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19章 最後的邀請函

第519章 最後的邀請函

    法爺永遠是親兒子,括弧,各種意義上。

    依靠繳獲的獸人計劃書,聯盟士兵們兵分兩路搗毀了兩處符文隱匿石,雲遮霧繞的神秘儀祭場終于露出了它的真容。

    連同卡德加在內,總計六位**師大魔導師各憑本事,實戰偵測魔法對召喚儀式的現場進行勘察。

    結果很不樂觀。

    就如同圖拉揚利用壓倒(性x ng)的實力胖揍食人魔一樣,成建制的惡魔軍團護衛著進行召喚儀式的儀祭場,對卡洛斯等人形成了碾壓(性x ng)的巨大優勢。

    蜿蜒曲折的山路完全無法令卡洛斯展開兵力,比獸人更加強大的惡魔守衛不知道會吞噬多少洛丹倫好男兒的血(肉r u),甚至連施法者的數量上,人類與精靈都處于絕望(性x ng)的劣勢。

    強攻只能自取滅亡。

    “或許,我們可以考慮離開了,摧毀黑暗之門,回家吧。”

    卡德加陪著卡洛斯研究了兩天的地圖,實在忍不住開口勸導。

    在卡德加眼中,卡洛斯已經轉進牛角尖,走進死胡同。

    人力有窮時,沒有必要為了所謂的“完美結局”而搭上已經收獲的勝利。

    從戰略目的來說,聯盟勉強算是達成了。

    反攻德拉諾,就是為了徹底擊碎獸人部落卷土重來的可能。

    雖然沒有能重創獸人,摧毀它們的戰爭基礎,但是摧毀黑暗之門,也足以達成目的。

    卡洛斯不想挨個去糾正其他人的想法,因為他不是站在法師頂點的男人,也解釋不清楚如何得知黑暗之門哪怕關閉後也能再次打開。

    但是他也沒有矯(情q ng)到為了“正義”而搞得自己眾叛親離。

    “關閉黑暗之門的計劃你做好了嗎?”

    卡洛斯捏了捏鼻梁,閉目潤一潤干澀的眼楮,終于顫顫巍巍的放下手中的鉛筆。

    “原理分析已經完成了,具體實施還要參考銀月城魔導師的意見。”

    “嗯,大概還有多少時間。”

    還有多少時間,而不是還要多少時間。

    卡德加忍不住嘆了一口,他也不甘心啊。

    “快的話十五天,慢的話一個月。黑暗之門看起來像是一個石頭門,實際上硬的不像話,連通兩個世界的力量本(身sh n)也加護著黑暗之門。那些建議你用炸藥炸毀黑暗之門的蠢貨,你最好無視他們的廢話。魔法的問題,就應該交給法師解決,要知道……”

    “你的解決辦法是什麼?”

    卡洛斯明白卡德加是在關心自己,試圖把自己的注意力從地圖上轉移開。

    但是……

    法師就不是個會安慰人的職業,除了第一句,卡德加通篇都是廢話。

    “在黑暗之門兩邊同時布置湍流發生裝置,利用魔力湍流效應,從兩端同時擠壓時空通道,令通道從內部破碎坍塌。”

    “危害呢?”

    卡洛斯雖然家學淵源,但是對于魔力湍流什麼的前沿理論依然處于听得懂看不明白的地步,比外行強,和內行沒法比。

    雖然平時可以有效震懾國內那些騙經費的宮廷法師和達拉然那些自我感覺良好的“法爺”,但是真正落到實處,還是不敢冒充專家。

    “危害?什麼危害?”

    卡德加一臉茫然,不懂卡洛斯在說些什麼。

    夭壽啦!

    卡洛斯在卡德加臉上看到了困惑、迷茫、真誠、不知所措,就是沒有看到緊張。

    玩蛋啊!!!

    歷史上黑暗之門大爆炸,硬生生將黑暗沼澤那麼大快地兒的三分之二炸成了詛咒之地,卡德加以及銀月城的大佬們居然沒有考慮傷害半徑的問題。

    到底是我卡洛斯想得飄,還是你們法師武功高?

    細思極恐,卡洛斯背後忍不住毛毛汗直冒,打了個冷顫。

    “我們用物理……咳咳,我是說魔法手段強行關閉黑暗之門,它會不會炸了?”

    卡洛斯小心的措詞。

    “你家的門會爆炸嗎?”

    卡德加一臉瓦特哎呦說啥呢的表(情q ng)。

    卡洛斯一口老血差點憋出內傷。

    “我是說,黑暗之門畢竟是魔法的杰作,而魔法充滿危……額,不確定(性x ng)。如果,我是說如果,黑暗之門因為自己的問題炸了怎麼辦。和你們法師無關,我絕對信任你們的專業素養,我是說如果它自己炸了怎麼辦?”

    “那就炸了唄,我們離遠點就行了。”

    卡德加輕松的聳了聳肩膀,一記小攤手,再抿一抿嘴唇,配上他那老年人的臉。十足的老夫聊發少年狂,剪刀手,伴紅妝。

    卡洛斯再次無言以對,覆面望天。

    還好多問了句,要不然怕是要被隊友凱瑞了……

    “總之,麻煩你去做一個危險評估。畢竟事關幾萬人的安慰,你就以黑暗之門在關閉過程中一定會炸為前提,預估這件事的危害上限。”

    “好吧,你說的有道理,我這就去。卡洛斯,別想那麼多,你需要休息。”

    “好的,我會注意。”

    就在卡洛斯已經下定決心,等圖拉揚那邊完事兒之後就全軍撤退返回艾澤拉斯的時候,一個預料之外的惡客找了上門。

    “你不是回去了嗎?”

    卡洛斯看著躺在自己(床chu ng)上看小說的克羅米,深刻的體會到了什麼叫龍憎神煩。

    “老話說得好,計劃沒有變化快。我,克羅米,又回來啦。”

    “……”

    “……”

    盯~~~~~~

    眨眼楮~~~

    “……”

    “你就不想說點什麼問點什麼嗎?”

    “不想。”

    “少年喲,不要有抵觸心理,對健康不好。”

    “尊老(愛 i)幼是聯盟的優良傳統,你要是看上這個房間我可以讓給你。”

    說著,卡洛斯轉(身sh n)就要離開。

    “等等!”

    卡洛斯毫無動搖,步伐與眼神同樣堅毅。

    “我去了趟燃燒軍團的陣地。”

    卡洛斯背對著克羅米停下了腳步。

    “你們摧毀那兩個隱匿符文石幫了我大忙,令我能夠使用一些相對安全的手段去溜了一圈。”

    卡洛斯就那麼站著,不轉(身sh n),也不說話。

    “但是問題在于還有第三塊那種石頭,迷霧依然籠罩著召喚儀式的現場,有些東西我還是看不真切。”

    “所以呢?”

    卡洛斯依然沒有轉(身sh n),卻忍不住接話了。

    “或許(情q ng)況沒有我們預料的那麼糟。”

    克羅米從臥姿變為坐姿,(床chu ng)板的嘎吱聲傳入卡洛斯的耳朵里,令他開始思考克羅米的體重問題。

    “有話直說。”

    “召喚儀式進展的並不順利,就我觀察的結果來看,那種程度的空間裂痕,根本不足以阿克蒙德那樣的大家伙過來。嗯……形象點的比喻,儀祭場那個空間裂縫,大概只有阿克蒙德的膝蓋那麼長。”

    “不要高估我的耐心。”

    卡洛斯雖然對于克羅米提供的(情q ng)報很感興趣,但是並沒有被繞進去,實質上,克羅米答非所問。

    “好吧好吧,真是心急的小伙子。”

    克羅米在(床chu ng)上嘎吱嘎吱的一陣動彈,似乎是站了起來,卡洛斯突然想起來她穿著靴子……

    “(情q ng)況就是如果破壞掉第三塊隱匿符文石,我就能徹底的觀測燃燒軍團隱藏起來的真相,這對艾澤拉斯意義非凡。”

    卡洛斯二話不說徑直走向門口。

    “然後我幫你找納魯!”

    發現卡洛斯一點少年郎的(熱r )血都沒有,克羅米終于妥協了。

    卡洛斯再次站定。

    “我知道你想聯系德萊尼人,也猜得出你想見納魯。我,可以幫你。靠你自己,這事兒最少要耗費個一年半載。但是如果我幫忙,你兩個月內就能辦完你想辦的事(情q ng)。怎麼樣,這個交易還不錯吧。我可是會飛的喲。”

    卡洛斯突然轉(身sh n),兩手做手槍狀指向克羅米。

    “我為你轉(身sh n)!”

    “哈?!”

    克羅米一臉懵((逼b )b )。