碼下注,再次鎮得眾人啞口無言。

    “索拉斯大叔,說句話吧,這場無聊的鬧劇,該結束了。”

    沒有背後的協商妥協,卡洛斯在自己的接風儀式上,公然將事情挑上了台面。

    “也好,城堡里那個昏暗的審判庭讓我昏昏欲睡,正好大家都在,就在這里,讓我們听听吳平說些什麼吧。”

    索拉斯說完,原本晦暗的眼球迸發出銳利的神采。(未完待續。)

    ps︰  新的一個月了,作者君的家事暫時也緩和了些。上個月知道不穩定,所以作者君完全沒有求過票,這個月,觀眾老爺們支持一下吧。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