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18章 越過高山越過平原跨過奔騰的黃河長江

第518章 越過高山越過平原跨過奔騰的黃河長江

    某子曾經曰過︰“時來天地皆同力,運去英雄路難行。”

    卡洛斯對這句話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

    那就是如履薄冰如坐針氈。

    順著獸人的痕跡,聯盟的斥候輕易的發現了獸人的營地。

    突襲獸人的營地,卡洛斯在部落的指揮桌上找到了計劃書。

    閱讀了獸人的計劃書,密探們根據線索找到了惡魔出沒的實證。

    一切太順利了,順利到有種虛假的錯覺。

    卡洛斯不(禁j n)陷入了【是誰?這是幻象!你在掩飾什麼?】的哲學深淵。

    但是就像歌里唱的那樣。

    踏世上,高峰總要攀,碧血染青衫。

    笑中看變幻,算破綻,一子定江山。

    哪怕是真的是獸人布下的陷阱,卡洛斯也準備去闖一闖。

    根據獸人的計劃書所描述,獸人在召喚儀式中更多承擔的是建築工以及原材料……

    某個獸人大人物要求營地里的獸人捕獲更多的“祭品”,以此保存更多獸人的(性x ng)命。

    召喚儀式在群山之巔進行,登山之路蜿蜒曲折,還有惡魔“太君”們親自巡邏,整個營地易守難攻,計劃書中明確的給出了行進路線圖。

    卡洛斯在仔細研究之後,有一種智商被侮辱了的感覺。

    于是在經過周密部署後,發起了一場小規模的殲滅戰,一舉消滅了一個足足有兩千人規模的的獸人要塞。

    結果,卡洛斯發現自己真的被獸人侮辱了智商。

    計劃書居然是真的。

    獸人的要塞中關押了超過數量大約在三千上下的各種族俘虜。

    食人魔、鴉人、虎人、人類……以及獸人本(身sh n)。

    獄卒的折磨與拷打已經摧毀了他們的心智,救回的聯盟士兵要麼成為了痴呆,要麼哀嚎著懇求戰友殺了自己。

    卡洛斯懷揣著滿心的怒火,親自搜查了那個要塞地牢,終于找到了隱藏起來的惡魔。

    這樣毀滅人格意志的手段,不是獸人的風格,俘虜(身sh n)上稀薄的邪能與暗影氣息刺激著卡洛斯體內的聖光。

    找到用魔法隱藏起來的迷門後,卡洛斯拎著斧頭就沖了進去。

    對付軍團惡魔,卡洛斯並沒有太多經驗,不確定劍刃是否能有效殺傷那些怪物,還是雙手斧這樣的重兵器作為初見殺的武器靠譜點。

    迷門之後是一條蜿蜒下降的通道,通道深處是一個寬敞的地下洞(穴xu )。

    然而事實是卡洛斯低估了自己的實力,兩只魅魔五個蟲語者外加一個審判官還有三條地獄獵犬。

    惡魔們根本沒有想要協助獸人的意思,審判官真試圖打開一道傳送門好逃之夭夭,卻被卡洛斯撞破。

    個體實力的巨大差距,以及聖騎士的特殊戰斗方式,卡洛斯的大爹之下,沒有一合之敵。

    地獄獵犬堅硬的外皮在聖光加持的利斧之下脆如薄紙,魅魔的魅惑根本洞穿不了卡洛斯的意志屏障,蟲語者見到卡洛斯殺過來,第一反應是四處逃竄,審判官想要一邊維持傳送法術的讀條一邊收拾眼前的人類,于是玩大了。

    跟在後面的奧蕾莉亞撥開卡洛斯的侍衛擠進來時,看到的是卡洛斯掐著一個沒有腳的奇行種脖子將它摁在地上摩擦的景象。

    “凡人,你知道你面對的是什麼嗎!”

     嚓,卡洛斯直接用斧柄底部的平衡錐戳進審判官的手肘疑似關節處,打斷了惡魔的叫囂。

    “惡魔,你攤上大麻煩了。”

    將手中的斧柄調整調整位置,卡洛斯直接把惡魔的兩只胳膊給卸了下來。

    “愚蠢的凡人,偉大的燃燒軍團戰士必將在灰燼中重生,你的傷害殺不死我。”

    “我听說過眼魔是碎嘴子,沒想到你們審判官廢話也這麼多。”

    卡洛斯扼住惡魔的脖子,聖光的力量順著主人的手臂沖擊著惡魔的軀體,當審判官的邪能護盾失效後,哀嚎響起。

    “住手,我能給你想要的一切,住手!力量,知識,權力!你想要什麼?住手啊!!!”

    “我想要你的命。”

    說完,卡洛斯松開了手。

    “奧蕾莉亞,卡德加,你們誰有(禁j n)錮靈魂的手段?”

    話題太過突兀,在場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在你看我我看你的尷尬中,奧蕾莉亞取下左邊耳朵上的耳墜,遞給了卡洛斯。

    “這原本是為……準備的。”

    牽強的解釋,令其他人用異樣的眼光看向奧蕾莉亞,卡洛斯發現自己傻((逼b )b )了。

    但是現在不是在乎這些的時候。

    將奧蕾莉亞的耳墜貼在惡魔的腦門上,卡洛斯摧毀了它的形體,一束流光嗖的一下被吸進耳墜瓖嵌的寶石。

    “難道我們不應該拷問它們嗎?”

    卡德加用尷尬而嚴厲的語氣質問道。

    “拷問,有這些家伙就夠了。”

    卡洛斯指了指靠著牆壁畏畏縮縮的蟲語者。

    “你似乎很了解這些家伙?”

    卡德加有些疑惑的問道。

    “**師閣下,您該多看看書了,巴羅夫家族可是贊助者之一。”

    卡洛斯隱晦的解釋,卡德加听懂了,不(禁j n)有些尷尬。

    因為卡拉贊的功績,卡德加現在已經是達拉然六人議會的成員之一,自然有資格知曉提瑞斯法議會的幸秘。

    但是年輕的**師還沒有來得及閱讀那些書籍。

    所以被卡洛斯混過去了。

    命令侍衛們將蟲語者拘束起來趕在,空曠的洞(穴xu )里,只剩下卡洛斯、圖拉揚、奧蕾莉亞三人。

    “你現在想怎麼辦?”

    奧蕾莉亞接過遞回的耳墜,想了想,轉手遞給了卡德加。

    “卡洛斯,我很抱歉,剛才不該在你手下面前和你那麼說話,但是你有些不對勁。”

    卡德加解釋道。

    “是的,我知道,我知道自己有些急躁。但是卡德加,我們面對的,是燃燒軍團。”

    卡洛斯松開斧頭揉了揉臉。

    “惡魔也有等級區分,剛才我最後宰掉那只明顯是高級惡魔,放任它靈魂出竅,很可能暴露我們的計劃,但是不殺它,我們又沒有更好的拘束手段。所以……”

    “所以什麼?”

    “所以我依然認為獸人的計劃書是個陷阱,哪怕這次突襲非常的成功,作戰成果證明了計劃書的真實(性x ng),我依然認為這是個陷阱。我不想按照那份計劃書去作戰。”

    “……”

    “……”

    奧蕾莉亞和卡德加听完之後,在沉默中思索起來。

    “卡德加,你有辦法追蹤這個傳送法術嗎?”

    卡洛斯突然提問。

    “嗯?我試試。”

    卡德加愣了片刻,明白了卡洛斯的意思,簡單的嘗試了一下。

    “應該可以,那個惡魔的手法並不高明,很簡單的定位-聯通-反饋模板,用三角(套t o)三角公式不難計算。”

    學霸卡德加很快完成了法術模型計算,展現出了他在空間傳送法術上的高超造詣。

    “我計算出了傳送的坐標,嗯,大致與我們繳獲的計劃書上惡魔儀祭場位置相同,但是略有偏差。”

    “能開通一個穩定的傳送門嗎?”

    卡洛斯興奮的問道。

    “不能,沒有地脈節點,光靠我的力量,傳送幾個人還行,想要傳送一支軍隊,辦不到。”

    卡德加思索片刻,遺憾的搖了搖頭。

    畢竟還不是(日r )後的三修**師,卡洛斯也不能苛責什麼。

    于是,繞了一圈,問題又回到了那份可疑的獸人計劃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